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簡而言之,端木玉的打開方式不對,所以此刻的情形基本上就跟之前她衣服炸開的時候差不多,玩脫了……

    換做其他人,哪怕是元嬰大圓滿高手在場,端木玉此刻也是必死無疑,好在她身後坐着一個玄升期元神,放在太古小江湖這幾乎就是玩神識的骨灰級宗師存在了,更關鍵的一點是,這傢伙對於神識草的整個淬鍊過程瞭然於胸。

    畢竟從來到太古小江湖開始,林逸幾乎每天都要啃上一口神識草根輔助修煉,第一個月的時候還覺得痛苦難忍,等到現在,基本上都已經習以爲常了,他估計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將神識草根當做每天零嘴來吃的奇葩,痛苦固然是痛苦,但在他眼中這東西也就跟咖啡差不多,痛苦之餘,倒還挺香挺提神的……

    林逸不出意外的替端木玉接管了洶涌壯觀的痛苦之潮,不過並沒有直接替她抹去,那樣就沒有淬鍊神識的效果了,他只是有節奏的將其壓制到一定程度,然後一點一點重新釋放出來罷了。

    這麼一來,既在端木玉的承受範圍之內,同時還能最大限度的起到淬鍊神識的效果,兩不耽誤。

    如此又過去一天一夜,端木玉這才從無盡的痛苦之海中掙扎而出,一天而已,這點時間對於旁人來說遠遠算不上長,對於閉關動輒幾年幾十年的修煉者來說更是不值一提,但如果將他們換到端木玉的處境之中,那絕對是無比漫長。因爲這是實實在在的度秒如年啊。

    端木玉在這一天之中所展現出來的驚人毅力,甚至於就連林逸都忍不住驚詫,別看他已經壓制住了痛苦之潮,但半截神識草的總量擺在那裡,即便之後有節制的釋放出來,那痛苦程度仍舊遠在平常之上。

    畢竟,端木玉可是隻用了一天的時間就消化掉了別人需要半個月以上才能承受的痛苦,她能夠一聲不吭的這麼扛過來,饒是林逸也不得不豎起大拇指稱讚一句。

    姑娘。你果然是條漢子!

    “呼……”就像一場總算跑到了終點的馬拉松,端木玉有些虛脫的長呼了一口濁氣,此時她整個人早已被汗水浸透了不知多少遍,形象什麼的,這個時候已經完全被拋之腦後了,緊繃了一整天的精神稍一有點放鬆。整個人順勢便往後倒去。

    林逸頓時就呆住了,端木玉是累得顧不上形象,但他可是一點都不累啊,尤其這幾天來一直在光明正大的欣賞人家光潔秀背,心下免不了會生出些許旖旎的念頭,只不過一直都剋制得很好罷了。

    可是現在。端木玉忽然朝後方倒過來,直接就撞入他的懷中。林逸連一點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然後就這麼直愣愣的看着身前美景,之前只能看到一個背部,這下連前面兩點都看得清清楚楚。

    “粉色的……”林逸腦海裡下意識劃過這個念頭,隨即就對上了端木玉的眼睛。

    “啊!”端木玉直到此刻才終於回過神來,連忙護住胸口重新坐了起來,着急忙慌想要找衣服遮羞。只可惜地上的衣服早已成了碎片,而這地方乃是禁閉室又不是她的閨房。自然也不會有可換的衣服,一時間竟是跟個沒頭蒼蠅一般不知該如何是好。

    “呃……”林逸也很尷尬,端木玉不動還好,他也看不了太多,頂多就看個後背,現在這一動倒是更加美不勝收了,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

    這種帶着旖旎色彩的尷尬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爲林逸忽然提醒了一句:“趕緊躲一下,外面來人了。”

    端木玉愣了一下,這個房間被黑水陣籠罩,照理來說身陷其中任何人都不可能感知到外面的情形,因爲神識根本就不可能探出去,不過基於之前建立起來的絕對信任,她下意識便做出了反應,一骨碌躲到牀上將被子蓋得嚴嚴實實。

    其實她剛纔束手無策的時候就該這麼做的,只不過鬼使神差的居然僵住了,想想也是詭異得很。

    果不其然,端木玉剛一躲進被窩之中,鐵門便被打開,來人依然是邱明衝。

    邱明衝站在門口真要說話,結果瞥了一眼頓時愣住,從他的角度雖然沒辦法完全看清楚房間內部的每一個角落,但大致還是能夠看清楚的,他分明看到端木玉此刻居然在牀上!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雖然林逸依然坐在一旁,可端木玉好端端的居然跑到牀上去了,這其中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凡是個人都能腦補出來,就更不用說邱明衝這種想象力豐富的傢伙了。

    機會來了!邱明衝心中一動,不過面上倒是沒有抓着這件事兒不放,他這次過來可不是看熱鬧來的。

    “冰無情馬上過來,在那之前我想要叮囑閣下一句,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希望閣下能夠掂量清楚,還是那句話,只要閣下能夠幫忙讓冰無情交出神識草,那麼閣下就是我們葉靈派的貴賓,一切都好說話。”邱明衝提醒道。

    “好啊。”林逸答應得很痛快。

    “識時務者爲俊傑,那麼接下來就看閣下的表現了。”邱明衝對於林逸這個態度十分滿意,他跟林逸之間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唯一所圖就是神識草,只要林逸識相幫他從冰無情手上騙出神識草,他並沒有繼續與其爲難作對的打算。

    邱明沖走了,不過臨走之前特意瞄了牀上一眼,雖然仍舊看不到什麼,目光卻是意味深長。

    “這傢伙的眼神怪怪的,不會是看上你了吧?”林逸轉頭對着牀上的端木玉道。

    “哈?”端木玉一呆,隨即神色有些古怪的搖頭道:“不會吧,我跟他沒什麼私下接觸啊,而且前陣子高層還在商量……商量……”

    “商量什麼?”林逸見她這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不禁有些奇怪,這姑娘一向是豪爽示人,少有這種吞吞吐吐的時候。

    “沒什麼……”端木玉神色複雜的看了林逸一眼,忽然紅着臉道:“你那裡應該還有衣服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