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河合一雖然強,但有兩個缺點,一是太消耗才氣,二是必然有漏網之魚,很多蠻族哪怕被水沖暈、被衝撞到山壁上,也可能存活。

    方運深入研究過那些前輩通過移山亭的實例,可以學習,但不能模仿,因為每一個人面前雖然都有兩百八十三座山峰,但山峰的位置不同,模仿毫無用處。

    不過,方運學到了很多不受山峰位置局限的東西,比如發現蠻族各方面都可以被影響,陡峭的山峰和緩坡山峰交換時機不應該在敵人士氣如虹的時候,因為用處很一般,若是用在敵人士氣低落的時候,則效果極大。

    而動用毒蟲類山峰之前,必須要滅殺蛙蠻人、蜥蠻人等等蠻族,一旦有這些蠻人在,毒蟲的效果極差。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都是方運有信心驅逐韋育的最大原因。

    很快,在群山前方出現了一支萬人蠻族大隊,這些蠻族實力最強的也只是二十頭妖帥,沒有妖侯。

    群山無法阻擋強大的妖侯,任何一頭妖侯都和翰林一樣,有斷掉一條普通江河、粉碎一座山峰的實力,而再之上的妖王足以攔截百里寬的長江。

    方運之前早就觀察過群山,不等那些蠻族大隊靠近,他就開始按照之前的所學進行兩河合一。

    兩河合一首先要移動足夠的山峰形成新的河道,其次則是選擇兩河的匯聚點即蓄水處,接著要根據敵人的行軍速度選擇蓄水的總量,太少效果差,太多可能被敵人提前發現。

    再之後,就要逼蠻族大軍走到必經之處。

    之前的那些兵家天才才氣有限,哪怕用了兩河合一也無法一次性滅殺太多的蠻族大軍,但方運仔細研究后,發現兩河合一其實有更強大的用法。

    方運對準前方伸出右手,才氣涌動,就見兩座山交換了位置。

    韋育仔細一看,心中奇怪,因為這兩座山既不在河流周圍,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就是一高一低的兩座山在交換。

    韋育不認為方運自暴自棄,於是在移山的同時經常關注方運。

    方運如同孩子玩石頭一樣,東一下西一下,看似毫無頭緒,完全就是在亂玩。

    韋育糊塗了,哪怕是最普通的舉人,也看出來方運是在胡亂移山,蠻族大軍都已經到群山邊緣了,方運竟然不管不問,還在毫無章法地移山。

    「你……才氣怎會如此充足?」韋育終於忍不住了,因為從方運移山開始,所消耗的才氣已經接近舉人極限的一半,至少消耗了五寸的才氣。

    方運也不作答,繼續移山。

    韋育根據山峰的距離和大小默默計算方運移山的消耗,在方運相當於消耗六寸才氣的時候,韋育突然猛地睜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的前方。

    因為,方運在把第二條河邊的兩座山移走後,巨大的山峰擋住原本河道,同時山峰移位出現了新的缺口。

    就見河流原本從西向東流,可現在直轉九十度,從缺口處筆直地流向正北方。

    直到這個時候,韋育突然驚醒,發現方運之前根本不是在胡亂移山,而是在創造一條河道,而且不是胡亂創造一條筆直的河道,是選擇了消耗才氣最少的方式,創造出一條彎彎曲曲的河道,讓第二條河的河水向前方涌去。

    韋育順著河道看去,就見河水猶如一條白色的巨龍瘋狂奔涌,而在河道的盡頭,方運又一次移山,改變第一條河水的河道。

    韋育發現兩條河道的聚集處赫然被數十座高山圍成了巨大的蓄水池,而且蓄水池中還有許多小山。

    「你……」韋育徹底明白方運的目的。因為那些小山和周圍的大山中,七成都長滿高大樹木,學子們可以消耗才氣,把這些山峰的樹木震倒,形成滾木,殺傷力不下於落石。

    但現在,這些山峰即將被水淹沒。

    韋育幾乎可以想象到這些巨樹形成的滾木順流而下的場面,許多妖蠻或許躲得過洪水,但未必躲得過水麵高速衝擊的滾木。

    不多時,韋育又發現一處地方,蓄水池東側有條峽谷,峽谷兩側的山峰不算陡峭,但所有的石棱都異常尖銳,一旦有妖蠻被水衝到那裡,只要稍微失控,就可能被尖銳的石棱刺中。

    這些石棱山峰不夠陡峭,而且消耗的才氣稍多,被無數學子認定毫無用處,可韋育沒想到方運竟然發揮了石棱山峰的作用,而且把兩河合一運用到了極致。

    韋育收起最後的輕視之心,赫然發現,方運雖然沒有阻攔蠻族大軍,但針對那些水性特別好的妖蠻沿路布置了很多殺招,水性特別好的蠻族不足一成,很可能在不知不覺間被殺光。

    水性好的蠻族一旦陣亡,兩河合一爆發后,蠻族將徹底失去自救的能力。

    韋育額頭冒出細微的冷汗,之前的方運再強,也不過是讀書好、有詩詞文章天賦,可這移山亭卻考驗戰略和籌謀,考驗的不是一山一地的得失,而是頂尖讀書人才可能通曉的大局觀。

    「這方運到底讀了多少書?」

    韋育心中生出一絲悔意,方運在移山亭的布置可比寫出無數名篇更讓他擔憂,這意味著,他們認為方運的種種弱點、種種不妥,方運早就已經考慮在內。

    比如這次凌煙閣的比試。

    能在移山亭算計到如此,絕不可能會莽撞到胡亂要把一位曾經的上舍進士逐出學宮。

    韋育的手不由得輕輕一抖。

    陸續有後面的學子進來,這些學子看到兩條長河如兩條白龍匯聚,先是一愣,然後一邊觀察自己的群山,一邊不斷瞄方運。

    「方運的運氣太好了吧?」

    「此話怎講?」

    「那些河道都是天然的,不然以他所剩的才氣,不可能開闢出兩條河道。」

    「你覺得設計凌煙閣的眾聖會蠢到如此地步?」

    「那……那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是方運憑藉一己之力所為。」

    「看韋育的臉色就知道。」

    眾人看向韋育,發現他的臉色越來越差,而且每進來一個人,韋育都要看一眼,似乎在尋找誰,可越來越失望。

    「不要去管韋育了!看來方運真的有殘破的文思泉湧文心,恢復了大量的才氣,所以能在這移山亭中用出傳說中的兩河合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