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結伴?實在抱歉,恐怕不行,我在找我們人族的朋友。」方運面帶微笑。

    方運聽說過斗極這個名字,而且知道有關他的不少事,作為妖蠻兩族年輕一代最出色的聖子,人族向來加倍關注。

    方運說著仔細觀察周圍的環境。

    除了兩側的石壁,前方的道路和漫天的迷霧,方運什麼都看不到,連野草苔蘚都沒有。

    而一同進第五長廊的友人一個都不在,徹底失散。

    斗極看著方運,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鋒利潔白的龍牙,道:「我與你順路。」

    「斗極兄既然身為妖族聖子,一定很了解這彗星長廊吧?」方運邊走邊道。

    斗極跟在方運身後,道:「的確知道一些,但知道的不多,比如這第五長廊,是一處迷宮。」

    「的確很像是迷宮。」方運道。

    一人一龍沒有再說話,默默地向前走。

    方運也沒有問斗極為什麼不能飛不能爬山這類廢話,這裡竟然是迷宮,自然有強大的力量遏制所有人。

    不一會兒,斗極道:「我看你似乎對這第五長廊並不了解,你難道沒聽長輩說起這裡?」

    「我對彗星長廊所知甚少。」方運道。

    斗極道:「既然你我順路,那我就說說第五長廊。這第五長廊和其他長廊不同,這裡面有寶物,也有危險。」

    「危險?」方運道。

    「是的,這裡面囚禁著一頭古妖。我們只要碰不到古妖所在的地方,基本不會有危險,總會走出迷宮。」

    「多謝斗極兄相告。」方運道。

    斗極笑嘻嘻地道:「你我都被困在迷宮,自然要一起聯手出去。對了,這處迷宮的環境特別適宜延壽果生長,若是見到延壽果,你可摘下。我就不要了,延壽果對我們龍族毫無作用。」

    「蛟聖宮果然財大氣粗。」方運道。

    「沒什麼,互利互惠嘛。」

    方運道:「若我所料不錯,你為這聖墟準備了很久,不可能被這第五長廊難住吧?我不信以蛟聖的力量,連這裡迷宮的地圖都沒有。」

    「別提了!我不是說這裡有古妖嗎?那古妖的力量會讓迷宮經常變化,別說父親,就算妖祖都不知道第五長廊會發生什麼變化。」斗極的語氣無比輕鬆,一點不把方運當外人。

    「迷宮變化?看來那古妖非比尋常。希望我等可以找到一條出路。」方運一邊說,一邊在奇書天地中畫簡圖,記錄下迷宮的每一段路程。

    「你們人族比我們妖族更擅長動腦,你有沒有離開迷宮之法?」斗極道。

    「迷宮本來就沒有定式,怎麼可能有離開之法。不瞞你說,我現在毫無頭緒。」方運道。

    「沒關係,若是你能帶我儘早出迷宮,我會勸龍嶺離開,讓他不殺你。若是你我離開得太晚,被龍嶺搶先到達第七長廊甚至成為星之王,那就沒辦法了。」斗極無奈地道。

    方運邊走邊道:「斗極兄,我對這第五長廊毫無所知,你既然想走出迷宮,不妨開誠布公談,把你知道有關第五長廊的事都說出來,好讓我有個參考,說不定我會因為你的話而找到離開的線索。」

    斗極眉頭緊皺,想了好一會兒才道:「妖族有關彗星長廊的傳說很多,真真假假流傳了數千年,很難確定。不如這樣,我們一邊走一邊說,或許有線索。」

    於是,一人一龍在迷宮裡走,人在前邊走邊聽,蛟龍在後邊走邊說。

    「我聽一頭妖王說過,這彗星長廊有極大的秘密,非同小可,妖祖十分重視,之所以用來考驗妖將,就是掩妖耳目……」

    「據說彗星長廊一共出現過七個星之王,除了那個倒霉的孔家之龍死了,妖皇和……那位還年輕,其他四個星之王都拜入妖祖的門下,最後都成功封聖。」

    「不過也有妖說這彗星長廊是個幌子,那星之王的王座才是真正的寶貝,那才是妖祖賜予的力量。彗星長廊本身其實沒有多大的力量……」

    「妖祖是星妖蠻,但他的許多弟子卻成了血妖蠻。幫商紂王建造朝歌城的就是妖祖的一位弟子,被孔聖殺死的大聖你記得吧?它就是妖祖的弟子,據說他攻打人族是因為一個大秘密,可惜被孔聖殺了吃掉,它的肉一定很好吃。」

    方運認真聽著,斗極一點都不像傳言中那個無比兇狠的蛟聖之子,反而像是一個話癆。

    走著走著,一頭和方運差不多高的大黑虎飛奔而來,雙方一愣,同時停住。

    方運認得這頭虎妖,他們剛進入第四長廊的時候,這頭虎妖聖子正好在橋尾的半里處,最後以一條前腿的代價成功通過第四長廊。不過,這虎妖聖子此刻前腿完好,絲毫看不出受傷的痕迹。

