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方運伸手一抹含湖貝,手中出現最先得到的那一顆。

    方運看著兩顆聖果,許久無語。

    在從半空掉落的過程中,方運甚至懷疑是筆老故意把自己送到這裡,但這第二顆聖果明顯也是筆老給自己的,而且之前筆老說不能吃,似是對自己說的,不像是在害人。

    方運抬頭望向天空,看向自己出現的地方,什麼都沒有,應該是自己出了光門后直接出現在半空,連牛山也不在。

    瀑布高百丈,水勢洶湧,落在水中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方運特意看了看瀑布後面,沒有什麼山洞,接著又環顧四周。

    這是一處封閉的大山谷,谷底的形狀接近圓形,直徑大約三里,相當寬闊,比一個小鎮都大。山谷外是蔚藍的天空,山壁陡峭,沒有任何藤蔓可供攀爬。

    山谷里的水潭其實是湖泊,差不多佔了山谷一半的地方,湖面寬闊,湖水湛藍清澈。

    周圍除了有一些苔蘚,連雜草都沒有,只在湖中看到少許水草。

    方運仔細看了看周圍,猜到那通道應該是不可控的,自己到這裡應該是一個意外。最後,方運看向那些銀鱗魚,銀鱗魚立刻張開大嘴露出如刀尖般牙齒,恨不得跟方運同歸於盡。

    方運沒有理那些魚,想在山谷中四處走動,可卻發現腿腳虛弱無力,走起路來有些吃力。這裡十分空曠,除了石頭就是石頭,最後不得不回到湖邊,若是這裡真是龍崖,那唯一的活物銀鱗魚恐怕是好東西。

    方運走回湖邊,那幾十條銀鱗魚立刻涌到岸邊。

    「這些銀鱗魚想殺我,不知道會出什麼意外,先解決它們再說。」

    方運深吸一口氣,認真盯著前方的湖泊,然後想象浪卷魚群的場面。

    「轟……」三丈長的巨浪從水下升起,捲住所有的銀鱗魚,然後把所有銀鱗魚推向岸邊。

    方運一邊後退一邊用意念控制水浪,最後水浪一送一退,所有的銀鱗魚都掉在地上。

    銀鱗魚噼里啪啦地在地上亂跳,哪怕離開水它們也無比兇殘,竟然奮力躍向方運,依舊張開利齒大嘴要咬人。

    這些魚上了岸竟然遲遲不死,魚鰓不斷張合,魚鰭不斷扇動,利用身體拍打地面不斷接近方運。

    這些魚的速度很慢,根本造不成威脅。

    方運收起刀,外放文膽之力,一境大成的文膽之力如狂風過境,飛沙走石,這麼強大的文膽之力足以殺死妖民,並且讓猝不及防的妖兵昏迷。

    但是,這些魚竟然絲毫不受影響,依舊兇殘。

    「不愧是聖墟,不愧是龍崖。」

    方運本來想用戰詩詞,但轉念一想從含湖貝中拿出一桿長槍,對準最近的銀鱗魚猛地一刺。方運身體沒有恢復,但力量仍然超過普通青壯年,而且因為當過兵,長槍極准,正中魚頭,這一槍足以把妖兵的腦袋刺個窟窿。

    那條銀鱗魚竟然連一片鱗都沒有掉下來,只是似乎有些疼痛,眼中凶光更盛。

    方運仔細觀察,赫然發現這些魚的頭頂都有微微的鼓包,好像能長出龍角,而且它們鱗片也格外厚實,隱隱有一絲魚類不應該有的凶威,明顯是龍種才具有。

    身為華夏人,方運知道自己遇到頂級食材了。

    方運仔細掃了一眼,這些魚差不多有四十多條,於是手持長槍,改刺為砸,猛地砸在一條魚的頭上,那魚的尾巴揚起又落下,然後昏了過去。

    方運如法炮製,把所有魚打暈,然後拿出含湖貝里驗毒用的銀針,刺入肉里。含湖貝是馮院君送的,裡面的東西一應俱全,甚至連鹽巴、蠟燭、馬燈等都有,可惜沒有墨家的火油爐等物品。

    銀針測不出毒來,方運帶著四條最大的魚去湖邊宰殺,發現沒有木材燃料,乾脆點燃兩排蠟燭烤魚,等魚肉半熟,一股特別的香氣四溢,方運撕下一條白嫩的魚肉,蘸了一點點細鹽放入嘴中。

    方運慢慢咀嚼,魚肉極嫩,滿口魚香,沒有一絲腥味,反而有一種特別的異香,咀嚼了五六下,魚肉竟然完全化成汁液。

    方運輕輕咽下,然後開始加快吃魚。

    吃下去魚肉后,方運感到有一股極淡的暖流在腹中遊走,最後向身體各處擴散,而身體的傷勢似乎因此加快痊癒。

    方運心中感嘆,龍崖的魚果然不一般,說不定吃過什麼聖血聖玉。

    為了讓身體儘快痊癒,方運什麼也不顧了,不停地殺魚吃魚,最後全部吃光。

    最後,方運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鼓鼓的,但還沒撐破,這種魚肉的消化速度太快了。

    吃魚的過程中,方運發現這些魚眼有些特別,如同血色美玉,就留下來清洗好,放入含湖貝中。

    方運感到自己全身充滿了力量,一股股奇異的氣流在自己體內流動,於是走動起來,發現沒有絲毫的無力感,腳步穩健,被劇毒侵蝕的身體終於恢復,中毒的後遺症已經完全消除!

