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月亮被山遮擋,山峰的影子壓住每個人,讓山腳下更加陰暗。

    蠻人牛山呼哧呼哧小跑回來,牛眼通紅,兇狠地掃了所有人一眼,然後氣勢一散,沮喪地道:「追不上,月皇陛下在哪裡?」

    「在你帳篷里。」李繁銘道。

    看著牛山進入帳篷,荀燁走到李繁銘等人身邊,臉上閃過一抹得意的微笑。

    李繁銘等九人低聲議論。

    「玉青,還有別的辦法嗎?我這裡還有一些醫家的藥物,甚至有一顆續斷果,你看給方運服下能不能解毒?」李繁銘問。

    「藥物再好,好不過醫書,連《祛毒篇》都做不到,你們的藥物更不用說。妖界能驅除這種毒的神物,你們不可能有,比如妖月里生長的月蓮、葬聖谷的熔岩果等等,你們誰有?」

    「這……一株月蓮延壽一百年,眾聖可以為之拚命的東西,有也不可能給方運祛毒啊。」一人差點翻白眼。

    「或者我們能遇到張聖世家的那位,他的醫術和醫書還在我之上,足可以幫方運續命到聖墟結束。不過聖墟這麼大,我等相遇已經不易,遇到他的機會太小了。」華玉青道。

    「若是有延壽果之類的神物,有沒有辦法幫方運續命?」

    「按藥理來說,延壽果裡面蘊含龐大的元氣,雖然無法祛毒,但可以讓他多活幾日。」華玉青道。

    「那我們就去尋找延壽果!我不會讓你們吃虧,等離開聖墟,我會付給你們足夠的酬勞,一顆延壽果的代價,我們紀聖世家還是可以拿出來的。」李繁銘道。

    「說到付酬勞,是我帶靈豹而來,算我的吧。」韓守律道。

    「韓兄方才說的話有道理,聖墟無序,但我心中有禮,一顆延壽果而已,我們賈家還不至於如此不堪。」

    「我也不要什麼酬勞,我一向喜歡方運的詩文,找延壽果就是順路而已,這聖墟又不是只有延壽果,報酬就免了。」

    其餘幾人點頭,紛紛表示不會要報酬。

    「既然事情定下,那我們明日就出發去死湖周邊看看,十八年前的聖墟就有人在附近找到過三顆延壽果。」韓守律道。

    「好!」眾人齊聲答應。

    荀燁走到近處,微笑道:「方運雖然和我荀家有仇,但若是找到延壽果等能救治方運的東西,我不插手,也不要報酬。多一份人多一份力量,你們不會拒絕我吧?」

    李繁銘冷哼一聲,兔子輕哼一聲,韓守律道:「希望荀燁兄說到做到,不會再為難方運。」

    荀燁輕笑道:「守律兄你也太看輕我了,我可能跟一張廢紙斤斤計較嗎?照他這個樣子,就算命保住了,在回聖墟前,文宮也會被妖界奇毒腐蝕,才氣斷根,成為一張徹徹底底的廢紙。」

    眾人憤怒地看著荀燁,他們之前盡量在方運面前不提文宮,就是不想讓方運想到這一層,起碼在文宮被毀前不讓方運絕望,可荀燁的聲音這麼大,極可能被方運聽到。

    「荀燁,請慎獨!」李繁銘眼裡冒著火。

    「哈哈,我只是實話實話而已,他文宮將毀,我還不能說了?我只是就事論事而已,怎麼,阿諛奉承未來的方運方半聖能讓你們封聖?」

    李繁銘咬著牙,憤怒地道:「荀燁!大家都是十國人族,都在聖墟,要一起面對妖蠻,哪怕你仇視他,此刻他受如此大災,也理當積點口德!更何況,他若不是中毒,你還不如他!」

    荀燁收斂笑容,輕蔑地道:「積點口德?我用得著你教我怎麼做人!你算什麼東西!一個沒落的半聖世家子弟,不,連子弟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女婿。方運中毒前,你拍他馬屁情有可原,說明你雖然蠢,但至少會利用人。但現在方運如一張廢紙你還如此,我說你是蠢呢還是蠢呢?」

    李繁銘就要衝出去打荀燁,但被身邊的人抱住,李繁銘掙扎不得,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怒火,死死盯著荀燁,沉聲道:「我與方運之間雖然相識不久,算不得摯友,但卻有一份情誼在!這份情誼,足以讓我為他尋一顆延壽果!我也學你說一句實話,你這個畜生一定會遭報應!」

    荀燁卻陰狠地一笑,道:「罵吧,繼續罵,你能救得了方運嗎?不出七天,他就是一個文宮被毀的廢物!跟我荀家為敵?就是這個下場!」說完大笑著離開。

    賈經安突然朝荀燁吐了一口吐沫,罵道:「你三叔荀穹何等豪氣,荀天凌又是何等忠義,不曾想到了你這輩,竟然出了這等貨色!出聖墟之後,我必割袍斷義!你們亞聖世家,我賈經安高攀不起!混賬東西!」

