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蛇族聖子蛇枯的聲音如同磨刀的沙沙聲,讓每個人心驚肉跳。

    顏域空外放文膽之力籠罩所有人,低聲道:「方運,你有何看法?」

    方運立刻道:「具體方式還需要商討,但對付蛇枯的大概方向有兩個。一是速戰速決,以雷霆萬鈞之勢將其斬殺。二就是拖,拖到他大意,拖到他的氣血消耗到一定程度,然後再將其殺死。這裡既然可以輕鬆化虛為實,那我們就要利用好這一點!」

    孔德論一聽,吃驚地道:「你還有精力作詩?而且有信心做出對付蛇族聖子的詩?」

    「蛇族聖子雖然在這裡如魚得水,但他終究是個妖族,終究還只是妖將。你們也知道,現在的問題不是如何殺他,而是如何逼它來。以蛇族的天賦,配合這毒霧,他幾乎是不死之身。」方運道。

    「是啊,人族只有一個樣,妖蠻卻有千百種,無論是天空、水裡、沙漠還是這種地方,總能有妖蠻可以迅速佔據絕對的優勢。而我人族則無法快速融入環境,只能慢慢適應,等很久之後才能完全佔據和妖蠻相同的地位。」

    「德論,你曾與蛇枯交手,他除了殘忍和狡猾,還有什麼特點?」

    「怕死!域空說的沒錯,妖蠻有千百種。你們知道,蛇是冷血的,哪怕他們氣血沸騰,也能比其他妖蠻更容易保持理智。所以只要沒有打到他們的七寸,蛇族幾乎就是妖族最優秀最理智的族群。」

    方運無奈道:「是的。若是在雪崩坡或者落星橋,我們殺這蛇輕而易舉,因為那些地方很冷,蛇族受到很大的限制,可是這裡沒有彗星寒意,而且全是毒霧,簡直就是蛇族最佳的獵場!」

    「或許這就是天之道吧,蛇族聖子在前面幾場堪稱丟盡妖族聖子的臉,但在這裡,他是當之無愧的王者。龍嶺或狼蠻聖子請他阻礙我們,恐怕根本不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因為,蛇枯喜歡獵殺人族!」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你快速說一下蛇枯的幾個典型事迹,好讓我們對他有更清晰的認識,從而尋找對付的手段,哪怕沒有手段,也能找到時機。」

    「好。」

    於是,孔德論就講述有關蛇枯的故事,方運不斷地插嘴,特別注意一些細節。

    這時候眾人的才氣充沛,此地的毒霧也很稀薄,蛇枯不可能進行攻擊。

    聽著孔德論講述蛇枯的故事,眾人的眉頭皺得更緊。

    孫乃勇輕嘆一聲,道:「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妖族。我人族領兵,需要經過長年累月的學習,還要經過大量時間的磨練,還要不斷承受失敗和打擊。可蛇族等這類妖族,簡直就是偏門的天才。比指揮戰爭,我對陣蛇族可以以一敵十,但在小規模的戰鬥方面,我恐怕會被蛇族當猴子耍,再聰明的頭腦,也比不上它們的天賦。你們輸得不冤,換成兵家子弟去了,也是有敗無勝。」

