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話一出衆人一片譁然,此刻端木玉並沒有刻意放出氣勢,包括葉傾城在內都沒有注意到她身上的變化,唯有葉通玄這個最瞭解她的師父卻是一眼洞穿。

    葉傾城衆人頓時都懵了,不僅衝擊金丹成功,而且一下子成了金丹初期巔峰高手,這是什麼情況?!

    “師父明鑑,弟子此次世俗界歷練結交了一個好朋友,若沒有他,也就沒有弟子的今日。”端木玉如實說道,雖說以她自己的資質衝擊金丹只是遲早的事情,但如果不是林逸,時間恐怕要拖到三五年之後,而且絕無可能一下子衝到金丹初期巔峰的境界。

    “哦?竟有如此奇人?”葉通玄不由驚詫,他深知端木玉從不說謊,準確的說是不屑說謊,居然有人能令她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突破金丹,關鍵還連升兩級,這到底是何方神聖?

    這時邱明衝在一旁冷笑道:“嘿嘿,你說的該不會是林逸吧?難怪會心甘情願成爲他的姘頭,這麼說來還真是情有可原吶,跟人睡一覺就能突破金丹連升兩級,無論換做是誰都得心動一下對不對?”

    “你說什麼?”端木玉聞言頓時皺眉。

    “裝?這個時候還裝?有意義嗎?我可是親眼看到你躲在被窩裡,而且衣服都碎了一地,乾柴遇上烈火,兩位玩得挺瘋啊!”邱明衝譏諷道。

    “玉兒,此事可是真的?”葉通玄沉聲問道,他雖然相信自己徒弟的品性,可正如邱明衝所說,如果端木玉付出足夠大的代價,對方無緣無故又怎麼會幫助她衝擊金丹,這其中所需要耗費的資源那可不是說說的,即便他這個身爲金丹大圓滿的師父都未必拿得出來。

    端木玉還沒有說話,另一邊葉傾城便已下了結論:“看來是真的了,如果本掌門沒記錯的話,你進去之前穿的可不是這一身衣服,不是麼?”

    其他一衆高層長老紛紛點頭,端木玉如今穿了一身世俗界服裝,放在太古小江湖可謂異類,他們想不留意都不行。

    “……”端木玉罕見的臉色一紅,饒是她再怎麼女漢子,換衣服這事兒也不可能當衆說出來,只能反駁道:“掌門師伯誤會了,弟子換了衣服是不假,但這並不代表弟子就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此事天地可鑑!”

    “都滾牀單了還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呢?嘿嘿,這可真是稀奇了!”邱明衝一口咬死,這種事情相當於泥巴掉進褲襠,不是屎也是屎,只要他堅持不鬆口,端木玉根本無法自證,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你!”端木玉氣急,可她一時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自證清白,面對葉傾城衆人懷疑的目光她不禁一陣無力,總不能主動讓人來驗證自己還是處子之身吧?

    這時,一個淡淡的聲音忽然從門口傳進神葉殿:“你們葉靈派可真有意思,無非就是我送了一套衣服而已,居然連女弟子穿什麼樣的衣服都盯這麼緊,你們這些高層到底是有多閒啊?”

    “什麼人!”葉傾城衆人同時大驚,他們這麼多金丹期高手居然完全沒有察覺到門口站着兩個人,若對方不是主動出聲而是發起偷襲的話,他們之中說不定就已有人變成屍體了!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林逸和冰無情。

    端木玉這個時候突然被帶過來,用腳趾頭也想得出來肯定有人想要對她不利,林逸對此自然不會坐視不理,毫不猶豫便帶着冰無情破陣而出。

    黑水陣固然厲害,可對他這個玄升期元神來說實在不夠看,畢竟人家這個陣法從一開始就只能針對一般的元嬰老怪,這已是極限了,根本就沒有玄升期的概念。

    “諸位都把我倆關起來了,難道還不知道我倆是誰?”林逸好整以暇的走到端木玉身旁,對其使了一個眼色,示意讓她放心。

    “林逸?冰無情?”葉傾城皺了皺眉,扭頭瞪着邱明衝道:“怎麼回事?”

    “呃……弟子也不知道啊……”邱明衝同樣一頭霧水,連忙辯解道:“弟子手上就只有一塊令牌,剛纔領端木玉出來的時候也很順利,他倆明明還關在黑水陣之中的啊,難不成端木玉這陣子發現了黑水陣的什麼漏洞,偷偷告訴他倆了?”

    就算是撇清責任,也要把髒水潑到端木玉身上,邱明衝好好給衆人詮釋了一番什麼叫做小人本色。

    “你傻吧?她要是知道陣法漏洞早就出來了,還用得着等到現在?”林逸用看白癡的眼神看了這傢伙一眼。

    “好膽!擅闖我葉靈派重地居然還敢如此肆無忌憚,當真以爲本掌門不會懲治你們嗎?”葉傾城見狀大怒,他本來還沒想對林逸二人怎麼樣,畢竟是外派弟子,因爲沒有索要到神識草就對兩人出手,這話傳出去不太好聽,所以只想着讓二人自生自滅,不過現在不一樣了。

    沒有得到神識草,他此刻的心情本就極爲惡劣,而今林逸又表現得如此有恃無恐,豈不是當衆給他上眼藥麼?就算被人說一些風涼話,今日他也非得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好好吃吃苦頭不可!

    “聒噪,我有說過讓你說話嗎?”林逸看似隨意的甩了甩手,本來已經惱羞成怒的葉傾城這一下突然跟着了魔一般安靜了下來,居然就這麼垂下腦袋,真的不開口了。

    一衆葉靈派高層長老見狀紛紛不明覺厲,以他們的眼力一時間還看不出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看到林逸隨口一句話就讓葉傾城乖乖閉嘴了,不禁紛紛納悶不已,掌門的脾氣沒有這麼好啊?這傢伙到底何方神聖?

    衆人之中唯獨葉通玄似乎看出了一絲名堂,看向林逸的目光又驚又怒,正要準備開口,結果卻見端木玉對他搖了搖頭,這才強行將到嘴邊的話給吞了回去,靜觀其變。

    葉通玄很清楚,葉傾城的實力跟自己就在伯仲之間,如果葉傾城不是這個林逸的對手,那麼自己就算全力出手也無濟於事,此時此刻只能任由對方發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