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修煉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像對方這樣長時間受傷卻無法治癒意味着什麼,林逸很清楚。

    雖然眼下,這位葉靈派的太上長老還是定海神針一般的頂級存在,可照此發展下去,距離這位走下巔峰的日子已是爲時不遠了,除非能在情況惡化到最糟糕之前得到奇遇。

    某種程度上來說,林逸的出現,本身就代表了奇遇。

    只可惜,林逸沒有給對方帶來奇遇的打算,葉一行是端木玉的師公沒錯,看在端木玉的份上,理論上林逸多少會表現出一些善意,但那有個前提,他看對方順眼。

    而現在,因爲端木玉的遭遇,基本上整個葉靈派就沒有一個人能夠入林逸眼的,包括葉一行這個太上長老,要說這老傢伙對端木玉被威逼神識草的事情一概不知,林逸壓根就不信。

    默許,這就是葉一行的態度,既然如此,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當然看在端木玉的份上,林逸不會對他施加額外的懲罰,要不然就算對方是元嬰中期高手,在他面前也不會有還手之力。

    林逸這邊表現得興趣缺缺,葉一行這邊則是心存忌憚,畢竟以他現在的狀態,一個元嬰初期巔峰的冰無情就已經夠他受的了,再加上一個底細不知深淺的林逸,一旦動起手來他毫無勝算。

    彼此雙方這樣的態度,幾句寒暄之後很快就陷入了冷場,葉一行跟葉傾城一樣,眼下在他眼裡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趕緊將林逸和冰無情給送走,要不然總歸不放心。

    “既然沒什麼事情,那我就告辭了。”林逸也不是不識趣的人,知道替端木玉長勢的目的已經達到,再待下去只會過猶不及,當即叫上冰無情準備走人。

    “好,兩位道友慢走,就恕老夫不遠送了。”葉一行等人明顯鬆了一口氣。

    這時,端木玉卻忽然叫住他道:“等下,難得你大老遠跑來看我,還遇上了這些事情,作爲地主好歹也讓我招待你一下再走吧?”

    “這……合適嗎?”林逸看了葉一行衆人一眼。

    “合適合適,應該的。”葉一行衆人連忙點頭,他們這個時候虧心得很,但凡端木玉提出來的要求不算太過分,他們都必須答應。

    聽雨軒,葉靈派諸多獨立樓閣之一,除了周圍景緻比較靜雅之外,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一定要說的話,它的主人是端木玉。

    身爲一個女子,哪怕行事風格再怎麼男兒氣質,終究改變不了心底柔弱和多愁善感的一面,這一點在端木玉身上表現得不多,但是從這聽雨軒的各種佈置足以看出一些端倪。

    “嘿,我還以爲你住的地方跟我們一樣呢,敢情還是有點女人味的。”林逸有些詫異的打量着周圍。

    “……”端木玉不無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幽幽道:“我好歹也是一個女人行不行?難不成在你眼裡真是鐵血真漢子麼?”

    “那倒不至於,女漢子嘛。”林逸哈哈一笑,隨着交情日益深厚,彼此之間說話神態明顯越發熟稔,要不然他也不會隨口開這種玩笑。

    “女漢子?”端木玉皺了皺眉,消化了一下這個世俗界詞彙的意思,而後忽然嘴角一彎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換身衣服。”

    “換衣服?”林逸一愣,不過端木玉並不給他發問的機會,轉身就去了臥室,只能獨自留在外面的涼亭之中等待,至於冰無情並沒有跟過來,而是留在神葉殿讓葉一行等人招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端木玉是要單獨招待林逸,冰無情這麼識時務的人自然不會巴巴跟過來當電燈泡。

    一炷香的工夫,等到端木玉重新出現在面前的時候,林逸整個人都看傻了。

    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一身在太古小江湖十分常見的素色仕女裙而已,然而此刻穿在端木玉的身上,卻有一種別樣的風情,一種在其他女子身上極難見到,獨一無二的風情。

    英氣,柔美,一身素色仕女裙的端木玉完美的將這兩者融合到了一起,雖然以她的相貌底子穿其他衣服也絕對不差,尤其穿上林逸給她的世俗界女裝更是堪稱養眼,但不得不說,眼前的端木玉纔是最美的端木玉。

    在對方身上,林逸第一次見到了真真正正的女人味。

    “怎麼?很彆扭嗎?”端木玉看着林逸異樣的表情不由有些緊張,以她的風格極少會穿成這樣,一年也未必會有一次,今天算是給林逸的特別優待了。

    “呃……不會,挺好看的。”林逸不無尷尬的捏了捏鼻子,身邊一直都是美女如雲,他對於美女的免疫力早已達到了宗師級,照理不至於這麼豬哥相,只不過端木玉眼下跟剛纔的反差實在太大,正常是個人都得看傻,尤其是血氣方剛的男人。

    “是嗎?”端木玉破天荒的臉紅了一下,隨即連忙轉身沏茶作爲掩飾:“這是我剛剛泡好的一葉青,是我們葉靈派獨有的好茶,外面買不到的,你嚐嚐看。”

    “一夜情?”林逸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爲古怪。

    “什麼?”端木玉卻是沒反應過來。

    “沒什麼……”林逸頓時汗顏,心道虧了對方不知道這詞的含義,否則說不定就被當成是調戲了,接過茶杯抿了一口讚道:“我雖然不太懂茶,但你這茶確實讓人脣齒留香回味無窮,喝喝茶,看看湖景,要是再能聽聽音樂,那就完美了。”

    “你想聽音樂?”端木玉看了他一眼,轉身走到一旁掀開幕布,林逸之前還以爲那就是另一張桌子而已,卻沒想到幕布之下居然是一架古琴。

    悠揚琴聲響起,看着端木玉專注撫琴的模樣,林逸嘴角不由勾起了一道玩味的弧度,今天的端木玉跟以往可真是判若兩人啊。

    雖然多少有些不習慣,但不得不說,此刻端木玉倒還真有幾分古典女神的韻味,饒是林逸也不禁有些心醉的感覺,不過心底下更多的卻是納悶,今兒吹的到底是什麼風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