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其餘的舉人陸續回到方運身邊,每一個人都搖頭表示找不出好東西,就算不錯也不值得用古妖之物交換。

    眼看最後兩個舉人即將放棄,三個靈骨爭先恐後走過來。

    「兩個換一塊!只要四個古妖骨片我就給你兩塊鳴雷石!」

    「一個半!我這裡有兩塊鳴雷石,你拿三塊古妖骨片就給你!」

    其餘靈骨看到這個場面不由扶額嘆氣,真是太沒出息了,丟盡靈骨的臉啊。雖說聖墟的靈骨實力平平,但其他古地那些由真龍或聖骨形成的靈骨無比強大,有的甚至超過骨頭原主,是威震諸界的強者。

    不過,這些靈骨也沒有阻止,古妖骨片蘊含特別的力量,雖然很少,但給這些靈骨指出了修鍊的方向,十分重要,值得去換。

    方運搖頭道:「算了,我有一塊鳴雷石就夠了。再說我的古妖之骨也就剩幾塊了。」

    「一換一!我這裡兩塊鳴雷石都給你!」一個虎頭的靈骨喊叫著把兩塊金色鳴雷石推到方運面前。

    「我也一換一,我這裡還有一些別的寶貝,都給你!」另一頭靈骨直接把自己擺出來的所有東西推給方運,那些東西雖然遠不如鳴雷石珍貴,也足以讓豪門家族眼紅。

    「你那都是破爛!我的東西才好!只要你給我兩個骨片,這些都給你,連同這兩塊鳴雷石!」虎頭靈骨道。

    第三個牛頭靈骨帶著悲壯之意從身上抽出一根骨頭,道:「只要你給我一塊古妖之骨,我的一塊鳴雷石和所有的東西都給你,還有這段妖王蛟龍的龍肋骨,也給你!我還見過怪草提煉鳴雷石之法,只要你給我古妖之骨,我就告訴你提煉之法。」

    琴道世家的師棠道:「方運你可不要被騙,一顆鳴雷石的完整力量必然超過提煉的精華。若是你有大量的鳴雷石,提煉精華再使用沒錯,但現在鳴雷石那麼少,提煉出來是極大的浪費。」

    方運知道師棠說的沒錯,可是自己的古妖之骨雖然不多了,但也不算少,一個換一塊鳴雷石非常合算,更何況還有這麼多添頭和蛟龍骨。

    方運謝過師棠,裝作一副無奈的樣子,道:「既然各位靈骨這麼誠心,我正好還剩一些骨片,那就一起換了吧。」

    三個靈骨頓時激動的眼中藍火亂冒,連連稱謝。

    於是方運用五片骨片換來了三個靈骨的全部家當,還包括鳴雷石的提煉之法。

    方運手持飲江貝,稍稍注入才氣,貝口大開,形成一股吸力吸走三個靈骨的所有東西。

    最後,方運道:「我想一塊骨片換十個氣血含湖貝,那東西對你們無用,誰換給我?」

    妖蠻的含湖貝遠比人族的含湖貝多得多,於是龍頭靈骨又給了方運十個適合妖蠻用的氣血含湖貝。

    眾人看著他,不知道他要妖蠻用的含湖貝做什麼,方運挑出四個含湖貝,分別遞給三個蠻將和那頭犬妖將,四個妖蠻立刻千恩萬謝。

    「月皇陛下真是太好了!」牛山感動得眼眶微紅。

    那些舉人這才明白,方運不僅在感謝或者說收買星妖蠻,若是出了聖墟,還可以給妖蠻私兵,在聖元大陸,氣血含湖貝同樣珍貴。

    方運把足夠的髓珠和古妖骨片放到地上,最後把聖果放在上面。

    「諸位,告辭。」

    所有舉人立刻催動疾行詩詞文寶的力量,迅速向後撤離,方運依舊坐在輪椅上,把才氣注入其中,急速離開。

    幾乎所有的靈骨叫起來。

    「殺了他們!」

    「快!」

    「不能讓他們跑了!」

    「我的寶貝啊!」

    「竟然敢換走我的鳴雷石,不可饒恕!」

    等靈骨們叫嚷夠了,方運等人跑遠了,龍頭靈骨怒喝一聲:「閉嘴!」

    「龍大人,您、您什麼意思?您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拿了我們的寶物逃跑啊。」

    「一群蠢貨!你們就不想想那些古妖之物從何處尋來?」龍頭靈骨道。

    眾多靈骨的顎骨大張,想了好一陣,好幾個靈骨全身一顫,骨頭噼里啪啦往下掉。

    「您不會是說龍崖深處吧?」

    龍頭靈骨冷哼道:「我在龍崖活了一千多年都沒見到過如此多的古妖之物,他進入龍崖區區半天可能得到嗎?只可能是從龍崖深處得來!別忘了那位筆老!既然是筆老說把聖果給我們,你們誰想去殺他們?」

