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人好奇道:「胡大師,您送的是什麼戰畫,可否告之我等?」

    胡墨遠笑道:「等方雙甲回去便知。」

    眾人紛紛猜測,畢竟胡墨遠一年也只作一幅戰畫。

    和眾人辭別,方運把大部分畫放到馬車上,自己手持胡墨遠的戰畫向文院走去。

    現在文院的許多人已經認識他,他一路上不停跟別人點頭致意或拱手。

    到了墨香舍,方運沒等進屋,就聽到李雲聰等人在談話,語氣也和以往不同。

    「據說曲水河那裡出事了,那根本不是妖將,而是妖帥,據說有一個舉人差點中毒而死,幸好提前帶了解**,還有兩個人為了避免被毒氣攻心,一個切斷右手臂,一個切斷左腿,幾乎人人帶傷,特別凄慘。聽說出了大儒污文的殘篇,只是不知是哪位半聖封聖前的名篇,可惜被妖聖之血污化。」

    方運一聽是半聖封聖前的大儒污文,來了興趣。

    大儒之文放置於屋中,白日餘音繞梁,晚間大放光華,群妖退避,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

    可妖族同樣神奇,強大妖族的血液本來就有各種功效,一旦用血液污化大儒名篇或眾聖名篇,那麼污化的名篇就可以被妖族所用,同樣擁有強大的力量。

    方運進入屋裡,看到五個同窗面有憂色,很為那些舉子擔心。

    「那妖帥抓到了沒有?」方運問。

    「沒有,逃進長江了,據說院君大人親去都沒有找到。唉,據說那蛇妖本身帶傷,為了恢復傷勢屠戮了兩個村子,然後才跟那些殺妖的舉人戰鬥,若是它身上沒有傷,恐怕所有舉人都會成為它的食物。」

    「你手裡是什麼?」

    「一幅畫。」方運道。

    別人也沒再追問,繼續談論殺妖的事。

    「聽說那兩個村子死的人特別慘,有的被生吃了,有的被吃了一半,有的被打成肉泥,還有的被晒成乾屍。」

    李雲聰嘆道:「府軍把那裡清洗了一遍,院君大人也帶著陳聖的名篇親至,據說直入長江之中,連續滅了十二個妖窟,逼走一條蛟龍妖王,那一段江水都被染紅,水面到處都是妖族屍體,許多人在撈妖族屍體賣錢,府軍正在加緊回購。」

    「妖族真可恨!等我在州文院學習三年,若是考不上舉人,立刻去玉海城軍中殺妖!就算考上舉人,我只在州文院學習一年,然後殺妖滅蠻!」陸宇憤怒地說。

    「一起去!」其餘五個人一起響應。

    「真希望還有漏網之魚,讓我們去殺掉!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寧志遠咬牙切齒道。

    不多時,王先生來到,他的臉色也不好看。

    午後吃完飯,方運拿著改好的《早梅》進入明鏡堂,去找李文鷹。

    李文鷹今天的神色極差,不過看到方運依然面帶微笑,問:「怎麼,有眉目了?」

    「是的。大人的詩非常不錯,我昨日想了很久,只有一個字可以改。」

    「哦?哪一個字?」

    「請大人過目。」

    方運說著把重新寫好的《早梅》遞過去,上把原本的「昨夜數枝開」改成「昨夜一枝開」。

    李文鷹原本心情不悅,但看到這一句,眼睛變亮。

    「好一個方鎮國!數枝開本沒錯,可終究不夠早。只有這一枝才算是真正的早開!你果然眼光獨到,你可謂是我的一字之師。」李文鷹笑道。

    「大人過譽了。」方運道。

    李文鷹提筆書寫新的《早梅》,詩成,才氣達兩尺半,已然是達府之詩。

    「我會讓好友把這篇《早梅》舉薦給文院,再註明這『一』字是你所改。你的《枕中記》寫的晚,上個月我沒有舉薦,過幾日我會連同《蝶戀花春景》和《陋室銘》一起舉薦到《聖道》,蕭繹的《畫中明暗》算半章,這《早梅》算你半詩,合起來也算是四文同輝,前所未有!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破了『五文天荒』!我倒要看看你什麼時候出一本《聖道》增刊!」

    「恐怕會讓大人失望。」方運笑道。

    李文鷹仔細打量著方運,道:「事在人為。我看你雙目透亮,才氣充沛,才氣已經接近十寸了吧?聖前秀才太難,不過你今年府試必然能成為秀才,有沒有信心摘下秀才第一?」

    「我會向秀才第一努力。」

    「有這個心就好。等你考上秀才,登書山前記得向你的同窗討教一下,雖然他們不記得當時情景,但對你總會有幫助。」

    方運問:「學生斗膽問一句,大人可摘得文心。」

    「只摘得有一顆而已。」李文鷹頗為遺憾道。

    「大人果然是人中龍鳳,據說凡是能書山摘得文心的,九成會成為大儒。」

    李文鷹卻搖頭笑道:「我並非在書山摘得,而是進士時在學海之中獲得,並且只是下品。你不同,你在秀才時的確摘不到文心,但在舉人之時必然可得!我很看好你,連文相也很看好你,陳聖若是出關,一定會找機會親眼見見你。文相甚至說,你方運是景國希望,甚至可能會是人族的希望。不過正因為如此,你更需要磨礪,所以除非別人想害你性命或毀你文道,否則我們都不會出手。」

