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文斗中,有人會使用防護戰詩保護自己,然後近戰肉搏,這是戰詩詞的正常用法,並不能算違規,但聖院又不想看到這種文斗方式泛濫,於是有規定,任何用武力獲勝的文斗,會被判為平局。

    一旦平局,那就不能文斗下一場,意味著方運的文斗一州以平局結束。

    方運懷疑這個舉人力士原本后出戰,但因為自己引發了星力,超出荀家人的估計,所以提前派他出來。

    「荀罡,見過方鎮國。」荀罡客氣又和善。

    「荀家果然卧虎藏龍,請選擇文斗方式和提議封止。」方運一直在暗中仔細打量荀罡,用《太公兵法》中的觀人之術獲得有利於自己的信息。

    荀罡雖然高大,但皮膚比尋常人要白,必然極少接受光照。而他的口音根本不是夕州的口音,甚至也不是慶國的口音,但偏偏是荀家人。此人外露的皮膚有許多細微的傷疤,下巴處還有一道大傷疤,顯然經常參與戰鬥,正常的力士訓練絕不能有這麼多傷。

    這荀罡雖然和善,但目光遠比之前的荀緒堅定,其言行舉止都有軍伍氣息,顯然是軍中老手,方運自己就在軍中住過,絕不會看錯。

    方運隱約猜到荀罡的來歷,心裡有了底。

    這種舉人力士的文位很難寸進,為了讓自己更有價值,遠比普通舉人更努力,實力也更強,甚至有舉人力士能在臨死前重創普通進士。

    荀罡笑道:「你文膽遠超一切舉人,我不與你比。你的才氣曾在江州名噪一時,勝我慶國舉人,我甘拜下風。所以我選文斗戰詩詞,我提議封止:不得寫自己的戰詩詞。」

    方運掃了一眼荀罡身後的荀家眾人,不知道誰人在出謀劃策。

    這第二場直接封止原作詩詞,顯露了荀家的決心,絕不給方運任何機會展示才華。

    方運原本可以提議「只能用自己的戰詩詞」,必勝無疑,可現在荀罡先封止,方運沒辦法否定,那文斗只能用別人的戰詩詞。

    若像上一場一樣拉近距離,荀罡可搶先靠近,以武力逼成平局,若拉遠距離,荀罡可用舉人戰詩詞,獲勝的機會大一些。

    方運卻只是微微一笑,因為早在上一場開始之前,他就推斷出荀家的提議封止方式,甚至也想到許多備用的方法。

    荀家的第一場文斗提議封止,是一個誘餌,方運看似吞了誘餌,暴露了自己策略,使得荀家馬上動用可以近戰的舉人力士。

    方運道:「封止舉人戰詩詞。」

    場外。

    「方運的封止不錯,我覺得他在第一場文斗就知道用這個封止,但卻沒有用,用在第二場更佳。正常文斗相距五丈,這舉人力士毫無用武之地。」馬雄道。

    顏域空卻道:「荀家歷經多次文斗,經驗豐富。在我們到夕州之前,荀家人必然聚在一起研究策略。方運的策略在文斗中出現過,荀家必然有辦法反制。」

    「反制?既不能用舉人戰詩詞,也不能用自己的戰詩詞,兩人就只能用《易水歌》或《石中箭》,《石中箭》新出現不久,舉人秀才都沒有長久練習,用出威力遠不如《易水歌》。只有那些高文位的人才能迅速掌握《石中箭》,不需要長久練習就可以發揮完全的威力。」

    「看來方運也不擅長用《石中箭》,否則他一開始就應該用,畢竟《石中箭》再慢也比煙霧刺客快。」

    「有道理。既然兩人都只能用《易水歌》文斗,而域空又說荀家有辦法反制,那這位荀罡自然有特別之處,我們拭目以待。」

    場中。

    「不改了?」荀罡面不改色,依舊滿面和善。

    「不改了。」方運道。

    隨後兩人請聖廟相助,透明的光罩籠罩兩人。

    方運刻意與荀罡保持距離,最後兩人相距五丈,是普通文斗的正常距離。

    方運提筆,紙上談兵。

    荀罡張嘴,出口成章。

    兩人用的都是《易水歌》。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探虎穴兮入蛟宮,仰天呼氣兮成白虹。」

    方運的煙霧刺客和方才一樣,匕首上多出銀色的魚鱗紋路,這刺客的氣勢無比強大,展現出星之王的力量。

    煙霧刺客向前沖,而荀罡一邊後退一邊繼續念誦《易水歌》,荀罡的身體素質極佳,後退很快。

    在方運的煙霧刺客離荀罡還有一丈的時候,荀罡終於完成《易水歌》,他的煙霧刺客出現。

    荀罡的煙霧刺客與眾不同!

    刺客手中的匕首沒有露出鋒芒,而是被紙頁狀的黑霧卷著,而且,他的刺客外形比方運的清晰數倍,更酷似真人。

    方運的刺客有一股殺盡天下王侯的大氣概,這荀罡的煙霧刺客的氣勢卻更勝一籌,殺的是一代皇帝!

