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舉人個個面色悲苦,本來是想宰方運一頓,結果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授業恩師一生只有一位,雖然出了聖墟可以反悔,但真正的讀書人不可能那麼做。

    「恩師,為了慶祝您一口氣收了十九個舉人弟子,等出了聖墟,請我們吃蛟龍鞭吧?」李繁銘道。

    「是啊,請我們吃蛟龍鞭吧!」眾人都想挽回點什麼。

    方運輕咳一聲,道:「此事等出聖墟再議。各位徒兒先回去睡下,明日再商量如何繼續聖墟之行。」

    眾人齊齊翻白眼,什麼好處都沒撈到。

    「唉,你們說方師故意在深夜彈琴,是不是在設圈套誆騙我們當他的弟子?」韓守律忍不住半開玩笑道。

    「雖說方師平時不至於這樣,但也有可能今天文膽大壞,欺凌我等!」

    「方師,您真就捨不得一頓蛟龍宴?」

    方運很認真地想了想,老氣橫秋道:「不是為師吝嗇一頓蛟龍宴,關鍵在於,若是請了你們,就要請其他弟子。」

    「您真騙了很多弟子?」師棠問。

    「雖然都不是我主動認的學生,但和你們一樣認我當授業恩師的親傳弟子,加一起大概五六十個,那些普通弟子差不多有一百餘人。」方運十分無奈,那日他曾在軍中為許多士兵開竅,成了他們的授業恩師,那些人自然算作他的親傳,至於在大源府的甲班的學生,算是他的普通弟子。

    眾人相顧無語,方運這才多大,還是舉人就有如此多的親傳弟子,那等以後地位再高一些怎麼辦。

    方運笑道:「方才不過是戲言,既然聖墟無秩序,等聖墟之後,你們可不必在乎這層關係,不影響你們拜其他恩師。」

    「話是這麼說,拜師前可以說是戲言,可真拜師了,就不是戲言了。」一人道。

    眾人一起點頭。

    「既然沒蛟龍鞭可吃,那我去睡了,恩師再見。」李繁銘有氣無力地道。

    「這個老師太摳門!」賈經安也笑著離開。

    眾人一起往回走,但低聲商量著怎麼宰新恩師一頓,絕對不能就這麼了結。

    荀燁羨慕地看了方運一眼,轉身離去,這些舉人無論是不是真把方運當恩師,但聖墟的情誼是結下了,只要沒有過大的矛盾,以後就是方運的助力,哪怕大都只能算是間接的助力。

    師棠沒走,低聲問:「方……咳,方師,您那大賢之血是怎麼回事?」

    方運知道肯定不是大賢之血,極可能是跟文曲星有關係,自己被文曲星又震又照,身體和文宮所有地方都有質的變化,鮮血引發鳴雷石漆異變實屬正常。

    「世間的奇事極多,未必一定是大賢之血才行,或許是這些材料裡面有什麼特別之處,被我的血液不小心激發。對了,你們這些人比我更早中舉,年紀比我大,以後還是別叫我方師,我聽著彆扭。」方運道。

    師棠道:「我們也不願意叫您方師,但既然拜了師,哪怕只是臨時拜師還沒有大禮拜師,可稱呼不能亂。您若不喜,就當是因為我們學習您的戰詩才這般稱呼您。」

    方運笑道:「那隻能這樣了。」

    師棠道:「我方才聽您彈奏,已經入琴道一境,您的戰曲修得是《高山》《流水》《風雷引》還是《廣陵散》?」

    「這……我正在自創戰曲。」方運心知這種事沒辦法隱瞞,遲早要用出來,而且《將軍令》已經基本完成,接下來需要的是精益求精。

    師棠獃獃地看著方運,過了好一會兒,嘆了口氣,道:「為何我感覺這次拜師是我們佔了大便宜?老師,您若是琴道有成,一定要提攜我啊。」師棠說著笑起來。

    方運沒好氣道:「我現在是琴道一境,你是琴道二境,怎麼提攜你?」

    「不,彈奏自己所作的戰曲和學別人的戰曲不一樣,用不了多久,您在琴道方面的造詣就會超過我。唉,我傷心了,去睡了。」師棠看了一眼震膽琴,轉身離開。

    方運收起震膽琴,進入帳篷睡覺。

    在睡覺的時候,方運開始清點今日龍崖所得以及從靈骨手裡的換來的寶物,把所有的東西粗粗分類,放在飲江貝的不同地方。

    方運還是習慣用前世的方法衡量飲江貝,差不多有兩個籃球場那麼大,可以放很多東西,現在先粗粗清點,等離開聖墟后再仔細分門別類。

    從靈骨換來的東西還包括九個才氣含湖貝,那是死在這裡的人族舉人留下的,方運一一打開。

    有兩個含湖貝的時間超過兩百年,裡面的許多東西已經腐朽,文寶失效,而含湖貝的空間也略有縮小,但裡面有聖墟秘錄,有一定的價值。另外七個含湖貝存在時間不久,除了幾件舉人文寶失效,一些食物風乾,其他東西都可用。

    含湖貝里最多的就是舉人文寶!整整二十一件!

