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想要什麼,我們妖族都可以給你一切!」蛇厲高昂著頭顱。

    方運笑了笑,道:「我要人族立於萬界之巔,妖族能給我么?」

    「那個位置已經屬於妖族!其下屬於蠻族,你們人族不配!」

    「總得試試,這種事急不得,一步一步來。」方運道。

    「那就先把你這個人族希望扼殺,讓你們邁不出步!廢話不說,立兩界大誓!」

    蛇厲說完,天空烏雲叢生,雷音滾滾,狂風怒號,就見千里之內的烏雲如被天威驅趕,瘋狂向文院上空匯聚。

    不過剎那間,濃濃的烏雲壓在玉海城的上空,彷彿伸手可及,徹底遮蔽陽光,讓白天變為黑夜。

    突然,烏雲的中心出現一個風雷交加的大漩渦,形成強大的吸力,玉海城地面的灰塵、紙屑、枝葉、砂石等等一起徐徐升起,越升越高。

    「蛇族歷,尊妖界,敬人界,代妖皇立生死之誓,代眾聖立賭殺之誓!若方運在三年內作傳世戰詩詞十三首,則妖皇自滅一命,太古星河支流歸方運所有。若方運失敗,則方運死,太古星河支流回歸太古神國。另,誓言期間,妖族對方運放棄除聖血外的一切加賞。若違此誓,兩界共誅!」

    「人族方運,尊人界,敬妖界,立生死之誓!若我可在三年內作傳世戰詩詞十三首,則妖皇死,得太古星河支流。我敗,則以死謝天下。若違此誓,兩界共誅!」

    「誓成!」一人一蛇異口同聲,四目相對。

    「轟……」

    一聲隱隱傳遍兩界的轟鳴響起,隨後兩道閃電自天擊下,落在方運與蛇厲身上,兩人毫髮無損,而兩道閃電逆行而上,驟然向烏雲中心的漩渦飛去。

    臨近漩渦之時,方運看到上百道閃電憑空出現,融為一道煌煌之光,照耀玉海城,然後進入漩渦消失不見。

    風停,雷止,雲散,誓成。

    許多人暗暗心驚,沒想到兩界大誓有如此天威。

    蛇厲哈哈一笑,鮮紅的蛇信子亂舞。

    「方運,三年後就是你的死期!人族眾聖若保你,破壞兩界大誓,那我妖蠻眾聖必然會發力,以很小的代價滅殺你!你,死定了!」

    「那我祝你可以活到那一天。」方運起身離開。

    「三年之後,我會在兩界山屠盡千軍賀你身死!」蛇厲的聲音轟傳百里。

    「希望有朝一日,我的唇槍舌劍架在你脖子上的時候,你還可以像今日這樣。」

    蛇厲陰陰一笑,道:「妖皇陛下讓我轉告你,你絕不會有足夠的時間寫完十三首傳世戰詩詞!」

    「哦。」方運隨口答應一聲,撣了撣衣袖,離開文院。

    「視我如灰塵?別讓我在聖元大陸之外遇到你!嘶……」蛇厲怒視方運消失的地方,張開大嘴恐嚇,墨綠色的毒液從尖牙中滴落,落在地上白煙升騰,發出嗤嗤的聲音,不過一眨眼的工夫就把堅硬的石板腐蝕出拳頭大的洞。

    青衣龍侯合上扇子,笑道:「蛇厲,你可不要把話說得太滿。我要去聖院確認太古星河是否送到,先走了。」

    青衣龍侯輕輕一躍,身體騰空化為青龍,腳踏白色祥雲,帶著轟隆隆的破空聲消失在天際。

    十架蛟馬車中,方運與蘆宏毅穩坐其中,許久無話。

    方運望著窗外,看著那些忙忙碌碌的玉海城人,心中越來越平靜。

    這一劫已經暫時躲過,但僅僅是把狂風暴雨延後,自己只有不斷積蓄力量,才有機會抵禦妖蠻眾聖的最終之怒。

    不多時,方運道:「蘆都督,往年人族與妖蠻的三谷連戰都在殿試結束后開始,今年何時開始?」

    「明日就會開始。你們在聖墟的時候,聖院就已經帶人前往三谷山。」蘆宏毅道。

    「三谷連戰是舉人、進士和翰林三個文位出戰,分別對應妖族的妖將、妖帥和妖侯,怎麼沒有我和顏域空等舉人?」方運問。

    「前往三谷連戰的道路很兇險,曾經有舉人因無自保之力而受傷甚至死亡的事情發生,所以人族乾脆只派五個天賦尚可的舉人前往,不爭第一谷的勝負。等你中進士之後,必然會收到參與邀請。」

    「原來如此。那此次三谷連戰形勢如何?」

    「還是等你參戰的時候我再預測吧。」蘆宏毅的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據說贏得三谷連戰有很大的好處?」方運問。

    「自然有,不然人族也不會年年與妖蠻相爭,劍眉公的聖氣龍珠就是得自其中。你現在不要在意三谷連戰的輸贏,哪怕在你成進士的時候敗了也無所謂,你只要在翰林的時候取得最後的勝利,便可讓我人族揚眉吐氣。」

