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族果然不堪大用,堂堂凶君竟然被一首詩嚇成這個樣子。那麼,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龍蠻祖靈二境的威力。」

    龍嶺說完,身後的白骨龍頭突然張開大口,把他吞進去,隨後白骨龍頭迅速變化,化為一頭十丈長的骨龍。

    這骨龍通體如白玉,低聲一吼,竟有掌控天下的威儀,如天地皇者降臨,周圍的所有妖蠻都感到心驚肉跳,如同見到天敵一般。

    骨龍的身體表面浮現數不清的金色龍紋,一道道龐大的氣息在他周身翻滾升騰。

    周圍的毒刃雪自始至終都在瘋狂飛旋,哪怕遇到這裡的看守者霜犬都毫不留情,可現在,龍嶺周身三丈內沒有一片雪花敢靠近!

    「身化真龍!」凶君這個時候終於明白自己犯了一個大錯誤,根本不應該用那秘寶之地與龍嶺交換星之王,因為這龍嶺的血脈和力量已經不遜於同層次的蛟龍,一旦完成血脈純化,龍嶺就會馬上脫去蠻身,直化真龍。

    跟血脈純化后的龍嶺的天賦比,哪怕是妖皇都要稍遜一籌,甚至蛟龍一族的天才斗極也不能比,只有真龍一族的天才才能與他相提並論。

    鷹炎嚇得振翅後退,心中驚駭,這龍蠻在以前並不出色,可晉陞祖靈二境后,竟然化為前所未聞的恐怖真龍,連蛟龍一族都難以做到。

    「我本來想用這龍身對付斗極,以報舊時之恨,既然你欲自尋死路,我便成全你!我要讓萬妖都知道,妖皇不是中興之主,我龍嶺才是!」

    連毒刃雪都臣服在龍嶺的氣息下,其他妖蠻更是不堪,但是,一聲慘烈的龍吟從方運的紙上發出,穿雲裂石,把龍嶺的氣息壓下大半。

    風雪逆飛,倒卷龍嶺。

    凶君定睛一看,方運的詩成后,吸收了大量的天地元氣和文曲星力,已經化成一股恐怖的力量。

    書法一境筆落有聲的聲音終於傳出來。

    「眾聖執筆決雲霓,直取天河下帝畿。戰死玉龍三十萬,敗鱗風卷滿天飛。」

    「他怎敢如此寫!怎能把下雪寫成眾聖屠玉龍!」

    凶君更加驚駭,眼前明明是下著大雪,可這詩一出,凶君彷彿看到雲朵之上,眾聖提筆出戰,從天河而下直取妖界帝都,殺死三十萬玉龍,龍鱗四散,玉色的龍鱗被風卷著滿天飛。

    「這首古韻詩怎麼會有詩魂?」

    就見方運周圍形成強勁的旋風,他一人立於風中,頭髮飄飛,衣衫獵獵,雙目中竟然浮現兩輪滿月。

    凶君立刻想起來,狼離的月相神石曾莫名其妙消失,原來被方運所得。

    奇異的是,在滿月之後,凶君還看到一圈太陽的光輝,這光輝中隱含著和龍嶺所化骨龍相近的氣息,都有銜日吞天之威。

    「嗷……」

    那凄厲的慘叫久久不息,方運身前的紙頁燃燒,化為一團龍形火焰飛到方運上空。

    十里內的所有毒刃雪先是被強大的戰詩驚退,隨後一起向龍形火焰飛去,無數的雪花聚集在一起,漸漸化為一條雪龍,從龍頭開始,龍頸、龍身、龍爪、龍尾等等徐徐出現。

    雪龍俯視眾人。

    龍如雪雕,但,威如山嶽!

    雪龍目光所及之處,寒氣降臨,大地冰封。

    凶君連話都來不及說就被冰凍住,兩頭聖族豹妖也一樣被凍成冰塊。

    以龍嶺為首的四個聖子周身氣血充足,足以抵抗雪龍目視,但已經失去反擊的能力,哪怕是龍嶺身化真龍,也被這奇異的力量所束縛。

    這首詩是眾聖在屠龍!

    龍嶺驚道:「你怎能有龍形詩魂?你明明是人族!」

    鷹炎突然兩翼一振,化為一道火光逃離,在逃跑的途中傳話。

    「想想清江蛟王吧。我只是好奇他哪來的那麼多才氣。我走了,這星之王不要了,什麼妖族未來大敵我也不敢殺了!」

    鷹炎一逃,那一虎一熊兩頭聖子跟著逃跑。

    「龍嶺,對不住了,這他娘的是斬龍詩!你死就死了,別連累我們,我是虎!」虎妖聖子一邊大叫一邊跑。

    熊妖聖子一句話也不說,呼哧呼哧地悶頭跑。

    龍嶺眼中的驚恐之色僅僅停留了一瞬間便消散,並轉化為決死之意,它怒吼一聲,周身散發出一種奇特的氣息,那彷彿是萬龍之首、萬物之主才能掌握的力量。

    星之王座附近的霜犬難以置信地看著龍嶺,差一點要跪下來。

    連那雪龍都差一點要臣服,但方運卻從口中吐出一個奇聲怪調的字,聲音中透著蒼茫亘古,明明沒有什麼力量,卻猶如巨石一樣壓在龍嶺的頭頂,徹底擊潰龍嶺那奇異的氣息。

    龍嶺身上的龍骨出現細密的裂痕。

    「你……你竟然能破我蒼龍之威,你……你懂古妖語?而且是那種最頂級的傳承!我都不會!」龍嶺要瘋了,一個人族詩寫的好就罷了,可竟然連古妖之語都懂,因為真正的古妖語學不會,只能靠傳承才行。

