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個大學士相遇爭論,四個大學士相遇反而沒有立刻開口。

    三方四人相互看著,每個人心中都在拚命思索,才氣在快速消耗,想盡一切辦法獲取《明月幾時有》的暫存之權。

    周圍的人看到他們這副樣子,低聲笑談。

    「眾聖經典可傳天下,但詩詞已經百年未有傳天下,搶這篇詞倒也值得!」

    「何止值得!傳天下之詞放在別處用處不大,但那裡可是聖院,是人族之心,裡面遺留孔聖的才氣,文曲星力和天地元氣都更多一些。傳天下之詞必然會吸引更多的才氣和其他力量,傳天下之詞放在哪裡,哪裡的人就受益。」

    「一篇傳天下大概能讓人受益多少?」

    「應該不會太多,增加的連半成都不到,大概是百之一二,不過,有總比沒有好!若非戰殿的人沒借口,他們必然會第一時間前來。」

    李繁銘對方運笑道:「這首《水調歌頭》你就放聖院吧,等你入了聖院,必然有大好處。」

    「我大概什麼時候能入聖院?」

    「你現在就有資格入聖院,不過……我建議你成進士之後再入。一定要在景國建立自己的班底。我們聖墟這些人,終究太雜,有些時候不方便。」李繁銘道。

    李繁銘的話沒有說盡,但方運聽得出來,聖院水太深,那可是眾聖世家經營多年的地方,在那裡立足的話,必須有龐大的實力。

    經歷了聖墟,方運明白了許多。

    妖蠻人三族都在爭成長空間,人族跟妖蠻相爭,而各族內部也在爭。

    有的人與世無爭,有的人點到為止,有的人奮力爭奪,有的人無所不用其極,各有不同。

    方運自知人在世上,就做不到與世無爭,但也有自己的標準,同族之內為自己而爭,奮力爭奪是極限,絕不能無所不用其極,因為一旦開始無所不用其極,那就不是文人之爭,不是良性競爭,而是令人作嘔的傾軋和內鬥。

    與異族之爭,那就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也為了那千千萬萬的人族,若是心慈手軟,損失的就是數以億計的人族生命。

    方運看過太多的戰爭,最終的結果只有勝和敗,只有勝利才能阻止另一方。

    來到聖元大陸后,方運研究過妖蠻,這兩族骨子裡流淌著崇拜強者的血液,人族若不能壓下它們,若不能打痛它們,若不能讓它們認定不可戰勝,那麼它們永遠會把人族當食物,當奴隸。

    而人族內部不同,方運發現人族一直內部也在爭鬥,但一直控制在一定限度,一旦超過那個限度,眾聖必然會幹涉。但是,哪怕有眾聖維護,人族依然會經常出現出格的事,這是所有生命的天性,哪怕是機關獸都可能失控,更何況感情豐富的人族。

    方運微笑著看著四位大學士,這四人就不是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也不是奮力而爭,僅僅是點到為止,聖院和眾聖不僅不會反對,甚至支持這種點到為止的爭鬥。

    李文鷹卻無奈搖頭,道:「四位還是不要爭了,一切由方運決定。」

    哪知戴大學士沒好氣地道:「誰搶了屬下的《枕中記》原稿讓人在你家大門外罵娘?少說風涼話!」

    「咳咳……」李文鷹老臉一紅,不斷咳嗽。

    周圍鬨笑聲連連,能讓李文鷹臉紅的事可不多見。

    就在這時,又有一行人從前方前來,同樣身負戰詩詞。

    「壞了!」

    「不好!」

    「快,先下手為強!」

    四個大學士往那邊一看,立刻沖向方運,可是發現方運兩手空空,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下手。

    「東西在我這裡。」李文鷹微笑道。

    「快交出來,你是戰殿的人,留著這東西沒用!」

    「方運說讓你把東西送到我們典籍院,你不能食言!」

    李文鷹微笑不語,把四個大學士急得團團轉,李文鷹凶名太盛了,而且現在李文鷹口生異香,明顯已經一隻腳踏進大儒文位,四個人聯手也未必勝得過他,在他面前束手無策。

    很快,新的一行人前來,先來的四個大學士看向那一行人。

    新來的一行人中,為首的是一個笑眯眯胖乎乎的大學士,道:「各位散了吧,東聖有令,人族重寶,暫且由東聖閣看管。」

    「見過嚴大學士!」許多人紛紛行禮問候。

    「唉……卑鄙啊!卑鄙啊!」余大學士也不知道說誰,搖著頭帶人離去。

    「老余說的一點沒錯!」杜大學士恨聲離開。

    典籍院的兩個大學士面面相覷,隨後汪大學士問:「嚴胖子,沒商量的餘地了?」

    「你說呢?」嚴大學士依舊笑眯眯。

    「唉,走吧。」典籍院的兩位大學士無奈離開。

    嚴大學士目光掃過眾人,目光落在方運的臉上,微笑道:「東聖說,你的詩詞很好,在聖墟也得了不少東西,他正好缺一顆鳴雷石,不知方鎮國是否割愛?」

    方運先是一愣,東聖不像是趁火打劫的人,但仔細一想,恍然大悟。

    東聖這是在找借口欠他東西欠他人情!

