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進沙塵暴是為了找尋你!你出來了便好!」顏域空同樣以舌綻春雷回應。

    接著,宗午德笑道:「月皇的待遇就是好啊,剛出彗星長廊就有巨鷹和妖王迎接,好大的排場。」

    方運無奈一嘆。

    犬妖王立刻吼道:「滾開!方運破壞彗星長廊,乃妖聖欽點囚禁的要犯,不得喧嘩!」

    方運心中惱怒,隨即道:「不必擔心,妖聖大人有請,我很快就會沒事。」

    巨鷹疾馳而去,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

    「方運是被抓走了?」孔德論愕然,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

    「妖聖要抓方運?祖原的妖聖只有妖祖的後裔,他們要抓方運,星之王的名號也未必有用啊。」

    「你們過慮了,或許是祖原的妖聖想找方運聊天或未可知。」

    「你看那頭犬妖王的態度還看不出來?若真僅僅是聊天,其他妖王怎能不阻止他那麼說?」

    「你們不要忘記,星妖蠻也是妖蠻,它們終究比人族要兇殘得多。那犬妖王既然這麼說,一定有其道理。方運的聖道,真是多災多難啊。」

    「以前的星之王是否得到妖聖接見?」

    「怎麼可能!妖族的星之王被外人得到,妖聖見外人是打自己耳光嗎?」

    「閉嘴!怎能對妖聖如此不敬?」

    「咳咳,當我沒說。唉,希望方運無事。」

    眾人望著變成小黑點的巨鷹,久久不語。

    巨鷹陸續落在第一星城的山頂上,一些來不及跑的妖蠻被巨鷹扇動的風吹得連連後退,跌倒在地,惹得周圍傳來一陣鬨笑聲。

    方運從巨鷹上跳下來,跟著猿族大妖王向前走,其餘妖王跟在後面。

    十多個妖王聚在一起,周圍的空氣都在輕微震動,一股股強勁的威壓向四面八方擴散,沿途的妖蠻全都低著頭,不敢有半點冒犯。

    第一星城山頂有一些大山洞,其中最大的山洞供奉著妖祖,猿族大妖王帶著方運路過最大的山洞,走到不遠處一處較小的山洞口。

    犬妖王輕哼一聲,道:「毀我彗星長廊,讓我族裔再也無法進入修鍊,妖聖不會輕饒你。」

    方運扭頭道:「你怎麼知道是我毀了彗星長廊?你是不是跟血妖蠻勾結?妖聖大人還沒下定論你就這樣說,在祖原,妖聖都要聽你的?」

    「你不要栽贓我!是一頭狐妖所說,他說你們人族是一起從第五長廊的迷宮離開,一個都沒有漏掉,而且還非常快,必然是跟逃跑的負岳勾結。一定是你們幫助負岳逃脫,最後又想方設法破壞整座彗星長廊。」

    方運沒想到那頭狐妖這麼聰明,從一些蛛絲馬跡猜到這麼多事情,一些關鍵地方猜得一點都沒錯。

    「就因為他猜測我是,所以就要囚禁我?可笑!虧你還是妖王!」方運毫不客氣道。

    「狐族和猿族向來出智者,他們既然懷疑你,那就差不離。更何況,兵蠻聖為了殺你強行進入我祖原,彗星長廊被毀也必然與你有關!」犬妖王道。

    「聒噪!」

    整個山頂突然一震,一根毛茸茸的光影手指出現在天空,那光影手指無比巨大,僅僅指尖都比一頭妖王還大。

    方運驚訝地看到,那光影手指按在犬妖王的身上。

    「噗……」

    犬妖王的身體堪比精鋼,但此刻如同被人按住的螞蟻一樣,被捏成肉餅。

    「惹我心煩的狗東西!」那宏大的聲音響起。

    整座山頂的妖蠻呼啦啦全都跪下。

    方運額頭差點滲出冷汗,妖王相當於大學士,在各族都是高層力量,一個妖王能支撐一個大部落,而一個大學士能穩固一州之地。

    人族半聖可不能像這樣隨手殺大學士,必須要師出有名,可妖聖殺妖王就跟殺小雞一樣,說殺就殺,實在是太兇殘了。

    「方鎮國,進來談吧。」

    許多妖王震驚地偷偷看著方運的背影,妖聖竟然稱呼方運的別稱,這絕對是極高的禮遇,連大儒都沒資格,起碼也是文宗那個層次才行。

    方運暗暗鬆了口氣,雖然這妖聖有些過於兇殘,但看來不像是為難自己。

    方運進入山洞,露出一絲無奈之色,這種地方相當於人族祭拜半聖的聖殿,若是在人族,哪怕不是富麗堂皇也應該氣勢恢宏。

    可妖族倒好,就是一個巨大的山洞,山洞最裡頭有一塊青色的石柱,上面有一些簡單的花紋,山洞裡唯一的裝飾就是那些夜明珠,如果要說這山洞有什麼優點,只能說那些夜明珠擺放得很整齊。

