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收回杯子,再度謝過眾人。

    節日看似沒有實際的好處,但對文名對文人來說有著莫大的意義,這種榮譽連大儒都得不到,無論是李文鷹還是文相,都沒有這樣的節日。

    景國建國兩百年,因人而形成的一國節日只有開國太祖和兩位半聖的誕辰,而在景國建國前聖隕的半聖,只有一州之地慶祝。

    此城宴節一出,整個玉海府年年都會慶祝這個節日,而勢必會影響江州各府從而影響到全景國,意義之大難以想象。

    方運之前的功勞需要經過聖院審議,最後需要聖人金筆親批,文名評語還沒定。

    但有了這城宴節,方運就獲得文人夢寐以求的文名第一層次,名動一國,現在《文報》提到方運,就可以直接寫方運為名動一國。

    在場有各世家中層甚至高層人物,進士有二十幾位,可真正達到名動一國層次的,唯有方運和李文鷹,其餘人終其一生都得不到這個文名。

    「勞煩董大人幫忙介紹來客,好讓我盡地主之誼。」方運道。

    董知府道:「那我便一一介紹。這位是曾聖世家的曾原,剛到玉海城不久。」

    「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更勝聞名!」曾原笑道,他和在接待室時對待董知府的態度完全不同。

    方運也笑道:「曾家金算盤,曾經以十萬兩銀子的本錢,在一年之內凈賺八十萬,震驚商界,堪稱奇才。」

    曾原沒想到方運竟然知道自己的名號,這是對自己能力的肯定,壓著心中的激動,謙虛地道:「不算什麼,只是些銀錢而已。」

    隨後,董知府又介紹道:「這位是我景國陳聖世家的陳志陵。」

    方運肅然起敬,道:「昔日聞陳家志陵為救災,帶陳家救災車隊連夜奔赴千里,三日不睡,久仰大名。」

    陳志陵心中大喜,但嘴上卻道:「小事一樁,不足掛齒。」

    接著,董知府一一介紹眾人,而這些人在各地都是小有名氣,方運讀書無數,近幾十年的《文報》已經全部通讀一遍,除了幾個人實在不出名,九成人的事迹都被他一一點出。

    馮院君在一旁暗暗點頭,看來方運極少交際並非是心高氣傲,也不是沒有交際能力,而是忙於讀書,可一旦置身於這種場合,卻能夠做到長袖善舞,一一說出他人的優秀事迹,不吹捧,不貶低,最容易贏得眾人好感,單憑這點,方運已經達到「禮」的初步境界。

    等認識完所有來賓,方運向眾人介紹楊玉環,眾人紛紛稱讚,不過幾人眼中有異色。

    在聖元大陸,哪怕是家宴,女人都很少與男人坐一桌,只有主人家的母親、祖母等長輩女性可以與男性平起平坐。方運帶楊玉環來,雖然不至於不守禮,但坐在這些人中還是有些不妥。

    快要落座的時候,楊玉環向眾人微微行了個女子萬福禮,對方運道:「奴家還有事,就先行告退。」

    方運卻伸手握住楊玉環的手,微笑著掃視眾人,道:「有這麼多好友來,你離開未免讓人寒心。今日你便與我同坐,共賀城宴。我前些日子不常在家,好不容易有時間在一起,哪能放你走!諸位,有嬌妻如此,你們誰捨得放手?」

    房間內的氣氛本來有些微妙,方運說完,那微妙的氣氛一掃而空,眾人紛紛調笑。

    「少年風流,自然捨不得放手。」

    「你去聖墟殺妖滅蠻,讓江州西施獨守空房,自然要補償。來,坐!」董知府急忙打圓場。

    「都說方鎮國高升不忘糟糠之妻,好。」

    楊玉環紅著臉,低著頭,又行了個萬福禮表示謝過。

    她握方運的手更緊了。

    兩人落座,為了避嫌,董知府這個長輩坐在楊玉環另一側,而且中間空出很大的位置。

    楊玉環落座后,低著頭,過了一會兒,才為方運倒酒夾菜,剝蝦的時候也把蝦腸剔得乾乾淨淨,一言不發。

    方運和眾人飲酒暢談,天地貝的門口則出了小小的意外。

    一隻小狐狸茫然地打量四周,在原地轉了好幾個圈,始終沒有發現自己想找的人,然後它疑惑地看著小流星。

    小流星輕輕搖晃,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小狐狸更加迷茫,用小爪子輕輕撓了撓頭,想了好一會兒,才邁著優雅的步子緩緩向前走,目光中充滿了警惕,如臨大敵。

    小流星突然飛過來,靠在奴奴的肩上。

    奴奴扭頭一看,不滿地嚶嚶叫了兩聲,好像在說:怎麼不跑了?不是不讓我靠近么?