    牛山的帳篷內,一聲輕嘆。

    月亮落山,太陽升起。

    眾人陸續醒來,抬頭望著太陽,全都眯著眼,哪怕他們是舉人也不能瞪大眼睛直視聖墟的太陽。

    這裡的太陽看起來是聖元大陸的百倍,簡直就像是掛在頭上,無比炙熱,讓這裡遠比沙漠更加炎熱。

    但是,那怪異的霧氣依然存在,僅僅是變淡。

    清晨,李繁銘等人辭別方運,向死湖湖底的方向進發,荀燁也跟著前去,但大多數人都不理他,他也不在乎。

    帳篷外,牛山道:「月皇陛下,他們走了。」

    帳篷里,大兔子直立著身子,用兩隻爪子把一碗水捧到方運身邊,水裡有一根草管。

    兔子突然焦急起來,因為它的兩隻前爪捧著碗,沒辦法把草管放到方運嘴邊,而方運又不能動,它急得直晃耳朵,突然,它瞪大眼睛,低頭用長耳朵把草管慢慢推到方運的嘴邊。

    等方運喝了一點水,大兔子咧著三瓣嘴一笑,小心翼翼把水放到一邊,然後蹲在方運身邊。

    方運看了兔子一眼,想要微笑表示感謝,但卻根本笑不出來,只能輕聲一嘆,閉上眼。

    方運的額頭,滲出細密的汗水。

    身體的刺痛越來越頻繁,頭部的疼痛更加劇烈。

    方運心知華玉青小看了凶君的奇毒,別說是秀才的文宮,就算是舉人的文宮遇到這種毒,現在也必然文宮盡毀。但他的文宮太大,哪怕奇毒很厲害,也至少要三天才能腐蝕透文宮外壁。

    「好歹毒的凶君,這毒不可能是胡亂配置,很可能是特別的秘方。凶君,只要我文宮不毀,聖道可續,我必百倍千倍償還!我要讓你知道害我方運的代價,血債必血償!」

    方運沒有放棄希望,哪怕承受奇毒的痛苦,依然閉著眼,在心裡默默背誦眾聖經典。

    《論語》《易經》《禮記》《春秋》《尚書》《孟子》等等書籍,不多時,他想起《傷寒雜病論》。

    《傷寒雜病論》乃是半聖張仲景的一部巨著,共有十八卷,甚至有人工呼吸之法,是中醫里的奇書,至今是醫家最重要的典籍。

    《傷寒雜病論》是眾聖經典之一,屬於童生試和秀才試的請聖言中必考的科目,每年都至少從中出一題。

    方運早就背下這書,現在身中奇毒,下意識地開始反覆背誦《傷寒雜病論》以及其他的醫家書籍。

    他在心中一遍又一遍默背醫家典籍,這些書彷彿成了他唯一的寄託和希望。

    太陽落山,眾人返回。

    眾人來看方運,然後陸續離開,李繁銘留下,說了一些今天遇到的事情,最後道:「今日雖然沒找到延壽果,但卻找到一些妖王骨,力量有些流失,但也有一定的價值。沒有空手而歸。」

    方運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認真聽著,時不時眨一下眼表示能聽到。

    李繁銘說了一刻鐘就離開,讓方運清靜。

    方運心中無奈,他經過四次才氣洗禮,身體一點都不比這些半聖世家的舉人差,聽力依舊很強,外面人哪怕小聲說話,他也能聽得清清楚楚。

    夜裡眾人沒有外出,聚在一起商量對策,不斷討論,韓守律甚至拿出家族的聖墟秘錄,說了一些上面的事。

    這次荀燁好似什麼都沒看到,完全忘記那是韓家前輩用鮮血換來的秘密,沒有絲毫阻攔的意圖。

    到了深夜,眾人做出決定,明日去幽水河,只要不碰到河水噴發,只要不遇到強大的奇物或妖蠻,一定可以找到寶物,那裡的危險程度僅次於龍崖。

    眾人早早出發。

    方運和昨天一樣,什麼也不做,就是默背所有醫家典籍,希望找到解毒的方法。和兵書一樣,醫書也必須要掌握醫道才能使用,對藥理理解不夠深,不會治某種病或配某種葯,有了醫書也無法使用。

    隨著時間的推移,奇毒越發猛烈,方運損傷的身體部位更多,而文宮外壁越來越薄弱。

    但是,方運憑藉頑強的意志撐住,默默地背著醫書。

    在這面臨死亡的時刻,方運的鬥志遠比平常更加旺盛,竭盡全力去理解和領悟醫書,效率提高了無數倍。

    傍晚,一隊人影出現在迷霧中。

    牛山和兔子一大一小、一蠻一獸站在帳篷外,看著從霧裡出來的人。

    夕陽如血。

    兔子看到那些人嚇了一跳,急忙衝過去。

    兩個人失去手臂,兩個人的腿腳沒了一截,另外六個人的衣衫被鮮血浸透,身體有許多殘缺的地方,慢慢地走著。

    牛山仔細一看,低聲道:「看來是遇到凶物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