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荀燁大叫著臉朝下摔在沙漠上,砂石在他的臉上磨出一條條血痕,隨後他無力地翻滾著。

    眾人愕然,還沒等看清,就因沙蜈速度太快,荀燁的身影消失在風沙之中。

    「唉……」

    沙蜈背上不斷響起嘆息聲,但無一人為荀燁求情,荀燁在聖墟阻撓方運和間接殺人毫無區別,尤其是在方運中毒的時候還罵方運是廢紙,最後又不出手相助,那麼現在更沒人願意救他。

    方運眉頭微微一皺,隨後舒展開,似乎想通了什麼,靜靜地看著前方的沙塵暴,一言不發。

    大兔子蹦蹦跳跳到沙蜈的頭頂前端,吱吱叫著,而沙蜈也時不時叫幾聲回應,一隻兔子和一條大蜈蚣聊得似乎很開心。

    沙蜈飛速前行,沙塵暴越來越稀薄,不多時,沙蜈離開沙塵暴的範圍,出了沙漠。

    沙塵暴之外非常明亮,眼前出現一片長滿青草的平原,在極遠處還有一座極為龐大的高山,山上到處是山路和妖族居住的山洞,還有少數人族風格的建築。

    眾人只覺壓在心頭的大石頭消失了,看著充滿生機的平原,長長鬆了口氣。

    但是,隨後所有人都愣住了,每個人都慢慢地仰起頭,看著星空,無比震撼。

    一顆顆碩大的星辰懸在夜幕上,每一顆星辰都比聖元大陸可見的星辰大數倍,好像隨時能掉下來,其中有數以百計的星辰簡直如同小月亮一樣。

    方運仔細觀察,發覺天空彷彿被無數透明的玻璃隔開,似是遠近不同的星辰都被一種莫大的力量牽引到上空,讓人有一種空間錯亂的感覺,但方運心裡知道,這些星辰的位置沒有變,只是星光的距離被恐怖的大威能改變,投射到妖祖門庭的星力增加數十倍。

    星辰如燈,遍布天空,照得妖祖門庭宛若白晝。

    「那就是傳說中的亂星棋盤吧。在一些特別的古地可以看到這種異象,傳說是孔聖與妖族眾聖以天空為棋盤,以星辰為棋子,一較高下。最終孔聖憑藉文曲星鎮壓亂星棋盤,驅逐萬星,險勝。」李繁銘喃喃自語。

    虎妖侯輕哼一聲。

    方運卻愣住了,因為他從未聽過這個傳說,想想那個場面,孔聖坐於虛空一側,眾妖聖坐於另一側,而雙方以星空的星辰為棋子下棋,那種壯觀根本無法用語言來描述。

    方運突然想起自己似乎在聖墟見過什麼東西,和這亂星棋盤一樣震撼,可怎麼也想不起來,下意識地進入奇書天地,隨後看到那幅潦草的鎖鏈巨爪畫,腦海中的記憶從無到有鋪開,回憶起了那天的情景。

    「那巨爪的力量果然可怕,竟然徹底抹除我的記憶。」

    看到的越多,方運越發覺得這個世界神秘和奇異,身為舉人,恐怕連這個世界的一角都沒有看全。

    「好像沒有文曲星。」一人道。

    「是沒有,這些星力對我人族無用,但對妖族來說卻是增長修為之物,妖祖門庭的妖族恐怕比妖界的還強。」

    「比妖界的普通地方強,但比月樹周圍應該略有不如。」

    「那是自然。」

    「得見亂星棋盤,不枉此行!哪怕一無所得也值!」

    沙蜈繼續前行,而方運等人仰著頭一直觀看亂星棋盤,每個人都沉迷在其中,似是明白了什麼,但又沒有清晰的感悟。

    不多時,沙蜈減速。

    「要到第一星城了。」

    眾人這才戀戀不捨放棄看星空,揉著酸疼的脖子看向山城。

    那是一座無比龐大的山峰,聖院的倒峰山只是普通的千丈高山,而這座山不知有幾萬丈高,完全超出常識。

    這山城綿延上百里,到處是盤山路,山壁處處是山洞,數不清的妖族生活在山城之上。

    山上有許多大面積的平地,許多妖族或在修鍊,或在切磋,或在死斗,或在集市交易。

    山城裡九成九是妖族,蠻族極少,而人族一個都看不到。

    山城之上處處有瀑布或河流,沿著山體流下,最後匯聚在東面,形成一處猶如海洋的湖泊,一望無盡。

    不多時,沙蜈來到山城腳下。

    山腳下四通八達,沒有城牆或城門,處處可以上山。

    「星城複雜,大人是人族,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們坐巨鷹上山。」虎妖侯說著,從含湖貝里拿出一個傳音海螺聯繫。

    不多時,一頭巨鷹俯衝下來,巨鷹的爪子上抓著一個巨大的籃子。

    等巨鷹落地,眾人才看到那巨鷹翼展竟然比沙蜈還長一些,十丈有餘,大得不像話,那巨大的籃子實際是一座大木屋,還有門,所有人陸續進去,虎妖侯則從籃子上面跳進去,眾人擠作一團。

