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唉,不曾想他竟如此不堪。若是方運與荀公爭辯將其氣吐血,他痛恨方運情有可原,但明明是被孟子世家之人所傷卻如此對方運,實乃不智。」

    「文人相輕,自古皆是。荀燁看來不堪大用,可惜荀家的荀天凌天賦太差,不然荀家可更上一層。」

    那韓守律突然輕輕搖頭,似是不同意有關荀天凌之語,想說什麼但終究沒有說。

    李繁銘冷聲道:「幸好方運有星妖蠻庇護,讓荀燁無法下手。若是方運沒死在凶君之手卻死在荀燁之手,那我等真是追悔莫及。」

    一新來的舉人皺眉道:「凶君真能得到分神之法?供分神寄託的聖血不難得,但分離神念再相合,太過艱難。」

    賈經安微微一笑,道:「不說別的,《易經》是我儒家六經之一,人人必讀,其中孔聖曾作《易傳》補全《易經》,其中云:是故,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只要手持有這一句的孔子聖文,便可分神。不過據我猜測,凶君用的是另一位半聖的聖文,你們仔細想想,也可想到。」

    李繁銘輕哼一聲,道:「還能是什麼,他定然是用《呂氏春秋?大樂》中的天常分神法。原文是『太一出兩儀,兩儀出陰陽。陰陽變化,一上一下,合而成章。渾渾沌沌,離則複合,合則復離,是謂天常』當年呂聖就憑此神念化百,體悟人生百態,從而封聖,乃是最穩妥的分神之法。」

    眾人恍然大悟。

    「若是以天常分神法那就說得通了,他明搶暗奪的那些財富,恐怕大都用來換取租借《呂氏春秋》原稿使用天常分神法。蒙家衰敗,凶君既然不想把蒙聖遺留之物給呂家,只能去掠奪其他豪門的財富。」

    一人突然道:「那凶君真是化為一隻黑豹?」

    「馬兄何出此言?」李繁銘問。

    方運看向這人,馬雄,乃是馬鈞世家的名士,精通機關術。墨家、魯班家、諸葛家、馬家和張衡世家乃是當世機關術五大家,不過馬家更重民生,新式織布機、龍骨水車都是半聖馬鈞所發明,甚至還改良過諸葛連弩。

    馬雄道:「我的機關牛雖然在逃跑之時被妖蠻所毀,但我的機關鳥一直在。在逃跑的時候,機關鳥看到一頭黑豹前往幽水河方向。當時我還有些奇怪,聖墟要麼是妖蠻,要麼有小獸,要麼就是凶獸,不可能有野獸,應該是哪位的靈獸,也來不及多想。現在看來那黑豹應該是凶君。」

    李繁銘神色一動,道:「凶君一直為這次聖墟準備,既然他往幽水河去,那裡定然有好東西!既然他用毒暗殺方運,那我們明日就去阻他!若能毀掉他的這個分神,他必然遭受重創,短時間不可能由翰林晉陞大學士。」

