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很快,所有人進入移山亭。

    進入第一亭射獵亭的人超過三千,但現在到達這第五亭的人不足二百。

    而且大多都是近五年來的進士,舉人不足三十人。

    哪怕這三十個舉人是景國最頂尖的一批舉人,也無人能過這移山亭。

    「方運,你兩河合一,必然通過第五亭,現在只是籌數多寡的問題。我們只能送你到這裡了,到達移山亭已經是我們的極限,通過是萬萬不能!」一個舉人遺憾道。

    「多謝盛兄。」方運道。

    那舉人面露激動之色,沒想到方運竟然記得自己,隨後一拱手表示感謝,開始自己的移山。

    兩條白色的河流匯聚在一處群山組成的蓄水池,隨著河水快速增長,那裡已經變成一處湖泊,越來越深。

    那一萬蠻族不斷地前行,它們的行走路線危險並不多,就是偶爾有少數族裔的蠻人倒霉。

    蠻族和妖族一樣,不同之間的族裔經常不合,一開始蛙蠻人突然倒霉,遭到滅頂之災,蛇蠻人幸災樂禍。

    蛇蠻人同樣擅長水性,很快也遭到攻擊,而鼠蠻人則異常高興,吱吱唧唧不斷慶賀。

    由於遭到攻擊的都是小股的蠻人,蠻族的妖帥們並不在乎,最後損失了接近十分之一的蠻族后,那些首領們認真對待,但隨後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遭到攻擊。

    不知不覺,它們來到一條長長的斜坡峽谷外,零星的探子已經探明,只要過了這條峽谷,向右一拐,就可以找到一條極為通暢的大路。

    得到消息的蠻族首領們十分激動,立刻命令眾蠻人快速通過這條斜坡峽谷。

    這條峽谷兩側的山峰全都是尖銳的石棱,沒有誰覺得這些石頭有什麼特別之處,只是有少數天生對危險感覺敏銳的蠻族變得小心翼翼。

    九千蠻族很快全都進入峽谷之中,眼看就要走出右側的山峰,突然,山河移位!

    前方那座大山突然升起,隨後就見高達千丈的水牆出現在前方,那深藍色的湖水猶如破裂的天空砸下來!

    那已經不是水,而是倒塌的天地之牆。

    這一刻,所有的學子全部停下手中的事情,一起向方運的前方望去。

    所有的蠻族都慌了神,轉身就逃,只有幾個理智的妖帥大聲呼喊。

    「不要跑!再快也快不過天上的水!馬上使用氣血力量保護自己!」

    「不要跑,找到躲避的地方使用氣血之力!」

    但是,那如同山峰的水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砸下,不是落下,也不是流下。

    在那水中,還攙雜著密密麻麻的滾木。

    那些妖帥全力外放妖術和氣血,希望能夠躲過這一劫。

    但妖帥之下的蠻族則不一樣。

    無窮無盡的水伴隨著海量的滾木砸下,運氣差的蠻妖被滾木活活砸死,運氣好的妖蠻逃過滾木,但隨後被大量的水沖暈淹死,運氣更好的妖蠻沒有被水沖暈,但在迷迷糊糊中撞到山峰上。倒霉的被撞得粉身碎骨,而幸運的躲過山峰,但隨後被尖銳的石棱刺穿。

    一頭牛蠻將掙扎著衝出水面,還沒等徹底清醒,就見一根兩人合抱的巨樹順流而下,重重撞在他的頭上。哪怕他是一尊蠻將,在精疲力竭后再遭到撞擊也昏了過去,鮮血汩汩地從它腦後流出,而水不斷從他的口鼻中鑽進去。

    牛蠻將的身體隨著河水流動,慢慢下沉,最後被活活淹死。

    一頭馬蠻兵妄圖在峭壁上攀爬,但一個水浪打過來,它沒能站穩,被水沖走,身體立刻被尖銳的石棱貫穿。

    一頭虎蠻將迷迷糊糊隨著大水移動,不斷撞擊著牆壁,身體的氣血快速消耗,最後終於因為氣血耗盡,被活活撞死。

    各種各樣的死法在方運的前方上演。

    在場的學子們見過各種各樣的移山之法,但如此一氣呵成的殺敵之法從沒見過。

    「妙!」

    「酣暢淋漓!」喬居澤贊道。

    「當浮一大白!」一位嗜酒如命的進士笑道。

    「看看方運,再看看咱們自己。」

    所有的學子都沉默了,方運殺敵如鯨吞,而眾學子殺敵似一隻小螞蟻在撕咬大象。

    不多時,水流減緩,但兩條大河的水量卻從不減少,如同一條長江在山谷中穿行,形成新的河道。

    許多妖蠻因為氣血耗盡,被這並不大但連綿不絕的河水淹死。

    不多時,水面恢復了平靜,最為幸運的數百蠻族活了下來,但它們的氣血所剩無幾。

    方運最後慢慢移山,各種平時對蠻帥蠻將無用的山峰,在這一刻發揮了超乎想像的作用。

    一個接一個蠻族死去。

    一個進士道:「移山亭和後面的兩亭一樣,評判籌數素來低的可憐,往往一年也只有幾個人達到七籌,其餘是清一色的六籌。不是這些人真的不行,而是殺光這些蠻族的速度太慢,很多人為了過移山亭甚至不得不親自上陣,最後帶著大量的傷口通過。」

    「看看方運這裡,蠻族行軍不過半就被全殲,單單這可怕的速度就至少能給八籌。」

    「我感覺至少給九籌!」

    「不可能九籌,兩河合一向來有籌數獎勵,當年有位兵家傳人也用了兩河合一,可惜因為才氣不足,沒有能做到用山峰殺光蠻族,最後親自上陣,用時極長,但最終獲得七籌。」

    「等最後的結果吧,可惜要過了墨劍亭才知道他最後能得幾籌!」

    「你們再看韋育的臉色。」

    一些人偷偷笑起來。

    在最後一頭獅蠻帥死亡后,方運轉頭看了一眼韋育。

    韋育立刻覺察,扭頭看過去,但臉迅速紅成了猴屁股,因為方運的目光雖然淡然,但每一個人都猜得到他要說什麼。

    「你太慢了!」

    韋育突然哀求道:「給我一個機會,讓我主動離開學宮,不要把我驅逐出學宮!」

    韋育的一些熟人輕嘆,自己離開和被逐學宮完全不同。韋育若是自己離開,則可以毫髮無傷前往雷家。

    若是被方運逐出學宮,景國的監察院會第一時間聯繫聖院的刑殿,然後對韋育展開聯合審問,若景國監察院認定他叛國還可以贖罪,但若是認定勾結妖蠻暗害人族天才,那韋育一族都會遭殃。

    雷家要想護住韋育,必然付出極大的代價。

    「常東雲在邊塞等你,我在第六閣等你。」

    方運的話猶如一道雷霆,徹底擊碎了韋育的希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