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半首詞寫完,紙頁無聲,文字自鳴。

    一個清朗儒雅且和方運有三分相似的聲音響起,朗讀這首詞,聲音明明不大,卻在瞬間傳遍整座孔城,傳遍整個曲阜府,傳遍整個魯州,最後傳入海中。

    方圓萬里內所有生靈都聽到那聲音在朗讀《水調歌頭》。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不計其數的人走出家門,走出巷口,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數以億計的人被這美妙的語句所震撼。

    幾乎每個人都想像詞中說的那樣,乘風飛天。

    孔府學宮廣場,無人出聲,一片寂靜。

    「此詞一出,必然聲傳萬里,第三異象。」詞君低聲道。

    方運書寫後半闕。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方運寫完最後一個字,五尺高的才氣升騰而上,別的才氣光柱都是穩穩上升,可這才氣光柱如橙色的雲在翻滾,煞是好看。

    方運在末尾寫到:孔城中秋,作此篇,兼懷玉環。

    接著,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所有的文字竟然離開紙面,飛在半空,這些黑色金邊的字不斷在天空飛舞,如同調皮的鳥兒一樣,然後連成一線圍著方運轉圈,過了好一會兒才回到紙頁上。

    方運看到,那些文字落在紙頁后竟然歪歪扭扭,然後它們調皮地扭來扭去,過了好一會兒才回到原來的位置。

    「文字起舞!第四異象!」

    這一次不是詞君一人開口,而是數百人一起開口。

    除了凶君,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現場再次鴉雀無聲,此文的感情之飽滿躍然紙上,尤其是文中的豁達和最後祝福之語,立刻讓整首詞的意境直上夜空。

    許多大儒張了張嘴,想要評論一番的,之後卻沮喪地閉上嘴,鎮國還可以評論一番,可這傳天下的詞篇,至少要半聖點評才行。

    司儀正要開口誇讚方運,卻突然閉上嘴,驚疑不定後退,方運身後的人也跟著後退,幾乎所有人都驚訝地看著方運前面。

    因為方運面前突然出現一人多高的盤狀明月,皎潔明亮。

    在遙遠的玉海城方家,楊玉環正抱著小狐狸,坐在院中的椅子上望著天空賞月。

    玉海城離孔城不到萬里,《水調歌頭》的聲音也傳了過來,楊玉環一開始有些疑惑,聽到最後,隱隱有些傷感。

    小狐狸卻跟撒了歡兒似的,從楊玉環的懷裡竄出去,直立著身子在地上手舞足蹈,還不時跟楊玉環交流眼神,像是在說:看我啊看我啊,是不是和詞里說的一樣,起舞弄清影?

    楊玉環被可愛的小狐狸逗得開心笑起來,正要開口,驚訝地看到眼前竟然出現一輪盤狀明月,直立在面前,而明月里,方運正站在一張桌案后,手持毛筆看向這裡。

    「嚶嚶!」小狐狸興奮得幾乎瘋了,直接竄進明月中。

    奴奴眨了一下眼睛,發現自己的身體好像不一樣了,成了由月光組成的光芒,外形倒是一模一樣。

    它四處張望,發現來到一處陌生的地方,這裡似乎是一處高台,台下有無數人,而且都在好奇地看著自己。

    「奴奴?」方運繞過桌案,疑惑地看著小狐狸。

    奴奴仰頭一看,立刻咧嘴笑起來,然後猛地一跳躥到方運懷裡,方運急忙伸手抱住,卻發現手上沒有任何感覺,似乎什麼都沒碰到。

    奴奴穩穩地站在他手上,奴奴似乎也覺察觸感異樣,低頭看了看,然後晃了晃小腦袋不去想為什麼,仰頭看著方運,嚶嚶叫著,聲音無比清晰,好像在問:想我沒?想我沒?想我沒?說啊!