    「是。」方運道。

    車廂內又陷入沉默。

    不多時,蘆宏毅道:「聖旨召你入景國學宮,你中舉人後,出了書山便要去京城?」

    「景國學宮畢竟是景國文院之首,在那裡學習,對我的進士試有極大的幫助。」

    蘆宏毅點點頭,道:「山高路遠,珍重。」

    「方運謝過。」

    直到車到方運家門口,兩人都沒有再說話。

    方運下了車,轉身正要向蘆宏毅告辭,蘆宏毅卻搶先開口。

    「你那首《平湖送張破岳》極好。世人都喜『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但我獨喜『畢竟平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可惜六月已過,寒冬將至。我先走了,告辭。」

    不等方運開口,馬車前行,方運只好道:「告辭。」

    方運站在門口,門前還是有送禮之人,方運與他們聊了一陣才回到書房。

    明朗的天光透過窗戶照進房屋,方運坐在椅子上,靜靜地望著窗外。

    當日送張破岳的時候,方運利用那首詩勸張破岳,北邊艱難,而玉海和京城較安全,請張破岳小心。現在蘆宏毅卻談及前兩句,其意不言自明。

    「京城再危險,也險不過妖蠻眾聖的殺心。」

    方運想了許久,把最近發生的事情在腦海中整理一遍,對一些事物又有了新的看法,更加明白自省的重要性。

    第二日下午,三谷連戰的消息傳來,人族慘敗,妖族再一次取勝。

    人族已經連敗十一年。

    三谷連戰大敗的消息只在中高層的人族中傳播,對整個人族彷彿微不足道。

    方運得到傳書只是嘆息,嘆息過後繼續讀書。

    八月三十的傍晚,方運辭別楊玉環,背著書箱坐馬車離開。後面跟著兩輛馬車,車上坐著刑殿派來保護他的兩位進士。

    車到西副城一處僻靜的校場,方運背著書箱下車。

    蘆宏毅、董文叢、馮子墨、方守業等多位玉海城官員在此,而大源府的府將軍陳溪筆和幾位進士也正在等候。

    陳溪筆看到方運后立刻拱手作揖,道:「斷臂重生之恩,溪筆沒齒難忘。」

    方運微微一笑道:「那日若不是陳將軍阻攔那頭龜妖將,我也無法殺死它。」

    「大恩不言謝,護送你才是正事,我們先回大源府再說。」陳溪筆道。

    蘆宏毅道:「閑話少說,我們坐飛頁空舟去大源府,一路警惕,不得疏忽!」

    陳溪筆點頭道:「此時文侯大人非比尋常,雖說獵殺榜上對文侯的加賞取消了,但妖蠻絕對不會放過殺文侯的機會。那些妖王或大妖王被東聖大人鎖在五妖山,但別的妖蠻或逆種文人可能出手,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蘆宏毅從袖子中拿出一頁聖頁,隨手一拋,化為一張三丈長的金色大紙,離地一尺懸浮。

    跟空行樓船比起來,飛頁空舟簡陋的可憐。

    眾人陸續走上去。

    「站穩。」蘆宏毅說完,也不管別人站沒站穩,控制飛頁空舟繼續上升,最後向大源府急速飛去。

    方運站在飛頁空舟的邊緣,回頭看了看熟悉的玉海城,看了看不遠處的港口和蔚藍的大海,然後微笑道:「不知何時能重回玉海城。董大人,過幾日若是我中舉,玉環她們會來大源府,勞煩您費心。」

    「沒有『若是』,只有『一定』。你必然會中舉,等一放榜,我就送楊玉環和其餘人去大源府,然後你們從大源府起身去京城。你放心,我們一路上都安排得妥妥噹噹。妖蠻若是敢蠢到在這種時候害你,保證他們有來無回!」董文叢的語氣充滿了自信。

    「有勞各位大人。」方運向眾人拱手。

    飛行了兩刻鐘,突然,前方的森林中竄出一個又一個黑影。

    方運定睛一看,一隻只鷹妖振翅飛來,速度遠超飛頁空舟。這些鷹妖的體形龐大,每一頭至少有妖帥的實力,數量超過一百!

    黑壓壓的鷹妖帥集群充滿恐怖的壓迫力,宛如一頭荒古巨獸撲來。

    方運心中一緊,這可是相當於一百多位進士,哪怕是胡亂用妖術攻擊,也足以讓己方全軍覆沒。飛頁空舟上只有蘆宏毅一人是翰林,其餘都只是進士,遠遠敵不過這麼多妖帥。

    眾人迅速備戰,方運還沒等紙上談兵,就聽一道冷哼聲如驚雷炸響。

    「哼!」

    一把被雷光包圍的才氣古劍自天而降。

    方運眨了一下眼,就見前方出現上百道才氣古劍的殘影,每一道殘影都落在一頭妖族的脖子上。

    上百鷹妖帥的頭顱幾乎在同一時間被切斷,斷掉的頭顱和屍體快速下墜,與噴濺而出的鮮紅妖血組成奇異的風景。

    方運鬆了口氣,心想聖院或景國皇室果然暗中有準備,此人之劍不如李文鷹的瀝血古劍凝實,但變化還在瀝血古劍之上,極可能是一位大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