    宗午德輕呼道:「詩魂!荊軻刺秦,以地圖包裹匕首,最後圖窮匕首見!這匕首藏鋒,一旦出現,必然有屠殺天子之威,還要勝過方運的魚腸劍!一個刺諸侯,一個刺萬世第一始皇帝,荀罡的詩魂更強!」

    「荀家不愧是千年世家!出口成章不是紙上談兵,本來不能加入詩魂寶光,但若一個人對一首戰詩的理解極深,十年如一日練習,詩詞已經不再是普通的二境詩魂,而是接近三境喚聖,即使是出口成章的詩詞也有詩魂。」

    方運的煙霧刺客停下來,而荀罡的煙霧刺客牢牢擋住荀罡,稍稍低著頭,緊握匕首,絲毫不把對手放在眼裡。

    方運道:「看來荀兄的確是來自十寒古地,不知苦修《易水歌》多少年。」

    「我自學《易水歌》開始,每天清晨耗盡才氣練習《易水歌》,上午讀書,下午打熬身體,夜晚再一次耗盡才氣練習《易水歌》,最後睡覺,如此堅持了整整二年。」荀罡揚眉吐氣地說著,他釋放了心中多年的怨氣,因獲得出頭機會而鬥志高昂。

    「令人佩服。」方運誠懇道,並沒有因為對立就譏諷打擊。

    荀罡自信一笑,道:「你現在認輸,可全身而退!」

    方運道:「荀家人都很自信,但這句話應該我說。認輸吧,若我的煙霧刺客出手,我控制不好力量。文斗中若是誤殺你就不好了。」

    「你這煙霧刺客的確神異,或許與你的聖墟經歷有關,但是,在我的詩魂面前,卻也不算什麼!當年我若繼續專修《易水歌》,現如今必然能夠達到三境喚聖,哪怕是進士的唇槍舌劍也敵不過我!」

    方運沒有立刻反駁,因為三境秀才戰詩的確超過普通的唇槍舌劍。

    方運讀過史書,啟國曾經有一位八十多歲的老秀才,在鎮中教書幾十年,並無特別之處。有一日,三頭妖帥率領十餘頭妖將和過百妖兵殺入鎮中,而鎮中文位最高的也只是老秀才,相當於妖兵。

    但是,那默默無聞的老秀才竟然寫出三境的《易水歌》,蘊含少許浩然正氣,喚出荊軻意念,屠光來犯妖族。

    在同一年,老秀才考取舉人,又在同年考取進士,中進士的當天成功突破成翰林。

    成翰林的第二天,老人對家人笑道:「我自小便知我可成翰林。」說完,老人含笑去世。

    「你比不得那位『一日翰林』,遠遠比不得。」

    方運話音剛落,他的煙霧刺客閃電般衝出。

    荀罡的煙霧刺客以絲毫不弱的速度迎出,匕首自圖卷中拔出,一道奇異的血光爆開,整個煙霧刺客竟然凝聚成一把血色匕首,匕首上有一對怒火雙目。

    血色匕首攜帶刺殺一代帝王的氣勢要刺破方運的煙霧刺客,然後刺殺方運。

    「連最簡單的道理都不懂,荊軻刺秦,並未成功。專諸刺殺吳王僚,魚腸曾飲諸侯血!」

    在方運淡漠的話語聲中,魚腸劍與血色匕首相擊。

    一股奇異的寒意自魚腸劍中發出,霜白色氣息覆蓋一丈方圓,凍結血色匕首。

    咔嚓……

    血色匕首化為碎片跌落在地。

    「我認輸!」荀罡急忙後退,而他的身上披掛著厚如鱗甲似的的白霜,凍得他面色發青,身體顫抖,無比驚駭。

    「你這寒意,怎比古地的霜絕降臨更強!」荀罡退出三步后,腳下一歪,砰地一聲倒在地上,昏死過去。

    聖廟光罩消散,第二場方運勝。

    多個荀家人急忙跑過去急救,一位荀家人以醫書治療荀罡。

    醫書懸空,外放出淡綠色的光芒籠罩荀罡,但荀罡身上的白霜絲毫沒有減弱。

    最終那人收起醫書,搖頭道:「至少要醫家大學士才能救他。這白霜寒氣非比尋常,似是有星辰之力,已經讓他身體多處壞死。速速送回荀家!」

    那些荀家弟子立刻去抬荀罡,一個荀家人的手指碰到荀罡身上的白霜,立刻如觸電般縮回,大聲道:「不行!這白霜太強,竟然要凍我的手指!」

    方運隨手一揮,他的煙霧刺客衝上前,掠過荀罡的身體,然後消失不見。

    荀罡身體表面的白霜緩緩融化。

    那荀家醫生急忙道:「謝過方鎮國不殺之恩,既然收回冰霜,那隻需要醫家翰林即可救治,無須請醫家大學士。」

    「我勸你們荀家還是去請一位醫家大學士為好。」方運道。

    「為何?」荀家人疑惑不解。

    「因為後面還有八場文斗。」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