    方運愉快地笑起來,道:「想死我了!」

    奴奴立刻眯起眼,滿面幸福地往方運懷裡鑽。

    方運抱著小狐狸,看向明月中,向楊玉環招手,道:「玉環你也過來。」

    楊玉環至今糊塗著,知道方運不會騙自己,於是兩手輕提裙子,小心翼翼地走過明月。

    在穿過明月的過程中,楊玉環的身體也隨之變化,由實體化為由月光組成的不透明的光體,如同月中走出的仙子,更加明艷動人。

    在楊玉環出現在高台上的同時,那盤狀明月消失了。

    方運本來看慣了楊玉環,可此刻月光楊玉環多了一種仙女的優雅、神秘、清冷和美麗,一身長裙,簡直一個活生生的月中仙子,讓方運恍如夢中。

    「你轉一圈我看看。」方運伸手比劃。

    楊玉環還糊塗著,她素來聽方運的話,輕輕原地轉身,長發飄飄,裙角飛揚,月光點點。

    看著楊玉環,每個人都感覺她照耀了世界。

    等楊玉環轉完,全場如同被引爆一樣。

    「嫦娥!」

    「方運你太厲害了,把嫦娥都召喚出來了!」

    「還有玉兔!好可愛!」一個女孩大聲叫。

    「我等讀書人最多和花魁喝喝酒,方運倒好,一首詞就把嫦娥給請出來了,這才是人中之龍啊!這才是風流的最高境界!」

    「方運必然是文曲星下凡,除了他,誰能把廣寒宮的仙子請來!」

    「你們瞧,蒙家人都跟見了鬼似的,方運的紅顏知己是嫦娥,他蒙家算個什麼?哈哈哈!痛快!」

    「定然是嫦娥了,連玉兔都有!」

    「方運以後就是我一生的楷模!」

    詞君疑惑地道:「月下美人,這是第五種異象?」

    楊玉環雙手扭在一起,害羞地低下頭,她在轉圈的過程才知道周圍有幾十萬人,似乎都能看到自己。

    方運看著嬌羞的楊玉環,有些難以置信,心想:這首詞竟然成了異界版的同步全息實景投影儀?而且自帶美圖功能?

    「中秋愉快。」方運微笑看著楊玉環。

    「嚶嚶嚶嚶!」小狐狸也抑揚頓挫地叫道。

    楊玉環這才抬起頭,輕聲問:「嗯。不過這是怎麼回事?」

    方運道:「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似乎這首《水調歌頭》有特別的功效,那句『千里共嬋娟』中,嬋娟就是月亮,把你送了過來。你身上的光芒越來越淡,恐怕很快就會消失。」

    「啊?」楊玉環輕呼一聲,然後臉上閃過一抹羞意,上前一步伸出手,輕聲道,「我想你了。」

    得美人青睞,方運大喜,也伸出手,兩人握著,雖然感覺不到對方,但卻濃情蜜意。

    宗午德在一旁問:「方鎮國,嫦娥的小名叫玉環?」

    楊玉環噗哧一笑,急忙用一隻手捂著嘴。

    方運笑著向台上的人介紹:「這是我未過門的妻子,楊玉環。」

    那司儀伸手把擴音海螺遞到方運面前,道:「你還是跟台下的人解釋吧。」

    方運這才向台下看去,下面一片歡騰,不時傳來「嫦娥」「玉兔」「文曲星」等喊聲。

    方運微微一笑,用手攬著楊玉環的腰,道:「諸位中秋安好,這是我未過門的妻子,楊玉環。」

    一人驚呼:「原來方運的妻子是嫦娥下凡!怪不得兩個人在七夕的時候引動了牛郎織女星!」

    「原來如此!怪不得方運說蒙聖世家不如楊玉環一碗葯湯,人家的妻子是嫦娥下凡,蒙聖世家怎麼比?」

    「嫦娥姐姐!」

    方運哭笑不得,都說了是楊玉環,還是被人當成嫦娥。

    台下竟然有人爭論起楊玉環是不是嫦娥,結果有人以奴奴是玉兔為證據,信誓旦旦說一定是嫦娥。

    李繁銘身邊的大兔子聽到了,很不服氣,然後隔著一丈多的距離跳上去高台,比普通妖兵都矯健,直立著身子,站在高台邊沖著所有人搖晃爪子,好像在說:我才是玉兔!我才是玉兔!那是狐狸!是狐狸!

    李繁銘看著它那碩大的身軀,手扶額頭低聲道:「你是吃撐的玉兔。」

    突然,所有人都感到空氣輕輕一震,隨後一股恢宏偉岸的氣息從天空傳來。

    眾人抬頭望去,就見一道遠比之前任何一次月華照耀都粗的光柱直射而下,之前的光柱因為太細太遠,沒人能看清來自月亮,但這一次每個人都清清楚楚看到一道粗大的月光光柱從月亮上發出,穿過不知多少萬里,落在孔城中。

    整座孔城都籠罩在銀白色的月光之下。

    月光迅速收縮,最後收斂在高台上,然後一分為五。

    顏域空等四人的月華要比之前所有人濃,哪怕墨杉幾人的詩詞才氣不如之前那個舉人的才氣多,可現在降下的月華都比之前的多,都比之前的濃,可以說遠超普通鳴州,無限接近鎮國。

    這四個人身上的月華再濃也是半透明的,四個人本應該高興,可他們都獃獃地看著落在方運身上的月華。

    全場再一次寂靜下來。

    籠罩方運的月華太多了太濃了,竟然是不透明的銀白色,從外面根本看不到裡面的方運、楊玉環和小狐狸。

    「這……這麼多的月華,哪怕兩倍的傳天下也達不到吧?至少要半聖才有機會得到,文王世家這麼捨得?」詞君道。

    「不對!五人沒有請月華天降,是月華自行降下,恐怕並非文王世家賜予。」

    詞君無奈地道:「自引月華,第六異象?我一定是醉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