    以前方運雖然有各種東西,但要麼不值得討要,要麼不好討要,像《水調歌頭》這種傳天下之詞,對文人來說實在太貴重,東聖要是討要就太過了。

    現在方運有了鳴雷石,這東西開啟十次聖墟也未必有一次能得到,雖然目前只對文寶琴有用,實際價值有限,可太稀少了,眾聖世家都難以得到,東聖要一顆合情合理。

    不僅方運,連其餘人也一樣,都先是一愣,然後過了一陣才明白東聖的用意,個個無比艷羨地看著方運,恨不得自己也能被東聖討要東西。

    方運從李文鷹那裡拿過飲江貝,然後取出一顆鳴雷石,道:「一顆石頭而已,既然東聖大人想要,拿去就是。」

    嚴胖子笑眯眯道:「東聖豈是白拿別人東西之人?一口價,一百萬兩銀子。」

    一百萬兩銀子的確不少,但絕對買不到鳴雷石,也不可能有人把鳴雷石賣錢。

    「這……若是東聖想要銀錢來買,我只能說抱歉,此物絕不出售銀錢。」方運道。

    嚴胖子遺憾地道:「說的也是,這麼好的東西賣錢是可惜了,可東聖現在沒有你需要的東西,不如這樣,你先把鳴雷石給東聖,等東聖有了你需要的東西,再與你交換,東聖的承諾你應該信得過吧?」

    「自然!東聖大人有口皆碑,我自然信得過。」方運把鳴雷石遞給嚴大學士。

    「好。」嚴胖子眉開眼笑,小心翼翼接過鳴雷石。

    荀燁呆了好一陣,看著鳴雷石消失在嚴胖子的含湖貝邊,發出微不可查的輕嘆聲。

    身為亞聖世家的弟子,註定了荀燁哪怕在聖墟中,也只能以言語攻擊,用禮義來找紕漏,出了聖墟,哪怕是害方運,也只能傳播方運的收穫間接害方運,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親自上陣與方運做對。

    一個亞聖世家弟子挑撥是非或間接針對方運,在可原諒之列,但若是做得太過,荀家斷不會容他,因為荀家不是雜家。

    荀家雖然不喜方運的性本善之說,但若實在壓不住方運,可以容得下方運,最多當方運是孟子一系的中堅,因為性本惡甚至算不得荀子的主要思想之一,而是主要思想之一的之一,別說方運無法徹底否定,就算有一天真要否定了,那就是傳說中的「批聖」,繼承了荀子的遺志,荀家人只能捏著鼻子稱讚方運。

    荀燁心裡清楚,自己可以偶爾幫助那些害方運的人,或者像今天這樣故意泄露方運的事,但要是像凶君那樣站出來說要殺方運,或者暗地裡準備積蓄力量害方運,成了「無所不用其極」,不用方運出手,荀家會先廢了他。

    「可惜啊,不僅我,連凶君都不敢用過於極端的手段,我們的頭上,都懸著一把聖劍,除非走投無路要和方運同歸於盡,或者在聖墟等古地,否則必須要小心。那日東聖為了方運敢去殺宗聖的大儒弟子,就敢殺我。」荀燁心中無比遺憾。

    隨後,李文鷹把《水調歌頭》原文遞給嚴大學士,暫且把這傳天下之詞寄存在聖院。

    「我先告辭,諸位自便。」嚴大學士說完,瀟洒離去。

    李繁銘忍不住道:「荀燁,我替方運向你道謝!若不是你公布方運在聖墟所獲,東聖恐怕沒有機會討要鳴雷石,也沒機會欠方運一個人情!」

    荀燁面帶微笑,道:「我就說我一直在幫方運,可許多人不信,還想讓我認罪。方運,繁銘都這般說了,你用什麼謝謝我?」

    「哦?你真想要我的謝禮?」方運略顯奇怪地問。

    「當然想!」荀燁依舊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

    「那好,等游完魯桓公廟,我送你一份大禮!」方運道。

    「那我等著。」荀燁滿不在乎道。

    孔城的官員喊道:「諸位學子,請上車,隨我去魯桓公廟。」

    孔家準備的是清一色的蛟馬車,三十餘人分三輛車坐好,準備前往見證《荀子》中記載的著名事迹,孔子觀於魯桓公之廟,見證曾經被孔子稱讚且被多位半聖弟子參觀的聖物。

    魯桓公廟並不在孔城內,而是在曲阜城內,車行許久才到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