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的話語里蘊藏著類似大學士的天言力量,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甚至主動深入思考,最後不知不覺認同方運。

    「我們也高看他了。」常東雲搖頭。

    「真沒想到,與韋育相識這麼多年,今日才知道他腦後有反骨。」

    「若是去當雷家乘龍快婿,我們這些同窗理應祝賀,到新婚之日必然會送上一份大禮。可惜,認賊作父!」

    「本以為韋兄僅僅是為上舍,原來是為了雷家的美嬌娘。罷了,以後這韋兄也不叫了。」

    「咳咳,諸位都是讀書人,韋育再如何,也只是根據學宮的規矩做事,何必呢?」

    「何必?如此明目張胆害景國學子,還需要說什麼?」

    「此言差矣!」就見一行人打著傘從不遠處走來,幾乎都是康社的眾人,為首的則是康王的兒子小國公。

    常東雲冷哼一聲,道:「小國公似乎有高見。」

    小國公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常東雲義薄雲天,但不要忘記一件事,韋育無論如何,都坦坦蕩蕩,甚至說出自己即將娶雷家女子。我問問你們,你們的才學若與常東雲相當,若有機會爭上舍,你們想不想與方運爭?」

    常東雲道:「自然不想!方運對景國之功勞是我億萬倍,我若搶了他的上舍,不要說父親會打死我,我自己也會無顏見人!上舍重要,還是自己心中的道義重要?小國公,你可否回答我的疑問。」

    小國公微笑道:「你心中的道義,只是你個人的小道義!韋育心中的道義未必多大,但必然勝過你!學宮分三舍,其目的就是激勵學子!韋育無論身份如何,既然達到激勵方運以及你我的目的,那他就遠勝你們這些被小道義蒙蔽的學子!且不說韋育兄只是為幫妻舅,乃是人倫大愛,此舉非惡,更何況,就算是惡人,行善之時我們也應該鼎力支持!」

    常東雲冷笑一聲,大聲道:「都說小國公有辯才,果然不假。只不過,小國公忘了一件事,身為景國人卻助外人害景國之人,哪怕是借用符合規矩的手段,仍然是我景國之敵!他的惡,不在於爭上舍,甚至不在於私心,而在於毀我景國基石!若人人都可因私心而害人族棟樑,最後人族哪怕不滅亡,也會成為妖族奴隸!今日有人聽方文侯說過,能者多勞,更應多得。方文侯不需要其它,只需要一點點景國人的保護,只需要景國人不加害於他!僅此而已!僅此而已!可是,你們這些盼著景國滅國的畜生卻不放過他!」

    第一舍門前鴉雀無聲。

    人人都知道武國和慶國意圖瓜分景國,人人都知道左相與慶國勾結、康王與武國勾結,可敢當眾罵他們是畜生的,卻少之又少。

    小國公面色鐵青,道:「一派胡言!何人盼著景國滅亡?」

    方運緩緩道:「小國公,你我都為舉人,我是文侯、你是國公,官階差別不大,不如我們學那些前輩,以你是否盼著景國滅亡為念,撞文膽!」

    小國公目光閃爍,急忙給韋育一個眼色。

    韋育看了看小國公,又帶著詢問之意看向雷遠庭。

    雷遠庭輕輕點了一下頭。

    韋育隨之點頭,正要說話,常東雲卻突然大聲道:「學宮學子常東雲正式向方運發起爭上舍!根據學宮規矩,一旦正式發起,則不可拒絕!」

    韋育勃然大怒,指著常東雲大罵:「道貌岸然的畜生!我早就知道你想趁天大的機會與方運爭上舍然後贏他,正式入主第一舍!我竟然被你哄騙了!」

    方運愕然,沒想到這個常東雲竟然會這樣做,自己想阻止都來不及,隨後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並沒有生氣。

    方才支持常東雲的人怒髮衝冠,一個進士口中甚至出現劍光,隨時可能斬殺常東雲。

    常東雲輕蔑地看著韋育,緩緩道:「我自知不如方運,就此認輸!依照學宮規矩,一個月內學宮學子不得與方運爭上舍,而我,離開景國學宮,此生不得入孔府學宮或聖院深造。」

    直到這時眾人才明白。

    常東雲用一生的前途,換方運一月的安寧!

    他要保護景國的基石,僅此而已,僅此而已!

    常東雲轉動身體抱拳環視眾人,緩緩道:「明日我即刻啟程前往北疆,趕赴軍中助戰,自此一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見。今日爭上舍,只為讓宵小知道,我景國,還有讀書人!」

    這話猶如鳴雷在眾人耳畔不斷迴響。

    常東雲最後向方運作揖,然後道:「告辭。」說著一撣衣袍,從容離開。

    「祝常兄一路順風!」一人扔下雨傘,彎腰作揖。

    「下一個月,我來保護景國基石!東雲,我們北疆軍中相見!」剛才那個欲以唇槍舌劍殺常東雲的進士含淚行禮。

    「十一月我來,不準跟我搶!我最討厭在學宮裡讀書!」

    方運向常東雲的背影拱手,隨後道:「明日一起送東雲兄,如何?」

    「同往。」

    方運望著常東雲的背影,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怒意,扭頭看向台階下的韋育,冷冷地道:「你回內舍收拾一下行李,明日我出凌煙閣時,就是驅逐你離學宮之際!」

    韋育氣得渾身發抖。

    「你……你狂妄!你……不要說是狂君,就算是狂聖都說不出此等話!你從不曾踏足凌煙閣,竟然妄圖第一次就過第五亭?你妄想!哪怕當年曹子建、哪怕當今顏域空,第一次踏足凌煙閣也不過勉強過第三亭!」韋育的手一直不停地抖著,憤怒到了極點。

    小國公陰笑道:「方文侯,這可是你說的!你明日要對韋育『逐學宮』!萬一文相大人批准,你若是過了第五亭,韋育滾出學宮,從此不能踏入半步。若是你敗了,不僅會反被驅逐出學宮,而且會充軍十年!你現在想要收回這話,可是來不及了!」

    方運看著小國公,道:「你這麼喜歡多嘴多舌,那下個月我驅逐你!」

    「你……」小國公的氣得頭髮直立,恨不得大罵方運,堂堂康王的兒子、景國國公若是被驅逐出學宮,那絕對會動搖康王府在景國的地位。

    「我早就看這個吃裡爬外的東西不順眼了!不愧是方文侯,就是解氣!」

    方運淡然道:「東雲兄不能白走,總得有人陪陪他。就選康社吧。」

    天空響起第三道驚雷。

    「你……你……你竟然妄圖把康社連根拔起……」小國公氣得捂著胸口,後面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