    人族能得到古妖的傳承?龍嶺感覺天下大亂了。

    「請上路。」

    方運伸手一指龍嶺,天空那條雪龍俯衝而下,身體急速旋轉著,帶著刺耳的破空聲撞在龍嶺的身上,隨後化為雪花組成的龍捲風,瘋狂地絞殺龍嶺。

    不多時,雪龍捲風向四面八方散去,天空的雪花重新恢復原本的狀態。

    只是許多雪花的邊緣隱隱閃著紅暈。

    龍嶺和凶君以及兩頭聖族豹妖徹底化為烏有,連一滴血一點骨頭渣都不剩,全都被雪龍捲風絞成細碎的顆粒。

    不過由於所有人的含湖貝或飲江貝都被彗星長廊的力量保護,都落在地上。

    屬於凶君的飲江貝完好無損地被白光包裹著,而另外三個妖族的飲江貝同樣被白光包裹,但因為主人身死,已經破碎,需要特別的方法才能取出。

    方運看著凶君分神的飲江貝。

    凶君和蒙家耗盡八年的積累和掠奪,到此為止。

    「死的是你。」

    方運的身體輕輕一晃,他的文膽之力沒有多少損耗,但才氣卻耗盡,若不是這裡有文曲星力和大量的天地元氣,自己的才氣根本無法支撐這麼強的戰詩。

    方運回想方才的那詩魂形成的龍形火焰,感到怪異,隨後快步向前,收起四個飲江貝。

    方運緩緩走向寒冰王座,身邊的小流星直奔星之王座而去,圍繞著星之王座盤旋。

    星之王座下面,站著霜犬。

    方運看著霜犬,問:「還需要我擊敗你一次嗎?」

    「您已經是星之王!」霜犬兩條前腿跪在地上,低頭不語。

    方運抬頭看向星之王座,這王座不像是給人族打造的,也不像是給普通妖蠻打造的,因為足足有五層樓那麼高,不知道多大的巨人才適合坐在上面。

    方運正愁怎麼上去,發現星之王座投射出點點星光,落在自己身上,而自己漸漸變大,變成了一個巨人,最後正好適合坐到星之王座上。

    方運穩穩地坐在星之王座上。

    霜犬的兩條後腿也跪下。

    在坐到星之王座的一剎那,方運眼前一陣恍惚,隨後發現自己的視覺和感知正在迅速向四面八方延伸,瞬間擴張數十里,感知到鷹炎和兩頭妖族聖子正在一處隱秘的地方。

    「走吧,不要留戀了,方運必然成為星之王,然後殺光我們!」

    「可惜,兵蠻聖到底怎麼了?怎麼突然不出手了?」

    「唉……萬一方運活下來,我們必須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全妖界,要讓所有妖蠻知道,最多五十年,兩界將會變天。」

    「龍嶺很強,他應該能堅持一陣,足夠我們使用冰石逃跑。」

    三個人手中的冰石散發著微微的光芒,他們沒有選擇回廣場,而是選擇離開彗星長廊。

    突然,一個雄壯的聲音在他們耳邊爆開,震耳欲聾。

    「我說過,讓你們去黃泉路上等我!」

    三頭妖族驚駭欲絕,還不等求饒,一股無形的力量進入他們的身體,徹底剝奪三頭聖子的性命。

    方運的視覺和感知繼續向前延伸。

    看到第七長廊門口的那些舉人和妖蠻,還有那頭一身的毛髮已經掉光的猿妖。

    然後掠過第六長廊,看到第六長廊門口站著許多妖蠻,可他們始終不敢進入那蘊含聖道之音的地方。

    隨後方運又看到那些中途停止跟隨他的舉人,那些舉人都聽到兵蠻聖的聲音,都在為方運惋惜。

    接著,方運又看到荀燁。

    荀燁緊張地望著星空,不知道在想什麼。

    不多時,方運看遍整座彗星長廊,視野離開彗星長廊。

    方運的眼中是無盡星空。

    妖祖門庭的上空,一座山狀巨物終於完全通過兩界之壁,降臨在上空。

    方運看到,一頭足足有五層樓那麼高的狼蠻人被壓在巨山之下,這狼頭人身的巨漢正用後背頂著巨山。

    隨後,那巨山重重一壓,狼蠻人身體爆開,化為數不清的碎肉血滴向四面八方飛濺,妄圖逃跑。

    但巨山突然外放出一條由數不清書籍粘連而成的鎖鏈,那鎖鏈只有一條,但輕輕一攏,困住所有的碎肉血滴,然後縮回巨山中。

    巨山快速升空,從來時的地方消失不見,最後天演星路收起。

    妖祖門庭恢復平靜。

    方運望著星空盡頭許久說不出話來,思索良久,眉頭舒展。

    「殺光彗星長廊所有血妖蠻,我今日斷妖蠻一代之希望,他日掘妖蠻萬世之根基!」

    方運下令,一道道可怕的星力出現,所有的血妖蠻或頭顱掉落,或身體爆開,或化為膿水,被不同的星力所滅。

    方運正要參悟星之王的秘密,突然,奇書天地動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