🏡
PTT小說網
x
    “可是這樣你也被困在這裡出不去了,這總不是辦法吧?”端木玉皺着眉頭道,她也想過門派高層也許會主動放林逸出去,但是這種可能性實在不大,也許在那些人眼中,林逸正是一個送上門來與自己談判的籌碼,用神識草換林逸自由,這種議案說不定都已經提出來討論了。

    林逸打量了周圍一眼,一臉的無所謂:“也還好吧,你不用介意。”

    這是實話,他現在是正兒八經的玄升期元神,連一步登天陣都困不住他,眼下這個不知名陣法自然也別想困住,畢竟一步登天陣那可是傳說中的大帝親手所設,眼下這個來頭再大恐怕也很難比得上了。

    “怎麼可能不介意啊……”端木玉卻是苦笑,不過隨即一想,在神識之河連九嬰那樣的恐怖存在都被林逸收拾得服服帖帖,眼下對他來說也許真就是小場面而已,這麼一想頓時安心不少。

    “不說這個,反正閒着也是閒着,要不然我們做點什麼吧?”林逸忽然提議道。

    剛纔說話的工夫他已經仔細探查了一番困住自己二人的陣法,跟一步登天陣差不太多,算是一個比較令人棘手的陣法,但以他的實力出去還是沒問題的,如果多花一些力氣甚至可以將這個陣法連根拔掉,只是那樣一來就相當於跟葉靈派徹底撕破臉了,從端木玉的態度來看,她估計還不想做到那一步,要不然她就不會老老實實留在這裡什麼都不做,甚至連神識草也刻意留着不用掉了。

    “做點什麼?”見林逸目光直勾勾的落在自己身上,饒是端木玉也不禁心裡一個激靈,她是一身男兒氣概,但終究還是個女孩子啊。尤其眼下這種情形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但凡是個人都得想歪……

    “難得來看你一趟,我在想趁這個機會助你衝擊金丹。順便幫你把神識草也給煉化了,算是小小禮物吧。話說你臉紅什麼?”林逸有些奇怪道,他跟端木玉也算相處了一段時間,這個女漢子臉紅的時候可是真心不多。

    “呃……”端木玉頓時汗顏,她剛纔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了鏡中世界自己衣衫不整被林逸抱住那一幕,當時表現得極爲灑脫,回頭想想卻難免有些難爲情,尤其眼下這種場合。

    就在這時,鐵門忽然打開。一個臉色有些黝黑的青年男子站在門外,不用端木玉提醒,林逸只看一眼就想起來了,這人便是那位邱明衝。

    “掌門和長老們讓我過來問一問,不知大師姐這些天考慮得怎麼樣了?”話是這麼說,邱明衝的眼睛卻是落在林逸的身上。

    “不交。”端木玉的回答簡單直接。

    邱明衝對此毫不意外,同樣的問題他每隔幾天都要過來問一遍,事到如今都已經習以爲常了,不過這次卻沒有直接轉身走掉,而是繼續說道:“好吧。不過上頭還特意交代了另外一件事兒,大師姐你之前說過手中只有半截神識草,那麼剩下那半截神識草多半是在林逸身上了。這次既然來到我葉靈派,還希望能夠物歸原主。”

    “物歸原主?”林逸倒是不奇怪對方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來,可是物歸原主,這是什麼說法?

    “不錯,神識草自古以來就是我葉靈派的天材地寶,只有我葉靈派的門派古籍之中才有明確記載,所以說是物歸原主,難道有什麼不對麼?”邱明衝道。

    林逸聞言愕然半晌,將這麼無恥的說法堂而皇之的說出來。這樣真的合適嗎?

    你家古籍裡記載了神識草的消息,全天底下的神識草就只能歸你一家所有了。這是什麼奇葩邏輯啊?

    一旁的端木玉有些臉紅的扶住了額頭,這話就算在自己家裡也頂多當個笑話講講而已。如今居然直接拿出來擠兌林逸,真不嫌丟人啊!

    “掌門說了,葉靈派和北島青雲門一向關係良好,不想因爲這件事情傷害到兩派之間的感情,所以只要你能將神識草交出來,那就什麼事兒都沒有,我們自然也會好好招待感謝於你。”邱明衝繼續補充道。

    “這……”林逸想了想,總結道:“拿出來的理由讓人不敢恭維,但大概的意思我是明白了,我現在的處境相當於被綁票,只有交出神識草才能替我自己贖身,是這個意思吧?”

    端木玉差點笑出聲來,邱明衝的臉色則有些難看,但還是點頭道:“閣下說笑了,不過大體上倒也沒有理解錯,我相信閣下應該是一個識時務的聰明人,沒錯吧?”

    “我當然識時務啊,可惜,你們要的那半截神識草根本就不在我這裡,我分給冰無情了,你們要的話不如直接雪劍派去找他,反正離這裡也不算遠。”林逸隨口說道。

    “什麼?”邱明衝聞言一驚,臉上明顯不信:“神識草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可能給一個不相干的外人,閣下別說笑了。”

    他只是私下打聽到林逸得了神識草,而端木玉分到了一半,至於具體情況其實是不清楚的,想當然就以爲林逸自己留下了另一半,這兩人在太古試煉的時候就廝混在一起,活脫脫一對狗男女,機緣巧合得到了神識草之後對半分,這種事情在邏輯上可謂順理成章。

    只可惜,邱明衝不知道神識草最重要的不是神識草,而是那巨大的神識草根,這種事兒不單單他不知道,就連葉靈派的一衆高層也都不知道,畢竟古籍之中根本沒有這方面的記載啊。

    要不然,邱明衝開口索要的肯定是神識草根,而絕不會盯着區區半截神識草了。

    “我跟你很熟嗎?”林逸問了一句。

    “不……不熟……”邱明衝一愣,一臉的莫名其妙。

    “既然不熟,我跟你說什麼笑?”林逸毫不客氣的撇了一句,邱明衝臉上頓時一陣青一陣白,隨即又聽林逸說道:“我再說一遍,神識草就是給冰無情了,你們愛信不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