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完整的文膽和文膽漩渦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方運掃視眾人,道:「既然還有人對我有敵意的,那你們就和他們一起去吧!我方運做事,從來不留後患!」方運的聲音如寒冬降臨,就見他伸指點向二十幾個人。

    那二十幾人全都是武國人或慶國人,竟然還有一個景國人。

    方運手指連點二十五下,文膽震動,形成無形的精神力量落在那二十多人身上。

    這些人自以為掩飾的好,但這裡所有人都是純粹的神念凝聚,在文膽力量之下,沒有人可以瞞過方運。

    「你……救命!我不敢了!我是想害你,可我沒動手啊!我……」一個人喊叫著,身體化為碎冰消失。

    其他二十多人全部如此。

    書山下靜悄悄的,連那些被奇風吹得大叫的人也嚇得閉嘴。

    方運向前來救援的人拱手道:「謝謝各位文友,出了書山若能記起今日之事,必然厚報。」

    眾人卻仍然沒從震驚中醒來,許多人還是無比害怕,要是方運有害人之心,只要在山下走一圈,就能把所有人的神念擊潰。

    他們不怕上書山失敗,而是因為有更嚴重的後果。

    在書山外被擊潰神念,會徹底痴獃,而在書山裡出事雖然不至於徹底痴獃,但除非有半聖出手,否則將永遠跟文宮隔絕,再也無法使用才氣。

    哪怕是半聖出手,也最多是能調動才氣,從此以後文位再無可能寸進。

    「那我先上山。」

    方運說完轉身踏上獨木橋,無論奇風有多麼猛烈,他的衣服都紋絲不動,無法給他帶來一點痛苦。

    等遠遠地離開河邊,眾人才逐漸清醒。

    「好一個方五甲,原來我們都小看了他。秀才有文膽的事要是傳出去,天下非得大亂不可。幸好書山乃孔聖所創,受歷代聖人加持,哪怕半聖也只能看到我們在哪裡,根本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

    「就算是半聖,也不會相信方運現在已經凝聚文膽,大概會認為那些人的神念是被奇風吹散。」

    「方運的潛力,恐怕還在衣知世和陸懷江等人之上啊!」

    「可惜!可惜離開書山無法記住其中一切,不然哪怕跟慶國武國開文戰,我也要勸說父皇交好景國,或者乾脆把方運拉到我蜀國。」

    「太子殿下,你想多了,若是真能記得這一切,我保證會讓衍聖公用盡一切手段讓方運入贅我孔家,然後答應讓他的長子擔任下一任孔家家主兼衍聖公。」

    「你們孔家倒捨得!」

    「你們猜方運能到走到哪一閣?」

    「只論登書山的話,他必然也能登上第三山第三閣。」

    「未必吧。他或許有奇遇凝聚文膽,可這書山所考的內容很雜,他怎可能比得上我等豪門世家。」

    一人輕笑道:「我沒有看不起方運的意思,我也知他精通詩詞聖典,不過,他恐怕連這第二山都過不去。你們誰見過寒門子弟在秀才的時候過了第二山的?」

    許多豪門世家子弟也隨著笑起來,點點頭。

    「也是。倒不是寒門子弟天賦不足,而是他們學的東西太少,不像我們為了書山學很多東西。」

    「這倒不能怪他,等他考上秀才后,花個三五年學習,在考中舉人後第二次登書山,或許可以一口氣過了三山,摘得第一顆文心。」

    「對,但他的秀才書山之行,很快就要終結。」

    「不過,聽說他跟慶國人打賭,這次要是到達不了第三山第二閣就自碎文宮。」

    「啊?有這種事?我怎麼不知道。」

    「多說無益,等出了書山,一切真相大白。」

    「走吧,一起上書山,別晚了。你們看,方運已經到了第一閣。」

    與此同時,在聖院中心的眾聖殿里.

    三位半聖考官眼前浮現九座由光芒組成的山峰,在第一座山峰下面,有許許多多的光點,每一個光點代表一個秀才的神念。

    那二十多個被方運文膽鎮殺神念的人的光點逐漸消失不見。

    「武國和慶國的小輩真是不堪大用。」

    「暗害人族新秀之時倒是果斷。」

    「今年的書山,才氣消耗的似乎比前些年都多。」

    「或許受文曲五動影響,今年的秀才比往年更勝一籌。」

    「這書山的題目與秀才的潛力之和有關,這些秀才潛力越高,那麼題目越難,優秀的秀才或許無礙,其他普通的秀才要倒霉了。」

    「你們說今年可有人能到三山三閣?」

    「那方運若是生在豪門世家,或許可上三山三閣,今年若無文曲五動,他或許也有機會上第二山,但今年書山的才氣消耗太多,題目恐怕極難。若是不出意外,他連第一閣都過不了。今年的書山,太難了。」