    「你們太小看凶君,他若是那麼簡單就被毀掉分神,也不會押上一切偷入聖墟。不過,我們可以去看看,哪怕毀不掉他的分神,阻他一阻也是善事!」韓守律道。

    眾人相互看了看,明明是去害人卻無人反對,忍不住笑起來。

    李繁銘笑道:「方運,你這幾日好好養傷,我們明日就再去一趟幽水河,看看能不能破壞凶君的大計。」

    方運思索自己的病情,若是明日可下地,便跟他們去看看,若是不能下地就算了。

    華玉青道:「你既然劇毒已除,那我的醫書和醫術就可派上用場,今日我給你吃一些補血益氣的良藥,深夜我才氣恢復,再用醫書治療,保你儘快下地。」

    方運點了一下頭表示致謝。

    隨後,華玉青拿出含湖貝中的良藥,為方運服下,接著和眾人一起進山洞休息養傷。

    半夜,華玉青進入方運所在的山洞,先使用醫書為方運治療,然後離開為其他人治療,等才氣耗盡再度休息。

    山洞外的雨已經停止,天空烏雲散盡,月光和星光照在地面,如銀紗如白霜。

    方運靜靜地躺著,感受醫書形成的熱流在自己的體內緩緩流動,修補身體的損傷。

    足足過了一刻鐘,方運覺察那熱流消失,然後試著控制自己的手。

    方運欣喜地發現,自己的手臂可以迅速舉起來,於是兩手按著床鋪,支起上半身,坐在床鋪上。

    「好了許多。」

    方運心裡想著,輕咳一聲,發現自己的嗓子也恢復,於是試著說:「好了?」

    吐字有些模糊,聲音有些沙啞,但已經恢復基本的語言能力。

    方運輕輕鬆了口氣,現在身體雖然並沒有完全恢復,但照這麼下去,不久之後就可痊癒。

    「陛下,您醒了?」一旁的牛山揉著眼睛坐起來。

    「嗯,不用管我,你睡吧,我試著走走。」方運試著站起來,發現自己雙腳無力,無法起身。

    「用不用我扶著您?」

    「不用,再過一天吧。」

    方運輕嘆一聲,躺下睡覺。

    清晨時分,住在村莊的星蠻族們忙碌起來,紛紛搬離山洞,回到山下的帳篷,方運也被牛山等人抬出憋悶的山洞,抬到帳篷口。

    那些舉人也陸續起床,華玉青再度為傷勢最重的幾人用醫書治療。

    方運詢問了華玉青,華玉青的答覆是雙腿要完全恢復可能需要十多天。

    方運不想天天躺著,也不能一直用疾行詩詞走路。

    「唉,如果這裡有輪椅就好了。」方運正想著,發現馬雄正在不遠處組合機關犬,他的機關牛已經損毀,但隨身攜帶許多機關犬的零件,雖然機關犬遠不如機關牛,但也會起到不小的作用。

    方運心中一動,這時候聖元大陸雖然有才氣驅動的武侯車等相似之物,但還沒有輪椅,而且輪椅並不難製作,以機關術製作出的輪椅恐怕比後世更加舒適。

    方運輕咳一聲,道:「馬兄,不知可否麻煩你一件事。」

    馬雄放下手中的事,邊走邊笑道:「你能說話了?如此甚好。你說說看,若是我能做到,必然全力以赴。」

    「也不是太難的事,對你們懂機關術的人來說輕而易舉。我想製作一種椅子,嗯,像車那樣有輪子,相當於很小的武侯車,這對你們來說很簡單吧?」

    「這種椅子早已有之,製作起來非常簡單,最多半個時辰可制好。」

    方運道:「不過我想製作的椅子叫輪椅,之前不曾聽說,就是我坐在椅子上,哪怕不用才氣,也可以用手臂讓椅子動起來。」

    「哦?這就怪了,有需要別人推動的椅子,有用才氣驅動的椅子,你這種卻從未聽說。方兄可否畫出來?」

    「好。」於是方運就拿出筆墨紙硯,細緻地畫了輪椅的輪廓,又畫了分解圖,把大車輪、小車輪、剎車、腳托等部位單獨畫出來。

    馬雄仔細一看,驚喜道:「奇思妙想!奇思妙想啊!雖然簡單,但卻蘊含機關至理!不知你可否仔細說說這些東西的功效。」

    於是方運就詳細解釋了一番,特意用上聖元大陸工家的用語。

    馬雄越聽越興奮,最後拍案叫絕道:「不愧是方鎮國!不僅詩詞厲害,還精通工家之術!你才是我等讀書人的楷模,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真乃全才!有了此種輪椅,許多不能下地的人就能以輪椅代步,足以讓數以百萬千萬的人離開病榻,乃是功德無量之物!此輪椅製法可入《聖道》中的工家版面,你又得一篇聖道文!」

    方運沒想到馬雄如此興奮,笑著解釋道:「我昨夜實在悶得慌,就回憶古代工家典籍,然後想出這種輪椅的製法,怎麼樣,你自己可以製作嗎?」

    「當然可以!這輪椅實在簡單,不過我第一次製作,可能做得不夠好,你可不要怪我。」

    方運笑道:「能用就行。我對工家雖有一定研究,但造詣遠不如你。不如這樣,你有空深入研究輪椅,等研究透徹了就去《聖道》發表,如何?」

    「你已經把輪椅的一切都想好畫好,我不過動動手而已,那你理應當第一署名人,我最多當第二人。不過,你真捨得讓我幫你寫這篇工家之文?獎勵的聖頁自然給你,但我會分你的一些榮譽和功績。」

    「術業有專攻,這篇文讓工家之人寫最穩妥。我日後會效仿先賢,涉獵百藝,但無法事必躬親,我的想法要化為實物,還需要諸位工家之人的幫助才行。」方運道。

    馬雄道:「不知方兄可否與我馬家之人合作?讓我們馬家製作這種輪椅銷售,而你從中獲得分成,如何?」

    方運想了想,道:「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輪椅是給身體有傷之人設計,不如這樣,輪椅分普通和上品兩種,普通輪椅價格便宜,你們馬家把原本應該給我的分成扣除,降低輪椅的價格。而上品輪椅注重外觀和華美,高價賣給那些大富之家,這些上品輪椅的分成我便笑納了。」

    馬雄肅然起敬,道:「好一個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此句已經可給孔聖那句『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批註。不愧是方鎮國,馬雄心服口服。」

    此時有幾個舉人路過,一人笑道:「馬雄,怎麼了?」

    馬雄就把方才的事說了一遍,並著重指出「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八字是方運所說。

    那些舉人聽后神色一整,彎腰拱手。

    「真乃賢德之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