    「咕咕……」那巨鷹叫了兩聲,然後扇動著翅膀,用爪子提著籃筐的把手,緩緩高飛。

    巨鷹越飛越高,而籃子不斷地晃動,每個人都感到特別不舒服,但只能忍著。

    不過眾人的注意力很快被籃子外的景象分散,在高空看妖祖門庭,有著不一樣的景緻,甚至能看到整座湖泊的輪廓,在湖泊的東面有一片無窮無盡的海洋,甚至偶爾可見巨大的海獸在從水中出現。

    眾人都感到好奇,這裡許多人都坐過大學士的平步青雲或大儒的飛頁空舟,可坐在大籃子里卻還是頭一次。

    巨鷹飛向山頂,而山頂的建築充滿人族風格,只是比普通人族的房屋大數倍。

    巨鷹把籃子放在一處寬闊的廣場,許多妖族正站在不遠處,緩緩靠近,一頭猿妖王和一頭熊妖王走在最前面,後面跟著許多妖蠻

    妖王相當於人族的大學士,不等它們靠近,方運等人就感到一股澎湃的氣血之力就在前方,耳邊傳來一陣陣擂鼓聲,那是妖王的心跳。

    「可是月衛大人?」那猿妖王面露喜色。

    虎妖侯先出去,但所有人都呆在籃子里不敢動,一起看向方運。

    方運笑了笑,挺直身體,慢慢向外走,牛山急忙跟上。

    走出籃子,方運立刻感到一道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尤其那兩道妖王的目光簡直猶如實質,自己的皮膚甚至感到微微的刺疼。

    「我便是。」方運鎮定地看向兩頭高大的妖王,猿妖王有兩層樓那麼高,而熊妖王足有三層樓高,都在低著頭。

    那猿妖王點點頭道:「果然是月衛大人。」

    但是,群妖中一個身穿黑色鎧甲的蠻人突然大喊:「此人不是月衛,乃是人族的天才方運!來人,就地斬首!」

    兩個身穿血肉金甲的牛蠻侯沖了過來,方運發現他們身上鎧甲的式樣和青銅巨門前那十頭妖皇金衛一模一樣,不過這些牛蠻侯身上鎧甲的血色更多於金色,鎧甲已經完全深入它們的血肉之中。

    方運隱約猜到那個蠻人的大概身份。

    「慢!」那猿妖王只說了一個字,兩頭牛蠻侯不得不停下。

    「猿兀大人,這第一星城難道成了人族的地方?」那蠻人道。

    「三皇子,此人月華之力濃郁,眼中又可見彎月,明顯是得月神欽賜的月華,怎能不是月衛?」猿妖王看向三皇子。

    方運仔細觀察那位三皇子,單從他的面相分不出他是哪個蠻族,但他有著突出的巨牙,瞳孔是墨綠色,全身獸毛濃密,皮膚如犀牛皮,身上也有各種妖蠻特徵,和人類有著巨大的差異。

    他除了一身人族式樣的黑色鎧甲,只有直立的樣子和輪廓像人。

    方運想起有關妖皇的傳說,說他血脈很雜,不過這在蠻族中很正常,蠻族有近十分之一的蠻人無法分到某一種族群。

    三皇子道:「據我所知,人族每次進入聖墟前都會吟詩作詞,然後偷取月華之力。而且今年的月華之力比以前更多,你不知道,但我早已得知。」

    「我作證!」一頭狼蠻人從群妖中走出來,正是之前攻打星妖蠻村莊后被方運嚇走的狼蠻聖子。

    「聖子殿下。」三皇子微微施禮,但態度並不十分恭敬。

    聖子雖然是妖聖親生子的稱呼,但妖皇是半聖之下第一妖蠻,公認三年內可封聖,到時候三皇子也會成為聖子,與狼蠻聖子平起平坐。

    狼蠻聖子沖三皇子微微一笑,絲毫沒有聖子的架勢。

    猿妖王面無表情地看著三皇子,反問:「殿下,就算此人的詩詞傳天下,竊兩倍月華,不,就算他有五倍的傳天下月華,能目含彎月嗎?」

    「這……」三皇子和狼蠻聖子相視一眼,一時間無法回答。

    猿妖王道:「此人就算有十倍傳天下的月華,也只能形成彎月虛影,但此人眼中的月華是實的。若非月神欽賜,他絕無可能如此。人族中,至少是大學士才可能眼中有彎月,可那種人的月華絕無這等凝實純粹。我猿族和狐族掌握妖族典籍和歷史,他是不是月衛,我比你清楚!」

    方運仔細觀察,這猿妖王的氣血氣息浩瀚神秘,血腥味極淡,不像三皇子和狼蠻聖子有那麼濃烈的血腥味,應該是典型的星妖蠻,明顯不喜血妖蠻。

    那熊妖王道:「自古以來從無任何妖蠻敢冒充月衛,人族更不可能在我第一星城冒充。」

    三皇子突然咧嘴一笑,道:「我聽說第一星城有月神遺物,是月神親手製作的雕刻。我們可讓方運在那遺物面前說自己是月衛,若是真,則那月神遺物不會有異動,若是假,月神威能無邊,必然會神罰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