    「學生明白。」方運鄭重道。

    「好了,我今日有些疲憊,以後若有事可直接來找我。」

    「謝大人!」方運退出,心想大學士得到才氣多次洗禮,哪怕一整個月不眠不休、不吃不喝都會精神飽滿,可李文鷹卻承認疲憊,昨日的兇險可見一斑。

    方運回到墨香舍,繼續讀書。

    一天一天過去,方運不忘苦讀,才氣也在一天天凝實。

    方運讓人刻了兩方私章,一方是「方運印」,一方是「三味書屋」。

    秀才班原本能在十五日去殺妖,可由於那妖帥的緣故,秀才班殺妖的時間被推遲。

    文院逢九休假,方運去方氏族學連續教了兩堂課,學生們無比高興,而奴奴依舊在門口和學生一起學習朗誦,依然只會發「嚶」這一個音。

    到了四月二十日,方運繼續去州文院讀書,下午王先生通知所有人回家準備一下,明日去米縣殺妖,得知方運要去后,給了方運一本學院編寫的《殺妖行》,一本兩百頁,足足有三大本。

    方運隨便翻了一頁,一看沒有標點符號就頭疼,決定先通讀一遍收入奇書天地,在奇書天地里重新讀。

    下午放學后,李雲聰不放心方運,說晚上去一趟方運家,給方運帶一些殺妖的必備東西,他在這一年已經經歷四次殺妖,非常有經驗。

    回家之後吃過飯,一家人就開始為了方運的第一次殺妖行而忙碌,唯獨小狐狸非常不開心,憂鬱地看著方運,生怕方運出事。

    晚上李雲聰過來,帶了許多東西,有葯布、辟瘴葯、金創葯、密封水竹筒、墨汁竹筒、驅蟲散、火摺子、粗布麻衣、山地靴、防潮布等大量的東西,還有裝著這些東西的大背包。

    除此之外,還要帶文房四寶,這如同士兵的武器,到時候要用來作戰。

    一切都裝好后,方運背起來試試,這東西普通人背著會特別費力,但他經過兩次才氣洗禮,最後又得半聖賜予雷鳴聖音,身體已經不下剛當上秀才的人,背著很輕鬆。

    第二天五點剛過,太陽剛剛從東邊升起,方運背著大背包來到門口。

    楊玉環少見地主動拉著方運的手,捨不得他離開。

    「小運,你千萬不要衝動,殺妖是他們秀才的事,你只要在後面看著就好。」

    「玉環姐,我懂,再說我什麼時候膽子大過?」

    「嗯。那你再看看,別忘了帶什麼。」

    「我都檢查第三遍了,真的沒問題。」

    楊玉環又嘮叨了半天,才送方運上車。

    微涼的晨光下,方運站在車頭上揮手。

    楊玉環一身碎花白裙子站在門口,腳邊還有一隻毛茸茸的白狐,一人揮手,一人揮爪,這畫面深深烙印在方運的腦海里。

    方運轉身進入車廂,談語和聶石護在馬車兩旁。

    「啪」地一聲,方大牛甩響鞭子,隨後喊道:「駕!」

    牛車前行,楊玉環突然轉身,偷偷擦淚。

    這是兩個人第一次分別,她一直忍著,現在終於忍不住了。

    「嚶嚶,嚶嚶……」小狐狸突然無力地趴在地上,哀怨地看著方運。

    眼看馬車就要到達街口轉彎,奴奴突然大聲叫著:「嚶嚶!嚶嚶!」說完邁著小短腿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撲向馬車。

    楊玉環伸手要去阻攔,但慢慢收回手,迅速擦掉眼淚,深吸一口氣,看著奴奴跳上馬車,衝進車廂。

    方運看著撲到自己懷裡的奴奴,摸著它的頭,笑道:「捨不得我?」

    奴奴用力點頭,眼裡泛著水光。

    「好了,別任性了,回去吧。我們要去野外,萬一抓你的妖怪等著你,你怎麼辦?」

    奴奴猶豫片刻,突然舉起兩隻前腿,如同人的手臂那樣彎著,擺出一副自己很強壯的樣子。

    「回去吧。」方運道。

    奴奴搖頭。

    「不回去我打你屁股了。」

    奴奴仍然搖頭。

    車外的談語道:「少爺,這隻小狐狸比普通妖兵都有靈性,去殺妖的時候帶著她好一些,它比咱們人更懂怎麼在野外活著。」

    「嚶嚶!嚶嚶!」奴奴立刻拚命點頭,大尾巴不停地搖著。

    方運一想也是,道:「那好,我就帶你一起去。」

    「嚶嚶!嚶嚶!」奴奴興奮地叫著,拚命往方運懷裡鑽。

    。

    。

    推朋友的都市小說:《神級大明星》,書號:3142790。

    簡介:帶著滿腦子的經典歌曲、經典電影、經典漫畫、經典小說,穿越到了一個文化匱乏的平行世界。

    [bookid=3142790,bookname=《神級大明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