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與趙紅妝一起來到第二張桌子邊,隨後趙紅妝為方運一一介紹同桌的六人。

    「這位是右相曹德安大學士。」趙紅妝向方運示意。

    方運看過去,這是一位留著三縷長鬍的老者,身材微胖,笑容極為和藹。

    一國四相,左相、右相、輔相和文相,官場地位依次降低,這位曹德安地位僅次於左相柳山,在景國百官中是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此人是出了名的老好人,掌管戶部和工部,表面上平平,沒有絲毫的出色之處,對左相的言行也不聞不問,被一些激進的讀書人稱之為「泥塑的曹右相」。

    方運可不是那些熱血沖頭的學子,他分析過景國的形勢,此人掌管戶部,也就是掌管景國的錢糧,若不是此人一直暗中制衡左相柳山,太后根本無力與柳山抗衡。

    「學生方運,見過曹大學士。」方運以晚輩的態度問候,而不是以官員,顯得更加親近和敬重,不像那群清流一樣瞧不起這位真正忍辱負重的功臣。

    曹德安哈哈一笑,道:「不愧是天下第一舉人,今日一見,名不虛傳!沒有在武國人面前墮了咱自己人的威風,好!」

    方運一開始還覺得奇怪,這位「泥塑的曹右相」可不像是如此直接的人,轉念一想方才明白,這裡是陳家,這曹德安也是做給陳聖世家的人看,表示對景國的忠心不二。

    趙紅妝又介紹另一個大學士,道:「這位是輔相司悅慶大學士。」

    「卑職見過司大人。」方運拱手道,臉上的笑容比剛才淺了許多。

    這位輔相司悅慶比曹德安年輕,一頭黑髮,鼻子下面的一字胡格外醒目,神態嚴肅,無論怎麼看都是一位道貌岸然的老先生。

    這人的外號與「泥塑的曹右相」並稱,被人譏笑為「紙糊的司輔相」,不過司悅慶比曹德安的爭議更多,不僅是他在左相柳山面前奴顏婢膝,更是因為他的名字「司悅慶」被人曲解為「思慶」「思慶國」,惹來許多嬉笑怒罵。

    司悅慶正色道:「方文侯公忠體國,救景國文名於水火,乃群臣表率,請受我一拜。」說完真就彎腰下拜。

    方運發現周圍幾個人一臉漠然,而趙紅妝直接看天翻白眼,於是心道看來這就是輔相司悅慶的拿手好戲,無論對誰都是一本正經的樣子,但做起事來卻無比下作。

    「司大學士客氣了。」方運道。

    之後趙紅妝一一介紹其餘人,然後一起落座。

    趙紅妝笑道:「婚宴還未開始,不能敬酒,我就以茶代酒敬方運一杯,謝謝他,不然我可坐不到此處。」

    另一位大學士禮部的毛尚書道:「方運你今日可不要走,我有一肚子話要問你。」

    曹德安笑道:「不止你,景國上下誰沒一肚子話想問方運?真是羨慕文鷹,早知道坐鎮江州能碰到這麼一個千載之才,我才不當什麼右相,就在大源府坐著等天才出頭。」

    周圍四桌的人齊笑,紛紛說有話問方運。

    方運暗中觀察,發現這京官和江州的不一樣,江州的官員看到自己是天然的親近和不斷奉承,可這京城的官員則大氣許多,同樣承認自己的地位和身份,但態度不一樣。

    有些疏遠,但更多的則是一種君子之交淡如水,就像李文鷹一樣,誇是誇,但點到即止。

    不多時,一個一身紅綢帶的下人跑出來,低聲道:「太夫人來了。」

    嘩啦啦……

    所有人齊齊起身,院子里的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見到屋裡的人起來他們也齊齊站起。

    不多時,右側的門中走出兩個身穿紅魚戲水服的丫鬟,兩個丫鬟各手持玉如意,掀開門帘。

    一位滿頭銀髮的老婦人坐在一輛機關椅上,在一位強壯秀才的推動下,緩緩駛入正堂。

    方運看著老婦人,此人已經奄奄一息,呼吸極慢,手上臉上全是老年斑,似乎是在昏睡。

    「祖母,孫兒給您請安。」陳家家主陳銘鼎竟然當即跪在老婦人面前,伸手握住老婦人的手,面帶微笑,明明已經是八十餘歲的老人,可竟然浮現與孩童相似的神情。

    方運心中更加敬重這位陳銘鼎,堂堂大儒在這麼多人面前跪得如此乾淨利落暫且不說,單單這麼大的年紀還有如此孺慕之情就足以讓人動容。

    其餘人不便下跪,都稍稍低著頭。

    「嗯。」陳太夫人輕哼一聲,眼皮睜開,迷茫地看了陳銘鼎一眼,嘴角浮現沉重的笑容,隨後閉上眼。

    就在此時,陳府外的街道傳來噼里啪啦的鞭炮聲。

    陳銘鼎隨手一揮,隔絕外面的聲音,然後道:「祖母,靖兒已經迎新娘子回來了,您稍等,他們馬上就在您面前拜堂。」

    「嗯……」陳太夫人這次連眼皮都不眨。

    陳銘鼎這才站起來,道:「諸位安坐,我去迎接新郎新娘。」

    方運等人落座,低聲說話,生怕驚動了陳太夫人。

    不多時,眾人看到大院門口走來一行人,立刻起身。

    方運抬頭望去,就見新郎官扶著新娘子慢慢走進來,兩人都是一身紅衣,新娘頭上還戴著大紅的蓋頭。後面跟著許多人,有人吹嗩吶,有人拍著鈸,歡聲笑語,樂聲陣陣。

    方運微笑看著這對新人。

    眼看新郎新娘就要進門,陳太夫人身後的那個秀才突然低聲道:「太夫人?太夫人您怎麼了?」

    眾人急忙看向陳太夫人,就見她頭歪向一側,手向外翻開,耷拉在膝蓋處。

    狂風大作,一個紫衣人影幾乎在眨眼間從門外飛到陳太夫人前。

    「祖母!祖母!」大儒陳銘鼎輕聲呼喚,聲音里充滿了焦急。

    呼喚了好幾聲,陳銘鼎用顫抖的手給陳太夫人把脈,很快鬆開,又再次把脈,反反覆復十餘次,才徹底鬆開陳太夫人的手,緩緩站起來。

    陳銘鼎面色和平常比僅僅是陰沉了一些,他環視眾人,緩緩道:「祖母他老人家臨終前最想見到靖兒完婚,婚禮中斷不僅讓祖母不悅,更不合禮制。靖兒與新婦就在祖母面前拜堂成親,了結祖母最後一樁心愿。」

    「理當如此。」眾人紛紛附和。

    方運和趙紅妝相互看了看,都從對方眼中看到無奈,本來是大喜的日子卻死了人,這讓人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陳府的氣氛稍顯詭異。

    主婚人大儒張戶只能硬著頭皮主持婚禮。

    院子中的小國公目光一閃,迅速低下頭,緊握的右拳緩緩鬆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