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未必是沒有辦法吧。」方運似是在自言自語。

    李文鷹沉默不語。

    片刻后,方運道:「這一次還是您送我回玉海城?」

    「當然。」李文鷹道。

    「我想麻煩您帶我去一趟夕州的首府長寧府,不知您是否有閑暇?」方運問。

    「當然……等等,你去夕州做什麼?」李文鷹突然瞪大眼睛,無比驚訝。

    「劍眉公為何如此驚訝?」方運微笑道。

    「這天底下能讓我驚訝的事情並不多,哪怕你現在文斗一州,我也會覺得理所當然,可你想要去夕州,去荀家掌握的夕州,我怎能不驚!你年紀雖小,但我從未把你當少年看待。我問你一句,你可想清楚了?」

    「我早就想過,荀家若不保荀燁倒也罷了,要是敢保荀燁,我必文戰夕州。後來荀燁文宮被碎,我便想放棄文斗夕州,換慶國別的州,但荀家既然如此咄咄逼人,我只能去夕州。」

    「那是亞聖世家。」

    「我是寒門方運。」

    李文鷹盯著方運看了許久,道:「罷了,我送你去便是!」

    「普天之下,也只有李大學士敢送我去。」

    「哼。」李文鷹有些無奈,還有些自豪。

    「事不宜遲,現在前去,明日回玉海城,我還要備考。」

    「舉人文斗,你可有準備?」

    「我以一人文斗,那夕州最多出十人,我若能連勝十人,則可稱文斗一州,若敗於任何人,則徹底失敗。」方運道。

    「文斗比文膽、才氣或戰詩詞,三者選其一,我知你文膽在舉人中堪稱無敵,甚至在進士中也有可能無敵。但由對方決定比什麼,他們絕不會與你比文膽,你可謀算過?」

    「去夕州,文斗,然後勝利,我只想這麼多。」方運道。

    李文鷹大笑,道:「好一個狂君,那我就看看,到底是荀家的舉人厲害,還是我景國的才子高明!走!」

    兩人走出書房,方運向正堂的舉人們一拱手,道:「諸位,恕方運有事要離開,不能繼續談書論文。」

    「你們兩人這是去聖院?」李繁銘笑道。

    方運輕嘆一聲,道:「去不了聖院了。」

    「怎麼回事?」眾人急忙走過來,盯著方運,充滿關切。

    「荀家人懷疑我對荀燁有歹心才震碎他的文膽,在荀家沒有查清之前,不許我入聖院。」

    「怎麼可能?東聖閣的人呢?刑殿的人呢?荀家怎能如此不分是非!」李繁銘大吼。

    墨杉怒道:「無恥至極!我這就修書一封,請我墨家長輩狀告荀家!」

    「這件事,首先要弄清楚,到底是荀家所為,還是荀家某些人所為。」孔德論道。

    「都在阻方運,有區別嗎?」

    「區別大了。」

    庭院內出現短暫的寧靜,無人應聲,都在思考。

    若是整個荀家所為,有家主主導,那就是一尊龐然大物動起來,除非是與荀家有舊怨的世家,否則沒有哪個世家願意插手,孔家都要置身事外。

    到時候,這裡有一半的人會不得不離開。

    他們可以在聖墟中與方運同生共死,但在聖元大陸,他們不是獨立的個體,身後還有家庭,還有整個家族。這些人中,除了墨杉可以不用顧及,其他人從現在開始,都不能亂說話。

    因為,那是亞聖世家,哪怕這種龐然大物平時露出的力量只是冰山一角,但每個人都知道亞聖世家隱藏著多麼強大的力量。

    亞聖世家,有滅小國之力!

    人族之間有爭鳴,但已無殺戮,所以各世家的真正力量主要集中在兩界山、鎮獄海或古地之中。

    一個亞聖世家若是把各地的人調回來,足以滅掉谷國或景國這種小國。

    即使兩國各有一位半聖庇佑!

    無人敢輕視一位亞聖,也無人敢輕視亞聖死後留下的力量。

    為了方運得罪荀家,或許幾十年後會收到巨大的回報,但自己的家族未必能挺過這幾十年,方運同樣未必。

    他們不像墨家、孟家那樣與荀家有世仇,更不像李文鷹那般決斷,為了自己的家族,只能閉口。

    方運理解他們,所以沒有生氣,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的微笑。

    「我們送你出城吧,反正這孔城不能飛行,邊走邊說,如何?」孔德論道。

    「自然可以。」方運道。

    眾人一起向外走,李文鷹反而跟在最後面,像家長看著孩子們在前面玩耍。

    眾人走出周宅的大門,默默地向孔城的東門走去,一時間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韓守律打破了沉默,道:「我雖與荀燁割袍斷義,但卻不能與荀家結仇。我祖韓非子畢竟是荀子的學生。」

    「我祖賈誼是荀聖的再傳弟子,也不能亂開口。」賈經安道。

    「我明白,不過你們膽子真大,我還以為你們聽說這事後,撒腿就跑。」方運微笑道。

    眾人一起微笑起來。

    墨杉道:「我也不指望你們,等送走方運,我馬上就去找孟家的人,孟家人必然會插手。」

    「怕就怕,不止荀家一家開口啊。」方運道。

    許多人這才明白,更加無奈。

    「我幫你問問。」孔德論拿出官印開始鴻雁傳書。

    不多時,孔德論苦笑道:「讓你猜中了,宗聖的一位大儒弟子已經申請參與徹查此事,要幫荀家討一個公道!」

    「哼,小人!」孫乃勇毫不客氣指責。

    孔城極大,眾人步行緩慢,走了近半個時辰才到東門附近。

    眾人正聊著詩詞,墨杉收到鴻雁傳書,只看了一眼,神色變得極為怪異。

    墨杉呆了片刻,收起官印,道:「我剛收到鴻雁傳書,說雜家似乎準備聯合荀家,要污方運的文名。甚至還有縱橫家想要大肆宣揚方運進入大學士獵殺榜的事,點出那賞金對逆種的好處,就差直說鼓動潛在的逆種殺方運。」

    方運道:「看來雜家死了一個大儒就學乖,開始在暗地裡興風作浪,借刀殺人!」

    「有些過了。」孔德論的聲音有些低沉。

    「方運,你應該做些什麼!我感到勢頭不對,你要是不能徹底平息這件事,碎亞聖世家子弟文膽之事一旦傳揚,再有人栽贓抹黑,對你文名影響極大。你不似我們是世家之人,你現在很需要一個好文名。」李繁銘道。

    「嗯,我馬上就去做一件讓他們後悔的事!」

    「啊?你想好了反擊之策?你要做什麼?」眾人又期待又擔憂地看著方運,想要看到方運勝過荀家,可又擔心方運失敗。

    「去夕州,去文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