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與倫比的龐大藥力瞬間爆發,林逸雙手輕輕放在她的背上,正要開始替她引導藥力,結果只聽砰的一聲,端木玉全身上下的衣服驀然炸開了。

    看着突然之間展露在自己面前的美妙軀體,林逸的第一反應是瞠目結舌,而後忍不住苦笑一聲:“玩脫了啊……”

    聽到身後傳來的這個帶着幾分尷尬的聲音,端木玉身體忍不住一緊,畢竟是個女人,若不是這個時候不能分心,她早就鑽到地縫裡去了。

    哪怕再怎麼女漢子,哪怕她跟林逸再怎麼是生死之交,一個姑娘家清清白白的身子忽然被對方看個乾淨,而且對方雙手還搭在自己的後背上,這個情形實在是……

    臉紅得好似在滴血,但端木玉最終還是強行穩住了心神,羞恥歸羞恥,但事到如今已不能後悔,只能豁出去繼續衝擊金丹了,否則體內這股無與倫比的磅礴藥力瞬間就能將自己淹沒,到時候別說什麼清白之身,連命都沒有了。

    這個時候反倒林逸頗有些不好意思,他真心不是故意的,他知道兩枚極品金丹金丹的藥力會很強,也做好了這方面的引導準備,照理是不會出現這種尷尬意外的,可問題是,他忽然發現端木玉體內經脈吸收藥力的速度之快,幾乎是常人的十倍以上!

    這就像往水桶裡倒水,雖然最終所倒的水量一樣多,可本來想的是用一個小水勺往裡面舀,卻沒想到忽然間變成了一大桶水直接拎起來往裡面灌,這根本就措手不及啊。

    “傳說中的葉脈麼……”林逸若有所思的嘀咕了一句,所謂的葉脈其實只是一個傳說,每個人的經脈都是一樣的,就算偶有奇異者那也是大同小異。而至於這所謂的葉脈,單從經脈構造來說跟常人沒有任何的區別,若不然上次他給端木玉療傷的時候就該發現了。

    構造一樣。但是某些特殊情況之下所表現出來的能力卻截然不同,正如眼下。一般的經脈想要吸納如此龐大的藥力總需要一個過程,然而換成葉脈,卻是一眨眼的事情。

    一眨眼的工夫,所有藥力全部擠進了端木玉的全身經脈之中,所以纔會出現剛纔這旖旎卻又尷尬的一幕,強大的藥力瞬間從每一條經脈每一個毛孔之中爆發出來,衣服自然也就被炸開了……

    林逸對此可謂毫無防備,不過好在他如今已是實實在在的玄升期元神。即便元神體的實力不夠看,但以他的手段引導對方體內藥力已經妥妥足夠,頂多就是有些措不及防罷了,等到反應過來就能輕鬆掌控住局面。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在林逸的輔助之下,端木玉吸收藥力的過程十分平穩,等到藥力全部都被消化掉已是三天之後。

    端木玉驀然睜開雙眸,一股全新的氣勢從她的身上緩緩放開,臉上隨之帶出了一絲由衷的笑容,兩枚極品金丹金丹的效果果然不是白費的。三天時間便助她衝擊金丹成功,關鍵不是金丹初期,而是金丹初期巔峰!

    這個驚喜有些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畢竟她無論天資還是底蘊都絕非平庸之輩,說一句天才毫不爲過,既然一下子吃了兩枚極品金丹金丹,連升兩級倒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恭喜啊。”林逸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端木玉正要回應,低頭一看這才忽然想起來自己到現在都還光着身子,頓時臉色一紅,結果還沒等她有所動作,身後林逸卻已被半截神識草遞了過來:“趁熱打鐵。吃了吧。”

    “唔……”端木玉下意識接過去,一時有些猶豫。卻是忘了沒穿衣服的尷尬。

    “你該不會想着把它交出去吧?”林逸見狀奇怪道。

    “那倒不是,可是……”端木玉不是優柔寡斷之人。但這件事兒對她來說確實事關重大,如今整個門派高層都在逼着她把這半截神識草交出去,她雖然擺出了拒不合作的態度,可如果她就這麼把神識草給吃掉了,那就沒有任何的轉圜餘地了,一旦撕破臉那幾乎就等同叛門,以她對葉靈派的感情當然不想走到這等無法挽回的地步。

    “你現在是金丹期高手了,吃掉神識草天經地義,誰也不能說你什麼,再者我在這裡,不管發生什麼總能替你撐住場面,不會失控的。”林逸的語氣十分篤定,儼然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不是針對端木玉,而是針對整個葉靈派,自從他恢復到玄升期元神,一招勾魂手就能解決元嬰老怪開始,這種感覺自然而然就出現了,畢竟對於整個太古小江湖來說,他本來就是一個站在規則之上的存在。

    “那……好吧。”端木玉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逆來順受本就不是她的風格,要不然也不會鬧到今天這個地步,神識草既然是自己的,吃掉又有何妨?

    說話間端木玉便已接過神識草直接塞進了嘴巴,而後整個人再次繃住,腦海裡再沒有了沒穿衣服的尷尬,只留下四個字,巨苦,巨痛。

    難以言狀的痛苦如潮水一般洶涌而來,瞬間便將她整個人吞沒,這個時候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實力、技巧都不重要,能夠支撐着她堅持下去的,唯有意志。

    因爲意志,她如一塊礁石在痛苦的滔天巨浪之中巋然不動,時間在這個時候顯得格外漫長。

    “有點亂來了……”端木玉的意識之中忽然出現一絲悔意,堅守了漫長的片刻之後,她發現自己居然有些支撐不住!

    她當然支撐不住,半截神識草一下子全部入口,那種效果已經不是淬鍊神識,而完全是在將神識給千刀萬剮了,人家得到神識草之後那都是十天半個月才抿一小口,有條不紊的摔打磨礪,即便這樣每次都還撕心裂肺,一個不小心還會打磨出後遺症呢,到了她這兒直接全部都吞了,好端端的打鏖硬是變成了千刀凌遲,這誰受得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