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話間,林逸心念一動將葉傾城的元神給放了出來,這傢伙剛纔突然不動,就是被他勾魂手收走了元神,如今元神歸位,葉傾城頓時一臉的驚駭欲絕,剛纔的經歷實在太過驚悚,那種生死全在對方一念間的感覺他是打死也不想再體驗第二遍了。

    “這個叛徒你們自己看着辦吧,我不插手。”林逸淡淡道。

    “這……”葉傾城猶豫了一下,邱明衝是他的親傳弟子,若非萬不得已他是不會捨棄的,可如今邱明衝已是當衆承認了自己的臥底身份,尤其林逸和冰無情這兩個深不可測的傢伙就在一旁虎視眈眈,他可不敢在這個時候耍弄什麼權謀手段,只得硬着頭皮道:“來人!將邱明衝這個吃裡扒外的叛徒收押,具體處置容後再議!”

    林逸對此倒是沒什麼意見,他揪出邱明衝純粹就是爲了替端木玉解圍而已,至於邱明衝到底是死是活他壓根就不關心。

    何況話說回來,站在葉靈派的立場發現了這麼一個叛徒固然可恨,但也不可能直接就給處死,其中還有不少事情要弄清楚才行,比如說,雪劍鋒爲什麼要收買邱明衝?

    看着失魂落魄的邱明衝被人押走,林逸掃了葉傾城衆人一眼,道:“現在還有人相信邱明衝對端木姑娘的污衊嗎?”

    “沒有沒有,您說笑了,一個叛徒的話我們怎麼可能會信呢。”葉傾城連忙賠笑,姿態擺得極低,其他衆人可能主要還是忌憚冰無情這個元嬰老怪,但在他眼裡林逸才是最可怕的存在,這傢伙絕對比一般元嬰老怪都要可怕得多啊!

    “是麼?那麼神識草的事情呢?”林逸挑了挑眉隨口說道。

    “……”葉傾城衆人一陣汗顏,回想起他們之前朝林逸和冰無情逼要神識草的舉動。心中簡直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現在想想,這特麼簡直就是花樣作死啊!

    “神識草這種天材地寶自然是能者居之。也就您二位這樣的實力纔有這樣的資格,之前是我們唐突無禮了。我代葉靈派向您二位鄭重致歉!”葉傾城連忙恭敬道。

    林逸聞言看了端木玉一眼,他來這裡純粹是爲了探望朋友,要不要借題發揮稍作報復全看端木玉的意思,至於他自己倒無所謂,以他的層次不至於將這點小事兒放在心上,冰無情就更加無所謂了。

    端木玉回了一個帶着幾分懇求的眼神,這段時間她所受的委屈不可謂不大,但她畢竟對葉靈派感情極深。既然邱明衝這個罪魁禍首已經被拿下了,事情就到此爲止,否則受損失的終究是葉靈派。

    “好,看在端木姑娘的面子上,你們這個毫無誠意的道歉我就暫且收下了,不過醜話說在前面,我這個人脾氣並不好,再有下次,可就沒這麼好說話了。”林逸順勢給衆人打了一記預防針,如此一來。葉傾城這些人事後再想對端木玉秋後算賬的話,那可就得好好掂量一下了。

    “是是是,多謝前輩寬宏大量。我等感激不盡。”葉傾城不敢有半點反駁,別看他是一派掌門,也別看金丹大圓滿跟元嬰老怪只有一線之隔,但就這一線之隔,註定了他在林逸和冰無情兩人面前毫無話語權可言,人家隨便一個念頭就能弄死自己,這還怎麼搞?

    葉傾城此刻的唯一想法就是趕緊把林逸和冰無情給送走,這次爲了神識草,在邱明衝挑唆之下鬼迷心竅把主意打到了兩人身上。現在好了,請神容易送神難。典型的騎虎難下啊。

    關鍵是他還不能直截了當的開口送客,眼珠子一轉。急中生智道:“兩位前輩都是高人,我們這些人實力低微招呼不周,若不然我去稟報一下本門的太上長老,由他老人家出面招待您二位?”

    由元嬰老怪出面招待元嬰老怪,這是江湖規矩,他這麼提出來倒也是合情合理,至少可以避免被隨隨便便單方面欺壓,要不然就靠他和在場這一衆金丹期高層,說起話來那還真是壓力山大。

    “隨便。”林逸不置可否的擺了擺手,他本身對葉靈派的太上長老毫無興趣,不過既然來了,順便見上一面倒也無妨,也算是爲端木玉掙點面子。

    “好好,請兩位前輩稍等,我這就去稟報太上長老。”葉傾城當即忙不迭出去了。

    講道理這種時候就算請示太上長老也不用他這個掌門親自前往,不過他是求之不得,畢竟邱明衝是他的親傳弟子,而神識草的事情雖說有邱明衝在背後挑唆,但更主要其實還是他自己的意思,此時在林逸和冰無情面前多待一分他都不敢,壓力太大了啊。

    片刻之後,一個青衣老者在葉傾城的陪同之下快步走進神葉殿,一身氣勢藏而不露,但卻給人一種深不見底之感,全場一衆葉靈派高層包括葉通玄和端木玉在內連忙齊聲見禮,毫無疑問,這位就是葉靈派的太上長老,葉一行。

    他可不僅是太上長老,同時還是葉傾城和葉通玄的師父,也就是說,他是端木玉的師公。

    щшш▪ t tkan▪ ℃O

    “兩位道友來訪,老夫有失遠迎,恕罪恕罪。”葉一行迎面拱手笑道,這些年來他一直都處於半閉關狀態,若非出了這樣的事情,他正常是不會出面的。

    冰無情帶着幾分審視的看了他一眼,比自己要強一點,元嬰中期,不過很明顯這傢伙帶着暗傷,一般人看不出來,但卻逃不過他這個元嬰初期巔峰高手的觀察。

    “客氣,爲了我們這兩個不相干的閒人,還要勞煩閣下帶傷出面,說起來還是我們失禮了。”林逸淡淡說道,冰無情只是隱約看出對方身負暗傷,而他則是直接看出對方的傷勢並非普通受傷,對方內斂的深沉氣息之中分明帶着走火入魔之後的痕跡,看這樣子當時的反噬相當不輕,而且到現在應該已經拖了很長的時間,至今沒有痊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