    方運拿出一套弓箭,試試自己的力量,幾乎沒怎麼用力,弓就被拉滿,力量比中毒前都更加強大,手一松,長箭飛出。

    「好!」方運長長鬆了口氣,聖墟中身受重傷太過危險,只要身體好了,那麼自保之力倍增。

    方運看向水中的輪椅,微微一笑,但是,臉上卻浮現一抹狡詐的笑容。

    「這輪椅,我應繼續坐著!」

    虛虛實實,兵家之法。

    方運對準輪椅一招手,一股水流卷著輪椅送過來,被方運收入含湖貝中。

    方運看著瀑布和湖泊,想起自己的控水之力,心道以後和龍族的關係恐怕不會太好,希望有辦法化解。

    吃龍珠可以獲得一定的控水能力,但控水是龍族的天賦能力,任何妄圖搶奪控水力量的族群,都會被龍族敵視,如同人族各家的聖道之爭。哪怕人族能祈雨、止澇,也默認天下水系歸四海龍族管轄。

    那些眾聖世家的弟子哪怕服食龍珠,也會配合其他的神物,消除龍珠附帶的控水能力避免被龍族覺察,可方運在機緣巧合之下已經直接吞服了三顆龍珠。

    控水能力雖不錯,但論威力不如戰詩詞,而且人族不可能天天活在水裡,益處太小,而被龍族敵視的代價太大,所以吃得起龍珠的人都不會像方運這樣直接吞食。

    本著探尋聖墟的精神,方運先在山谷里走了一遍,沒有發現任何特別的東西,然後又走回湖岸。

    水立刻向兩邊分開,方運一步一步沿著湖泊底部向下走,深入水中后,周身彷彿有一層無形的護罩,把所有的水排開,呼吸也非常順暢,他可以在水中自由的行走。

    方運仔細觀察湖底,有許多碎石,還有一些水草,水草上留有銀鱗魚吞食的痕迹,於是走過去,把那些水草連根拔起,收入含湖貝中。

    方運走遍湖底,除了水草什麼都沒有,再次確定瀑布後面沒有什麼山洞,不可能藏有寶物,於是發動控水的能力,讓水沖刷水底的泥沙石塊,把泥沙石塊卷到岸上,希望可以翻出什麼東西來。這可是龍崖,不知道會埋著什麼東西。

    水流不斷把湖底的泥沙拋到岸上,湖底越來越深,等湖底泥沙淘盡,方運看到完整的湖底,發現湖泊如同一個漏斗,越往下越細,湖底四周的岩石無比光滑,明顯是被外力改造過。

    方運根據所學的知識判斷,這湖泊起碼有數千年的歷史,可湖底的岩石光滑如鏡,絲毫沒有被水流腐蝕,哪怕是大儒文寶也做不到,至少要半聖的力量才能做到這一點。

    在湖底的最深處,有一雞蛋大的鵝卵石,有黑、白和紅三色條紋,表面光滑,外觀和湖底的其他石頭一模一樣,沒有絲毫的特別之處。但剛才方運卻不時看這塊石頭一眼,直到現在,盯著這塊石頭。

    水流不斷把湖底的泥沙和石頭送上岸,但所有的水一碰到這塊石頭就滑開,根本無法推動它,使得這石頭一直留在湖底,慢慢下降,直到清空所有的泥沙石頭,這石頭就顯得更加與眾不同。

    方運伸手去抓,輕輕一提,石頭竟然絲毫不動,不得不重新抓緊,然後用力一提,緩緩提起來。

    「至少有兩千斤!雞蛋大小的石頭有兩千斤,這實在太怪異了,哪怕龍聖的骨頭都不可能這麼沉。

    方運心知這東西很特別,可從未聽說,仔細看了看三色石,然後試著往含湖貝里放,順利進入含湖貝,不過含湖貝輕輕一震,隨後恢復正常。

    「離開聖墟后要想辦法弄清楚,先出去。」

    方運心裡想著,腳下水流噴涌,形成一道粗大水柱托著他向上升騰,越來越高,最後超過山谷的頂端。

    眼前是一條河流,河水傾瀉而下形成瀑布,更遠處是高低不平的丘陵,地面寸草不生,露著堅硬的岩石地面,和山谷里的地面一樣,很遠的地方能看到有山峰的影子。

    方運這才發現自己根本不在山谷里,而在一個深坑中,於是一步邁出,走上地面,轉身向另一側望去,然後呆住了。

    附近竟然有五個形狀相近的坑,五個坑呈弧形排開,每一個大坑都有三四里長,這五個坑後面,還有一處巨大的凹陷,凹陷有五六十里長。

    這五個大坑和更大的凹陷若是縮小千百倍,組合起來明顯是某種動物的爪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