    方運不太適應妖族這種過於原始的風格。

    「怎麼,怕了?」那聲音再度響起,隱隱有些許笑意。

    「被妖聖大人召見,我一個小小的舉人不可能不怕。」方運道。

    「你可不小,孔聖弟子之後唯一的聖前舉人,新一代的星之王。」那聲音中的笑意消散。

    「謝妖聖大人誇獎。」方運有點摸不清這位妖聖的脾氣。

    「嗯,接下來說……」妖聖的聲音突然停頓極短的時間,「先說正事。」

    方運立刻感到一股熟悉的力量從天而降,和當時被送入聖墟中的力量一樣,應該是聖院接引他們的力量,但是,那力量突然停止。

    方運抬頭一看,就見一道月光柱懸在山洞聖殿的頂部,下端被無形的力量托著,始終降不下來。

    方運心裡咯噔一下。

    與此同時,許多月光柱降臨到聖墟和妖祖門庭,接走參與這次聖墟的人族。

    孔府學宮,泗水院。

    泗水院依舊被粗大的樹先生包圍著,八月十五中秋節落盡的樹葉已經重新長出,每一棵古樹更加生機勃勃,完全不似千年老樹。

    泗水院外站滿了人,有孔府學宮的書生老師,有各國駐孔城的官員,有各世家的人,還有那些參與聖墟之人的親朋好友。

    數以千計的人齊聚在門外,充滿期望地看著裡面。

    「你們猜這次聖墟收穫誰最大?」

    「我猜是孔德論吧,每次孔家都是悶聲發大財。」

    「我覺得應該是顏域空,他可是第一舉人。」

    「方運也有可能,他那月光多得簡直不像話,他要是不能拿個第一,實在是浪費啊。」

    「別忘了他是秀才,讓他爭聖墟第一人,是在捧殺他。」

    「也是……」

    「快看,月光出現了!他們回來了!」

    一些人興奮地大叫起來,就見一道道月光光柱出現在泗水院中,一個又一個人被接引回來。

    顏域空、孔德論、宗午德、孫乃勇、墨杉……

    一個又一個天才舉人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各家的人陸續歡呼。哪怕是半聖世家的人也非常激動,因為能從聖墟活著回來的人大都有大成就,要是有什麼奇遇,必然能一飛衝天,成為下一任家主的候選者,帶領家族穩步向前。

    從聖墟歸來本應該是一件高興的事,但泗水院外的人發現,許多舉人出現后連笑都沒笑,而是在不斷張望,尋找什麼。

    當最後一道月光消失后,幾個舉人的眼圈紅了,李繁銘身邊的大兔子抱著他的腿嗚嗚大哭。

    去的時候有一百道月光,現在只剩三十七道。

    「方運呢!方運呢!」韓守律一邊原地轉著一邊掃視泗水院,不相信方運沒有出現。

    泗水院內外變得鴉雀無聲。

    院外的人陸續進入裡面,一些人為人族第一天才方運隕落而惋惜。

    李文鷹站在門外,雙目失去了神采,劍眉也沒了氣勢,淪為一個落魄的中年人。

    景國的文人和官員唉聲嘆氣。

    「方鎮國,可惜了。」

    「憑什麼他們可以出來,方運卻沒有出來?真不公平!」一個年輕秀才紅著眼圈道。

    「這哪裡有什麼公平不公平的,可能只是方運倒霉吧,唉。」

    「以前有沒有人後來從聖墟出來?」

    「沒有,也不可能有。現在還沒出現,說明方運的確出不來了。」

    「唉,大家無須悲傷,雖然方茂才英年早逝,但也為人族留下了不朽的篇章,必然能名垂青史。」

    「我不想留在這裡,先走了。」

    「劍眉公沒走,我們還是再等等吧。」

    蒙家人也慢慢向泗水院里走去。

    「凶君大人的分神不會出事吧?」

    「霖堂當然不會有事,必然寄托在誰或者哪個靈獸身上,馬上就會揭曉!我蒙家,必將大興!」

    蒙厲大笑道:「哈哈,方運死了!我太高興了!霖堂說什麼來著?方運必死!一代凶君說方運死,他當然要死!方運死,霖堂分神活,皆大歡喜啊!」

    「其實在霖堂大哥的分神進入聖墟的時候,一切都已經註定!方運?不過跳樑小丑而已,當時我就覺得方運除了有才華,一無是處。聖墟那種危險的地方,拼的是實力、頭腦和應變,空有才華無用,死讀書無用!現在好了,看看景國人那嘴臉,真是好笑。」

    更多的人沒有關注方運,因為他們等待的人沒有回來,這些人中有的抹著眼淚離去,有的進入泗水院,想問問回來的舉人們有沒有見到。

    被方運帶入彗星長廊的舉人們不由自主聚集在一起,連他們的家人前來都不顧。

    「妖聖殺了方運?」李繁銘悲痛地道,他牙齒緊咬,雙拳緊握。

    「若方運死於祖原的妖聖之手,我若封聖,必毀第一星城以祭方運在天之靈!」孫乃勇沉聲道。

    韓守律低聲問孔德論:「他有沒有可能同孔聖和六大亞聖世家的七位進士一起被接引回聖院?」

    孔德論悲傷地搖頭,道:「兩者不能混淆,完全是分開的,不然我早就會提醒你們。方運,凶多吉少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