    方運放下板衣,用毛筆寫下蛇枯的一些特點,嗜殺、兇殘、謹慎、狡猾、冷血等等充滿蛇族獨有的矛盾性格。

    最後,方運還有兩個字沒有寫在紙上。

    驕傲。

    方運知道只要自己寫出來,無論怎麼遮掩,蛇枯總有辦法看到,所以就讓它看到可以看得,而把不能讓它知道的徹底隱藏起來。

    方運在使用蛇族捕食的手段。

    眾人走了一刻鐘,前方的毒霧突然變得更濃,華玉青的醫書明顯支持不住,只能退後,其他人利用種種手段防守,或者被動防護,或者以風吹走迷霧。

    又過了一段時間,前方的毒霧變得更加厚重,顏色更深,乍一看像深綠色的雲。

    在眾人的眼裡,已經不知道自己身在第六長廊的何處,只能看到四面八方的迷霧,只知道向前走才是唯一的出路。

    突然,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冷風吹過,讓人毛骨悚然。

    孔德論立刻大喊:「注意!是蛇族的化蟲術,以氣血為媒介,把劇毒化為毒蟲,飛天鑽地無孔不入!我有經驗,凍結地里的毒蟲,其他地方就交給你們了!」

    於是眾人提筆注視四周,做好準備。

    那窸窸窣窣的聲音很快變成了嗡嗡的聲音,隨後眾人就感到鋪天蓋地的綠色毒蟲撲來,前後左右、空中地面,毫無死角,甚至連地底深處都傳出震動。

    地面的蠍子,天空的毒蚊,土裡的蜈蚣等等如綠色的潮汐撲來,這些蠍子格外大,都有拳頭大小,但毒蚊卻格外小,小如針眼。

    但眾人之前早就聽孔德論說過對付毒蟲之策,立刻有人詠誦火焰戰詩,焚燒所有的毒蟲。

    但是,方運感覺不對,因為火攻燒真正的蟲子有效,燒少量的妖術毒蟲也有效,可這裡的毒蟲實在太多了,被火焰灼燒后,立刻形成毒煙。

    方運正要問懂毒的醫家傳人華玉青,華玉青突然大喊:「不要用火攻!馬上以風驅散,快!」

    眾人迅速改變戰鬥方式,收火而揚風,風殺蟲子不如火,但也不會讓毒蟲形成毒煙。

    「不愧是蛇族聖子,知道我們善用火攻,所以故意挖了一個大坑讓我們跳,若是沒能發現,再遲一會兒,那毒煙恐怕會成為他攻擊我們的利器。」

    孔德論慚愧道:「我太相信以前的戰術,沒想到幾年不見,他更狡猾了。」

    「這不怪你,它若是連這個能力都沒有,也不會獨自阻攔我們。不過,他終究是一條蛇,絕不可能阻攔我們!等臨近第六長廊出口,我等一鼓作氣衝殺過去,他能奈我們何?」方運自信地微笑道。

    「方運,你有后招?」

    「你們就等著瞧好吧!只要堅持到最後一里,我有辦法讓你們以雷霆之勢衝過去!」方運充滿了自信。

    眾人之前吃了個不小的暗虧,本來情緒低落,現在聽方運這麼說,之前的負面情緒一掃而空。

    眾人繼續向前走,但很快發現,濃霧中的毒蟲源源不絕,而且量極大。

    方運不相信蛇枯會在這裡就消耗這麼多的氣血,照這麼消耗下去,哪怕對方是聖子也支持不過一刻鐘。

    方運心中一動,想起之前孔德論說過有關蛇枯的一件事,立刻道:「這些蟲子恐怕有虛有實!誰有鑒別的方法?」

    「我來!」孫乃勇胸前立刻浮現一本兵書,兵書外放出稀薄的星光灑落,不同的蟲子的顏色立刻有了明顯的變化。

    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蟲子是深綠色的,而整整九成的蟲子是淺綠色的。

    「我方才也覺得奇怪,正要提醒。」宗午德道,其中幾個舉人點頭,他們也都有所發現,只是不像方運這般果斷而已。

    孫乃勇的兵書剛出現,後續的毒蟲就明顯減少,眾人暗嘆蛇枯不僅狡猾,而且也很有決斷,絲毫不拖泥帶水。

    接下來,眾人陸續交鋒,或者方運想出應對之策,或者其他人發現蛇枯攻擊方式里的缺陷,然後破解。

    隊伍不是很快但很穩地前進。

    越是走下去,眾人越是有信心,因為這裡的人都是人族一代精華中的精華,哪怕蛇族聖子的天賦再強,再狡猾,可在如此多人的智慧下,也就不可能取得絕對的優勢。

    而且人族和妖蠻不同,人族是一個特別容易滾雪球的種族,一旦人族適應某個地方並紮根,就會以妖蠻無法想像的速度繁衍,然後獲得這一片地區的統治權。

    妖蠻擅長快速適應一些環境,人族適應的慢,但經過長時間的適應后,能改造環境!

    之前方運讓孔德論詳細講述蛇枯的事情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幾乎每個人都從中發現了蛇枯的一些特點,無論蛇枯用什麼手段攻擊,總有一個人能以很快的速度做出判斷。

    「哈哈!方運,看來一切都很順利,只要到了最後一里,我們就安全了!」

    「你放心吧。」方運越發自信,眾人因為方運的自信而士氣高漲。

    「方運,你的眼光真好啊!若沒有牛山和犬析,我們現在恐怕已經出現傷員。」孫乃勇贊道。

    「他們一妖一蠻的功勞不僅不弱於我們,恐怕還要勝過我等!那蛇枯的手段防不勝防,若不是他們兩個經常迅速救援,我現在起碼會被廢掉一條手臂。」李繁銘道。

    「若是能用戰畫召喚出妖蠻助手,我們根本不怕,可現在我們不能借用外力,多虧了他們兩個。」

    不多時,方運突然自信一笑,道:「離門口不遠了,它的阻撓已經失敗!」

    「方運,你今日有些過於自負啊。」顏域空提醒道。

    其他舉人沉默不語,之前方運的確有些自信過頭,不過因為能鼓舞眾人的士氣,也沒人能說什麼。

    哪知方運笑道:「停下!你們誰有辦法探一探周圍主要的情況,不要怕消耗氣血!」

    眾人一愣,隱約猜到一個可能。

    「這種事自然要交給我們兵家!我這兵書也算物盡其用!」就見孫乃勇胸前懸浮的兵書有幾頁徹底燃燒,然後化為幾道流光向四面八方飛出去。

    片刻后,孫乃勇面色大變,道:「不好!前有毒血蟲巢,後有十多個妖蠻將尾隨!不對,是大好!那毒血蟲巢離我們太遠,馬上撤退,蟲巢奈何不了我們!我明白了!蛇枯阻撓我們的手段很多,但要說能把我們徹底留在這裡,只有那麼區區幾種可能。你之前反覆說可以衝過去,故意蔑視他,就是在逼他用毒血蟲巢等幾種威力大但有明顯缺陷的手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