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微微一笑,一般來說,哪怕是上舍進士通過第五亭,都未必能得到四十籌。

    現在的學宮學子中,凌煙閣超過四十籌的只有兩人。

    一個是正在寧安縣當代縣令的計知白,是近年來少有的天才,在舉人凌煙閣中通過凌煙閣七亭,只是比顏域空差一些。計知白去年參與京城的進士試,在進士試的會試中奪得景國第一,隨後被分派到寧安縣參與殿試。

    他在寧安縣的治理卓有成效,人人都知道,一旦殿試結束,他必然成為景國狀元。

    計知白在成為進士的第一個月曾入進士凌煙閣,直闖第六閣,震驚十國,這種天才在半聖世家也不多見。

    另一個就是與方運交好的喬居澤,兩年前的景國狀元,不久之後就會入聖院。

    方運邁步進入第五亭,移山亭。

    穿過迷霧,入眼是一片山巒,低有千丈,高有萬丈,條條白色河流在山間穿行,棵棵綠樹如同新衣披在山峰。

    但,方運在俯視群山。

    方運赫然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尊無比龐大的巨人,哪怕是萬丈高山在自己面前,也不過到膝蓋。

    在相距不遠的右側,就見同樣身形巨大的韋育正在皺眉思索。

    韋育的前方同樣有座座山峰,但在群山的前方卻有一支蠻族大軍。

    那蠻族大軍和正常一樣大小,但足足有上萬人,正在奮力向前進發,攻向韋育。

    方運知道,一旦蠻族大軍通過群山衝到韋育身邊,韋育的身體就會縮小,除非能殺死所有的蠻人,否則不僅會失敗,還會承受被蠻人攻擊的疼痛。

    和其他亭不同,這第五亭不能自己退出,一旦失敗必然會痛得死去活來。

    韋育深吸一口氣,對準前方伸手一抓,才氣涌動,就見蠻族前方的一座山和較遠處一座山同時升高,迅速交換位置。

    兩座山落定,蠻族面前新的山峰更加陡峭,蠻族無法快速攀爬,只得繞路,很快來到一條淺淺的河流邊。

    蠻族越過河流向前走,在部隊走過一半的時候,韋育突然移走右側的一座山,失去阻擋,積蓄已久的洪水沖了過去。

    蠻族大亂,二十妖帥瘋狂攻擊洪水,但韋育蓄謀已久,這洪水的速度和水量超出了這些妖帥的承受範圍,數以千計的蠻族被洪水衝擊,或淹死,或撞死,只有那些天生水性特別好的蠻族損失極小。

    韋育長長鬆了一口氣,然後轉頭看向方運,眼中竟然不再有憤怒之色,而是微笑道:「若我所料不錯,你的才氣已經不多了。以小國公的脾氣,不會讓你順利通過。你的『彈波閣』最多六籌吧?這『移山亭』我不多說你也知道,最耗才氣!我之所以過不了下一座『墨劍亭』,不是我書法不夠強,而是我才氣不足!不是計知白那種天才,不是半聖世家的弟子,不可能過得了第六亭。」

    「的確,小國公是給我造成了一些阻礙。」方運道。

    韋育微微一笑,道:「既然你將成為我的手下敗將,那我便沒必要在意你了。縱然你以後是一等一的天才甚至成半聖又如何?我這一輩子可以一直誇耀,我勝過方運一次!我把方鎮國趕出了景國學宮!我這個雷家的女婿沒有讓雷家失去登龍石!我韋育,是勝利者!」

    「哦。」方運閉口不答,仔細觀察自己眼前的群山。

    韋育昂起頭,伸出右手對準前方虛抓,才氣涌動,就要換山移位。

    方運突然道:「小國公以手拍我的彈波聲浪失敗,被聖人雷罰,康社和柳風社八成的人因被我的琴曲中斷彈波,大都會敗在第四亭。」

    「你胡說!」韋育的手一抖,兩座交換位置的山突然在中途失敗,回到原來的位置,韋育的才氣不僅白白消耗,而其中移動過的山要等十息才能再次移動,可十息內蠻族士兵必然可登上那座山,正有蠻族士兵的山峰不能移動。

    就見蠻族士兵登上韋育想要交換的山峰,嚴重影響了韋育的計劃。

    「我比他們更早到這移山亭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

    方運淡然一笑,繼續觀察自己眼前的群山。

    韋育神色不斷變化,移山的水平明顯大降。

    方運很快記住自己面前的所有山峰的一切,山峰共有兩百八十三座,暗合三國大儒陳卓《天官星書》中記載的星官之數。

    華夏和聖元大陸的天文學家為了便於觀測星辰,把一些星辰組成一組進行命名,稱之為星官,與星座的意義相近。

    方運早就看過書籍,這些山峰座座不同,但強大的移山者可以發揮無窮的威力。

    這些山峰有的陡峭,有的容易攀爬,有的種植大量的樹木形成落木,有的山裡藏著毒蟲,有的山裡有大批野獸,有的有落石,還有的山有瀑布,各有妙處,但不僅僅山峰有用。

    從群山最前方到方運面前,共有五十里,其中二十里處和四十里處各有一條河水,兩條河水是滅殺蠻族的主要力量。

    進入移山亭的學子可以利用才氣不斷交換山峰,間接控制河水攻擊蠻族大軍,但具體如何控制則難倒無數學子,尤其是在才氣有限的情況下。

    這「移山亭」中的一切與圍棋息息相關,但很多地方又跳出了圍棋,還被各國學子製成了移山棋,久盛不衰。

    方運這些天一直在研究凌煙閣的一切,除了研究與移山亭最緊密的圍棋,還研究了象棋等其他棋類,觸類旁通。

    這移山亭,首重圍棋之法,次重兵法戰略,方運雙管齊下,對移山亭的理解上升到一個新高度。

    方運所學戰例之多,遠超人族半聖,畢竟他通曉兩個世界的歷史。

    在登凌煙閣之前,方運就已經想到自己移山之法。

    兩河合一,雙龍滅蠻!

    這移山之法其實已經被眾多學子討論過多次,非常之強,但問題是消耗的才氣太多,除了當年諸如韓信、陳慶之、周瑜、司馬懿等等一些兵家天才,其他各家學子在凌煙閣都無法用處這種移山之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