    「可惜了一個大才,是他太過於莽撞。」

    「唉,早知書山有此變化,我哪怕不要這臉皮,那日也要去玉海城保下他。」

    「可惜了……」

    方運慢慢踩著階梯向上走,沒有遇到任何阻力,輕鬆順利地踏上一片石板鋪成的小廣場,前方有一座樓閣。

    閣樓上掛著一塊牌匾,牌匾上寫著「字」,簡簡單單,沒有任何讓人震撼的地方。

    方運有些失望,本以為書山是那種特別恢宏壯觀的地方。

    而在第一閣上面的山路上,有兩個人正在向上攀登,說明兩個人已經答對第一閣的題目,即將踏入第二閣。

    方運掃視周圍,發現所有人都在低頭看著眼前一張空白的紙頁,可紙頁上什麼也沒有,還有幾個人的嘴在動,可聽不到一點聲音。

    「看來這是防止我們作弊。不過怕這只是第一山第一閣,之前上來的人只走了兩個,這第一閣就這麼難?」

    方運正想著,眼前浮現一張白紙,上面寫著讓方運讀出十個字,並進行釋義,認對七個即可過關,進入第二閣。

    方運一看那十個字,眉心生疼,一個比一個生僻,十個字比普通一頁紙的字看著都多。

    皨,猣,屶,牋,癰,爡,馫,蚎,謈,鶗。

    「怪不得都說書山是寒門子弟的絕路,要不是專門去學這些,誰也不可能認全這十個字。我在這幾個月哪怕讀了這麼多書,也認不全,那些寒門子弟怎麼可能會花時間認這些字,只有那些猜到考題類型的豪門世家子弟才會牢記這些生僻字。」

    方運仔細看第一個字。

    皨。

    「這個還好,同『星』字,讀音和語義都一樣。」方運心想。

    接著方運一個一個看,最終自己只認出猣、皨、屶、謈、馫和鶗共六個字,而且兩個的意思回憶不全,只記得怎麼讀,另外四個字無法確定。

    奇書天地輕動,浮現出十個字的完整讀音和含義,方運認出的六個字都對,但釋義有一個錯了。

    「那些人對我上書山之所以沒信心,恐怕就是知道我讀的雜書太少。這書山真是太難了。寒門弟子只能在考上秀才后,學習個十幾年,然後考舉人,第二次登書山的時候才有機會,先天比那些豪門世家差。前面那兩人似乎都是眾聖世家的,厲害!」

    方運站在那裡讀出十個字的字音並解釋。

    等方運說完,就見那第一閣輕輕一震,牌匾放出一股奇異的白光落在方運身上。

    方運閉著眼,慢慢享受著白光的洗禮,他不知道這白光是什麼,但猜到這應該是好東西,讓人感到非常舒適。

    不多時,白光消散,方運睜開眼睛。

    這時候,後面已經有許多人走了上來,足足有幾百人踏上第一閣的廣場,而山下還有數以千計的人在陸續過獨木橋。

    方運立刻讓到一邊,為那些人讓路。

    一人向方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方運微笑感謝,然後向前走去,進入第一閣。

    那個做了請的姿勢的人愣在原地,道:「我是說請他繼續,他怎麼就已經過了第一閣?剛才我還說這種寒門子弟過書山非常難,他怎麼這麼快就過了?似乎比前面那兩人還要快。」

    其他人根本沒有聽到他說什麼,許多豪門世家的子弟目送方運穿過第一閣,踏上去第二閣的階梯。

    這些人相互看著,都能從對方眼中看到驚異,隨後同時冒出了同一個念頭。

    「難道今年的題目簡單?」

    於是眾人低頭看自己的題目,結果有的雙目茫然,有的揉太陽穴,有的立即抬頭看向方運。

    不多時,許多人再次相互看著,眼神里滿是狐疑,彷彿又有了相同的疑問。

    「這個方運是怎麼答對的?」

    這些秀才們吃驚,而眾聖殿的三個考官比這些秀才吃驚百倍,許久說不出話來。

    他們眼前的光影書山上,代表方運的光芒亮了整整一倍!

    「我看錯了?」

    「你沒看錯。」

    「只有完美答對一閣的所有題目,無一絲疏漏,他的光芒才會亮一倍,可他不過是寒門弟子,過第一閣已經了不得,怎麼還能無一絲疏漏答對全題?我雖不知今年第一閣考題的內容,但若是我當年中秀才的時候參與這次上書山,別說完美無缺,能過第一閣已經是僥倖。」

    另外兩個半聖沉默不語,他們總不能說自己也不如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