    眾靈骨沉默片刻,議論紛紛。

    「其實那個坐在怪椅子上的人族也不錯。」

    「那個蠻子也真是傻,連月皇和月衛都分不清。」

    龍頭靈骨冷聲道:「哪怕是月衛,也不是我們這些靈骨可以殺的!他應該會去那裡。」

    九成的靈骨不知道龍頭靈骨在說什麼,但最強的那一些靈骨望著方運離去的方向,藍色的火焰里似乎藏著深深的羨慕。

    突然,一個靈骨撲向方運留下的那一小堆骨片,然後靈骨們混戰起來,全然忘了要去追方運。

    方運等人一路疾行,直到發現靈骨們「不負眾望」內訌起來,他們才放下心。

    「唉……我一直提心弔膽,生怕他們出手殺了我們。」一個舉人道。

    「不過還是逃出來了,龍崖深處果然危險啊。」李繁銘道。

    「方運真是幸運,恐怕是挖到古妖墓了吧?那麼多的古妖髓珠和骨片,令人羨慕啊。」一個舉人看向方運,語氣中充滿羨慕,還有一絲微不可查的嫉妒。

    「咱們也在龍崖里得到了一些東西,可跟方運的完全不能比。」

    「你們都得到什麼了,我倒是找到一條風藤,這東西可是古地獨有的藥物,不下於一件舉人文寶。」李繁銘立刻岔開話題,避免別人過多談起方運的收穫。

    接著,眾人一邊向村莊趕路,一邊說出自己的收穫和遭遇。

    方運坐在輪椅上始終不說話,只仔細聽他們說,發現他們果然沒有進入真正的龍崖深處,實際還是在龍崖外圍,沒有見到那巨大的爪印,更不可能看到那恐怖的巨爪。

    方運微微皺起眉頭,發現自己之前只是無法回憶那巨爪的具體形象,現在竟然忘記那巨爪都做了什麼,只記得巨爪似乎是從地上突然冒出來的。

    「好可怕的力量,或許過不了多久,我連那個巨爪都會忘記……」

    方運立刻去奇書天地中翻出那本新出現的無名書,上面依舊畫著巨爪和鎖鏈,雖然水平慘不忍睹,但和之前比沒有變化。

    「這幅圖恐怕有大用!」方運心道。

    天色已晚,妖族異怪力量大增,眾人說了一會兒就閉上嘴,快速往村莊趕。

    在短短的三個小時里,眾人遇到整整三頭妖王,其中有之前遇到的蛇妖王,三個妖王都沒有攻擊他們,但妖王外散的氣血把眾人嚇得一身冷汗。

    在午夜之前,眾人終於趕到村莊,等待他們的是眾多星妖蠻的熱情歡迎,這些星妖蠻擔心了很久,而之前那個吹哨的妖兵也已經回來。

    方運等人紛紛拿出聖墟里沒有的食物表示感謝,一起吃喝。

    眾人本以為荀燁會不高興,哪知荀燁十分愉快,並說一直在擔心他們,還特意出去尋找了一個時辰想接應眾人,這讓一些人對荀燁的態度大為改觀。

    荀燁是亞聖世家的人,手裡有飲江貝,他從裡面拿出了五壇武國的奇山老窖,許多人都喝了一點,大多數都被星妖蠻喝了。

    村莊十分安全,眾人緊張了一天終於得到緩解,愉快地聊天,主要是說這次的龍崖之行。

    荀燁沒想到眾人的收穫這麼大,一開始十分後悔,然後一直喝著悶酒,許久,他晃晃悠悠站起來,舉起酒杯。

    「方運,方鎮國,我承認我看低你了,為了祖父,為了荀家,我清醒的時候不會向你道歉,但此時我醉了,我不是荀燁,只是一個聖墟的舉子,我向你道歉。以後無論在聖墟內外,我都不會與你做對。我……我身上擔負著荀家一代之希望,我在聖墟路上已經輸了,已經顏面丟盡,若是不能在離開聖墟后得到亞聖世家應有的名望,哪怕長輩不怪我,我也不能原諒自己。我……心裡苦啊。對不起……在下失態了……」

    荀燁說著淚流滿面,一飲而盡杯中酒,轉身踉踉蹌蹌離開。

    眾人看著荀燁的背影,許久不語。

    「唉……亞聖世家的人也不容易啊,荀燁的天賦本來不差,雖然不是六大亞聖世家最優秀的,但同輩中也無人能穩壓。可顏家冒出來一個旁系的顏域空,力壓亞聖世家同輩弟子,其他人的壓力可想而知。接著,墨杉,孫乃勇等半聖世家子弟也壓他們一頭,後來……我就不說了,你們都知道。」

    所有人一起看向方運。

    方運無奈一笑,道:「你們看我做什麼?我從小苦哈哈的,誰願意過我那種日子?」

    這些豪門或世家子弟全都啞口無言。

    「不管如何,哪怕現在聖墟結束,你得到的一切也可以笑傲歷代天才。」李繁銘笑道。

    「差得遠了。」方運道。

    韓守律低聲道:「的確還差一點。」

    在座的人雖然喝了一點酒但依舊清醒,畢竟這是聖墟不可能喝太多,每個人都聽出韓守律話裡有話,而且韓守律不止一次說過類似的話。

    「韓兄,你有話要說?」李繁銘問。

    韓守律笑道:「也不算有話要說,只是,方運現在得到的都是外物,聖墟中那些只有少數人知道秘密才是聖墟的核心。」

    「唉,可惜輪不到我等,說了又有何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