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哦,要多少有多少,吶。”林逸這纔想起自己玉佩空間裡面還有一堆女人衣服,上次太古試煉的時候就已經給過端木玉一套,剛纔一時失神,居然硬是沒想起來這一茬。

    從林逸手中接過衣服,端木玉並沒有從被窩裡面鑽出來,而是看着林逸面帶古怪道:“你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呃,哪有,你想多了……”林逸頓時汗顏,雖然端木玉這個樣子確實相當養眼,可是,他是真沒想起這一茬啊……

    “是嗎?”端木玉將信將疑,不過臉上倒是沒有什麼不快的表情,三下兩下穿上衣服之後頓時就恢復了一貫的瀟灑利落,看樣子竟是絲毫沒有將之前的尷尬放在心上。

    “肯定是啊,我這麼實誠的人怎麼會幹如此猥瑣的事情嘛,好歹也算同生共死過,這一點你又不是不瞭解。”林逸話是說得理直氣壯,不過看着眼前煥然一新如同都市白領的端木玉,腦海中卻總是不自覺想起她沒穿衣服的樣子,心底多少有點心虛。

    “算了,看在你給我這麼多極品金丹金丹的份上,看了也就看了,反正也沒什麼。”端木玉再次顯出了豪爽的一面。

    “……”林逸一陣汗顏。

    從禁閉室出來,邱明衝並沒有去給等在會客室的冰無情帶路,而是徑直去了神葉殿,這是整個葉靈派最爲核心與權威的所在,掌門和一干高層長老的集中地。大小命令一概從這裡發出。

    此時,掌門葉傾城與其他高層長老全數在場,見到邱明衝報名而入紛紛露出了幾分期待之色:“神識草可到手了?”

    “回稟師父,還沒有。”邱明衝恭恭敬敬的執弟子禮,他如今雖然被端木玉後來居上,但在門派之中的地位着實不低,畢竟他可是掌門葉傾城的親傳弟子。

    “那你還不趕緊過去盯着?”葉傾城皺了皺眉,神識草對於任何一個金丹期高手來說都是絕對致命的誘惑,即便他已貴爲一派掌門。即便他已是距離元嬰老怪只有最後一線之隔的金丹大圓滿,對此仍然無比覬覦,若是完全沒有機會倒也罷了,如今眼看着唾手可得,免不了有些心急。

    其他一衆高層長老也都紛紛催促,這次若是能從端木玉和冰無情身上把神識草給弄到手。葉傾城固然是要拿大頭,但他們也肯定要分一杯羹,吃不到肉總得喝點湯吧。

    “是,不過弟子剛纔發現一件事兒,覺得有必要向師父還有各位長老稟報一聲。”邱明衝說道。

    “什麼事兒還能比神識草重要?”葉傾城和一衆長老紛紛皺眉。

    “剛纔弟子去跟林逸囑咐的時候,發現大師姐躲在被窩裡面。而且地上都是她的衣服碎片,似乎玩得十分過火……”邱明衝別有用心道。

    “豈有此理!”一衆高層聽到這話頓時就罵開了。

    “身爲門派大師姐居然如此沒羞沒臊。公然在禁閉之地跟外派男子苟合,我們葉靈派形象何在,成何體統!”葉傾城更是勃然大怒。

    明眼人都能夠看得出來,他這是準備借題發揮,這一點並不奇怪,因爲端木玉雖然是公認的門派大師姐,但並非是他葉傾城的弟子。沒辦法,誰讓邱明衝不爭氣呢。

    讓端木玉坐上門派大師姐的位置。對於葉傾城這個掌門來說多少有些難堪,面上不好表現出來,心底下總歸有所記恨,要不然這次也不會聽了邱明衝的讒言之後就極力主張讓端木玉交出神識草,要知道這事兒真要傳揚出去可是很跌份的,不過他不在乎,正好藉此機會打壓端木玉。

    如今端木玉居然跟外人苟合,那就更是一個了不得的把柄了,敗壞門風,直接除掉她大師姐的身份都是輕的!

    這一點正合邱明衝心意,他故意搶在這個節骨眼說這事兒,就是爲了讓葉傾城和其他高層長老罷免掉端木玉的大師姐之位,如此一來,他自然而然就能上位成爲門派大師兄。

    築基後期巔峰的實力是稍差了一點,但他畢竟是掌門葉傾城的親傳弟子,而且葉靈派弟子人數本就不多,除了端木玉之外沒人能夠凌駕在他之上,到時候上位乃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衆人俱都義憤填膺,邱明衝滿以爲師父肯定會順了自己的心意,結果卻聽葉傾城說道:“此事事關我葉靈派形象,不可不查,不過眼下還是先壓一壓,等到他們交出神識草之後再議不遲。”

    “啊?”邱明衝頓時愣住,心下不由失望不已,端木玉做出這樣的事情,誠然遲早都要受到嚴懲,可在他看來現在議跟之後議的結果很可能是截然不同的。

    現在這個時候端木玉幾乎站在所有門派高層的對立面,一旦從嚴處理,她的大師姐之位絕對不保,甚至於還有更重的懲罰令其永世不得翻身,可要是等之後再議,萬一她真的識相交出神識草,那可就不太好說了。

    到時候念在神識草的份上,包括自己師父葉傾城在內的門派高層勢必都不好意思再趕盡殺絕,萬一來個輕拿輕放,說不定就被端木玉矇混過關,那就沒他什麼事兒了。

    可惜,邱明衝在這種場合根本就沒有發言權,葉傾城怎麼說就怎麼算,畢竟對於葉傾城和其他門派高層來說,處不處置端木玉只是小事,神識草纔是大事,若是因爲這點事兒逼得端木玉徹底死心頑抗到底,那才得不償失呢。

    “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去!”葉傾城瞪了他一眼。

    “是!”邱明衝不敢怠慢,只得乖乖退走。

    不久,冰無情便在邱明衝的引領之下來到了禁閉室,鐵門打開,感受着身前若有似無的陣法波動,冰無情不由微微皺起了眉頭。

    明知道前方就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陣法,像他這種絕對理智的傢伙是絕不會輕易冒險的,不過等看到禁閉室之內林逸對他使了一個眼色之後,這點擔心頓時就被拋之腦後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