    小流星輕輕晃動,好像在說:我知道錯了,咱倆是好朋友,以後不跑了。

    奴奴輕哼一聲,高高地抬起頭,在人群中行走,小流星比奴奴還怕生,緊緊地跟在小狐狸身旁。

    路上有小孩看到了,立刻指著奴奴大叫:「小貓!小白貓!」

    奴奴扭頭看了那孩子,露出一臉嫌棄的模樣,一甩頭便離開,留下傻掉的孩子和笑得前俯後仰的大人。

    小流星輕快地晃動起來,好像無比佩服小狐狸。

    「這是誰家的小狐狸,來,讓姐姐抱抱。」幾個少女走過來,看到美麗的小狐狸馬上興奮起來,有兩個少女甚至蹲了下來,一個伸手要抱,奴奴立刻後退。

    「別嚇著小狐狸。」另一個少女捏著一條熱乎乎的炸雞柳遞給小狐狸。

    奴奴看了看香噴噴的雞柳,湊上前輕輕嗅了嗅,目光緩和,猶豫片刻,似是想起什麼,輕輕伸出前爪,把少女的手推開。

    少女們咯咯笑起來。

    「這小狐狸真有意思,那你喜歡吃什麼,我們給你買。」

    奴奴歪頭想了想,搖搖頭,露出一副這些人好麻煩的模樣,繼續向前行走。

    那幾個少女被奴奴逗得持續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小流星更加佩服,輕輕碰撞奴奴的肩。

    奴奴則嚶嚶叫了兩聲,好像在說:別鬧,我有正經事要做!

    小流星乖乖地跟著。

    天地貝中擺滿了飯桌,到處都是人,嗤啦嗤啦的炒菜聲音,來客的大聲叫喊聲,甚至還有一些人在叫賣免費的小吃,這些人竟然推著小吃攤子進入天地貝,免費為眾人做小吃。

    奴奴找不到方運,越發煩躁,不過它沒有氣餒,不斷抽著鼻子,尋找方運的氣味。

    一路上許多人被這隻可愛的小狐狸吸引,又是要抱又是遞吃的,都無法阻止奴奴找到方運。

    直到走到天地貝的盡頭,奴奴停下,側耳附在牆壁上聽了一陣,然後昂起頭,伸出爪子,輕輕拍了拍。

    沒有響應,它又拍了拍,突然,一道微光降下,把它和小流星帶到方運所在的房間。

    奴奴一看到方運和楊玉環,立刻咧開小嘴開心地笑起來,邁著輕快的步子跑過去,跳到方運的腿上,然後舒舒服服地趴好。

    小流星也急忙飛過來,落在方運的肩膀上,輕輕旋轉,好像在打量周圍的人,不過它似乎害怕被人看,立刻飛到小狐狸的身側,讓小狐狸擋著自己。

    那些經商的舉人看到小流星飛到桌子下面,頗感遺憾,他們經驗豐富,猜到那小流星必然是件異寶。

    「方運,那流星狀的東西是何物?凌晨在城外相見之時我就好奇,只是不好發問。」董知府一邊倒酒一邊問。

    方運微笑道:「在聖墟發現的小東西,我也不清楚是什麼,就當小狗養著,反正它好養。」

    小流星突然從方運腿上竄到胸前的半空,讓所有人看到,然後拚命晃動,表示不服氣,自己比小狗厲害!

    不等方運說話,就見一隻白色小爪子從桌子下伸出,抓住小流星,猛地抓拉回桌下。

    奴奴盯著小流星,有些不高興地嚶嚶叫著。

    小流星委屈地晃動,不敢再飛上去反駁方運。

    眾人都覺得有趣,不過東西是方運的,而且這種東西恐怕沒人知道有什麼用,也就沒人再提。

    「方鎮國,既然聖墟已毀,已經不算秘密,你能否說說聖墟的事情,當然,涉及到不便說的你可一帶而過。要是方便,可以說說荀燁和凶君的事,現在謠言滿天飛,我們不知道真假。」曾原笑道。

    方運心道這人真不錯,明顯在提醒自己要以正視聽,可以通過這次宴會把詳情披露,這樣比旁人說的更有效。

    方運點點頭,道:「既然諸位賞光參加此次城宴,我也拿不出什麼答謝,就講一講聖墟中發生的真實事情。我進入聖墟的時候,直接落在一處沼澤里,你們也知道,聖墟分外危險,於是……」

    慢慢地,方運把自己在聖墟的經歷娓娓道來,講荀燁阻止韓守律給他聖墟秘錄時,一些人輕輕搖頭,講到到凶君偷襲的時候,眾人停住呼吸,楊玉環本能地把手伸過來握著他的手,隨後小狐狸的爪子也搭了過來;講到中毒清醒后,所有人鬆了口氣。

    說到荀燁罵他是廢紙的時候,幾個脾氣暴躁的人忍不住大罵起來,小狐狸也憤怒地呀呀叫著。

    董知府插話冷笑道:「怪不得他在那個什麼彗星長廊中不如別人,這就是報應!若他能善待你,一出聖墟,再有亞聖世家的培養,大儒只是時間問題!」

    「怪不得荀家一直對這事遮遮掩掩,令人不齒!」曾原搖頭道。

    方運微微一笑,曾原有這麼說的資格,曾子是孔聖親傳弟子,輩分可比荀子更高,其實當年許多名人或半聖都可以說孔子一系,比如與孫子齊名的吳起、變法的商鞅、荀子、李斯、韓非子等等都算是孔子的徒子徒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