    可惜文寶都需要消耗才氣,而且不如紙上談兵可以獲得各種寶光和筆墨紙增強,除了文寶琴棋等物,其餘文寶救急可以,平常首選紙上談兵,其次是出口成章,最後選文寶。

    所以方運挑了兩套適合自己的進士文寶,其他的都放到一邊,以作它用。

    好東西不少,但最重要的是一張聖墟的地圖。

    這張地圖的許多地方都和方運見過的聖墟地圖一樣,還有幾處雖然名稱不同,但地點和描述一致,但有一個地方是方運從未見過的,也沒有任何描述。

    妖祖門庭。

    看到這四個字,方運的心臟不由得重重一跳。

    方運知道妖聖,可妖祖卻是從未聽過,敢稱妖祖的,起碼在妖聖之上,很可能是一尊相當於人族亞聖的妖族大聖,也有可能與聖人孔子持平。

    「其他舉人從不曾提過妖祖門庭,這或許是聖墟最核心的秘密之一,但也可能什麼都沒有,只是一個猜測,等到那裡一觀再做定論。」

    方運把這四個字和位置記住,然後徹底毀掉這幅地圖。

    一覺醒來,方運繼續裝身體未痊癒,依舊坐著輪椅。

    聖墟的陽光毒辣,還只是清晨就和午間差不多,地面燙得足以煎雞蛋,這些舉人的身體很強大,但在外面站一分鐘就會汗流浹背。

    吃過早飯,眾人來到一座大帳篷中議事,荀燁早早進來站在角落,默默地一言不發,等方運進來則微微點頭,表示問候,再也不像之前那般仇視方運。

    眾人到齊后,一起看向方運,下意識地等著他主持議事。

    方運也不怯場,微微一笑,道:「我只說建議,不發命令,就說說我的看法。我等二十餘人聯手,哪怕再次碰到狼蠻聖子那些人,也可正面而戰,沒人想和以前一樣去那些小地方探尋吧?」

    無一人反對。

    方運道:「我認為,我們應該向聖墟中心一探,不同意的可以說說自己的意見。」

    眾人想了想,互相看了看,無人反對,沒人發現方運用了一個小技巧,人們總是更趨向於「不直接站出來表達意見」,所以方運沒有說「同意的站出來」。

    荀燁似乎真的改變對方運的態度,一言不發。

    沒人反對,方運在眾人心中的形象再次提升,都認定方運得到所有人的認可,哪怕不當他是領袖,也把他當領袖的最佳人選之一。

    方運道:「既然大家不反對,那我們就決定深入。對了,不知大家對霧蝶有何看法?」

    眾人的目光不由自主亮起來,霧蝶可是聖墟最有價值的奇物,無論是筆老、硯龜、異木、怪草還是靈骨等等異怪,哪怕放眼所有古地,霧蝶也是最適合人族的奇物,單單霧蝶能把天地元氣化為弱水和奇風的能力就堪稱神跡。

    「您從靈骨那裡得到有關霧蝶的重要消息?」

    「是的。」方運說著,就把自己得到的有關霧蝶的信息說了出來,其實很多方面那些大世家都知道,不能算秘密,還有一些關鍵點方運沒有透露,不是想藏私,因為有荀燁在。

    眾人認真聽完,帳篷內的溫度明顯升高,每個人帶有一絲激動,那可是霧蝶,若是真能降服,對自身的助力極大,哪怕自己不用離開聖墟后販賣,連半聖都會出高價購買,價值遠在鳴雷石之上。

    「若是我們有人得了霧蝶,那收穫不會比方運……呃,不會比方師小。」韓守律道。

    「若是可以交換,我寧願用龍崖得到的一切換霧蝶。」方運道。

    「霧蝶當然更重要。」一人笑道。

    李繁銘道:「霧蝶的價值非同小可,若是交給半聖,必然可換一世大儒!可惜人人出力,最後只有一人得到,所以按照規矩,我等立下口頭君子之約,無論誰得到霧蝶,最後都要給予其他人一定的補償,哪怕現在沒有能力給別人寶物,但等日後文位有成,也應幫襯對方或對方家人,如何?」

    「這是自然,若是得到霧蝶之人最後忘記君子之約,我等也不會說什麼,只是聖墟的情分就沒了。」韓守律道。

    眾人見李繁銘和韓守律都如此坦蕩,紛紛應聲,每個人都參與這個君子之約。

    最後,方運道:「既然大家都同意去聖墟中心尋找霧蝶,那我們就以聖墟中心為最終目標,沿途去霧蝶最可能去的幾個地方搜尋,一箭雙鵰。」

    「贊同!」眾人紛紛點頭。

    「準備一下,隨後出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