    虎妖聖子看到方運沒有絲毫變化,但看到斗極后眼中閃過一抹驚恐之色,隨後稍稍低著頭,道:「您也在這裡?」

    斗極笑道:「虎暗,你也沒找到出口?」

    虎暗哭喪著臉道:「我已經被繞糊塗了。我明明記得路,可走到死路回返的時候,卻發現道路變了!」

    「你也發現了?」斗極臉上的笑意消失。

    「是的,我懷疑這迷宮是在不斷變化的,你們說會不會是石獅子在搞鬼?」

    方運搖搖頭,石獅子搞鬼的可能性太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你還有什麼發現?」方運把話題引到正規。

    虎暗想了想,道:「我聞到過幾個熟悉的妖族的氣味,本來想沿著氣味尋找,但他們的氣味最後都把我引到死路,十分奇怪。我們虎族進過彗星長廊的前輩說起過第五長廊,和這裡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第五長廊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方運問。

    「我也不知道啊。怎麼辦?」斗極看向方運。

    方運搖了搖頭,隨後看了一眼虎暗的爪子,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氣息。

    突然,大地震動,山壁搖晃,方運站立不穩,急忙扶住石壁。結果那石壁突然變軟,隨後化為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形成莫大的吸力把方運吸了進去。

    「不好!」斗極和虎暗同時逃跑,但那股吸力無比強大,結果他們兩個妖族和方運一樣被山壁吸了進去。

    「該死的『負岳』!」斗極在最後突然罵道。

    方運感覺自己的身體被粘稠如膠的東西包圍,這不知名的東西散發著刺鼻的異味,同時自己無法睜開眼,完全被那粘稠的東西封住。

    接著,方運感到自己的身體從半空掉落。

    噗通……

    方運意識到自己掉進水中,但隨後一股熟悉又無冰冷的寒意衝進身體,衝擊文宮,這寒意充滿了狂暴,好像下一刻就能徹底凍死他。

    「是比落星橋的寒意強數十倍的彗星寒意!」方運做出判斷後,發現包裹自己的粘稠物似乎被這水給溶解,於是猛地睜開眼,發現自己位於一處冰冷的河流中,急忙以文膽之力護住身體,快速上岸。

    方運發現自己雖然有控水的能力,但卻無法控制這河水。

    這河水也與眾不同,不是透明的,而是如水銀似的銀色液體。

    方運上了岸,身體表面的銀色河水立刻結成銀色的冰,那冰看似很薄,可卻好像能凍結萬物。方運的文膽即將邁入二境,強大的文膽之力外放,震碎身上的寒冰。

    冰屑四散,銀光閃爍,格外美麗,然後奇異的一幕出現,所有的冰屑化為銀色的水滴,流回河水裡。

    噗通!噗通!

    方運看到斗極和虎暗掉進河裡,一龍一虎身上冒著熊熊的氣血火焰,大叫著衝到岸上。

    方運看著驚魂未定的兩妖,微笑問:「斗極兄,什麼是『負岳』?」

    斗極的眼中閃過一抹陰色,隨後恢復正常。

    「我跟你說過,這第五長廊有一頭古妖。準確來說,是一頭古妖之子,它在很小的時候就被囚禁在這裡。這頭古妖是『負岳』,據說最強的負岳可以背負著一顆星辰橫行萬界。不過負岳十分稀少,比你的霧蝶都稀少。」斗極說話的時候看了一眼方運的胸口,霧蝶正在裡面呼呼大睡。

    方運點了一下頭,什麼都沒說。

    「妖祖似乎需要負岳做一件事,但那負岳認為是妖祖殺了它父母,所以他寧死不從,於是被妖祖扔在彗星長廊,承受彗星寒意煎熬。這本來沒什麼,問題在於妖祖消失了很久,而這負岳被鎮壓了不知道多少年。因為妖祖不讓它修鍊,它經常一睡就是數百年。不過負岳終究是古妖,哪怕從不修鍊,過了數千年也已經有大妖王的實力,再上一步就是妖聖。」

    方運道:「你的意思是說,是負岳把我們吸到這裡?這裡是什麼地方?」

    斗極四處張望,道:「這裡似乎是第五長廊的地下,可能是妖祖鎮壓負岳的地方。」

    方運看著那銀色的河水,問:「斗極兄,這銀色河水是什麼?」

    斗極搖頭。

    方運看向虎暗,虎妖聖子也搖頭。

    方運沒想到兩頭妖族一問三不知,只得一邊想辦法,一邊看四周。

    這裡非常陰暗,明眸夜視的力量讓方運把一切盡收眼底。

    這是一條通道,這通道大約二十丈寬,三丈高,一眼看不到盡頭,除了有一條奇怪的銀色河水在緩緩流淌,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