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說完,身形消失在移山亭。

    方運比韋育晚了近半刻,但他在移山亭中殺死所有的妖蠻后,韋育僅僅殺死一半。

    移山亭所需要的時間極長,而現在能到達這裡的人都是學宮成名的人物,相互間非常熟悉,一邊移山,一邊聊天。

    「可惜了。」喬居澤說完,輕輕搖頭,繼續移山。

    「是可惜了,方運的兩河合一太快了,我們至少要過四刻鐘才能通過這移山亭,到了那個時候,除了少數幾人去的早可以看到他在墨劍亭的英姿,大多數人都會錯過。」

    「喬居澤可惜的是韋育吧?堂堂景國的天才進士,卻因為一念之差成為雷家的走狗,導致前途盡毀。」

    「說的也是。方運既然過了這第五亭移山亭,雷家的登龍石已經成為方運之物。」

    「雷家登龍石可是雷家屹立不倒的主要力量之一,今天方運在這裡面撕開一道口子,以後的事可就不好說了。」

    「你們說,若是方運得到登龍石,得到雷家一直夢寐以求的寶物,那會如何?」

    「什麼?雷家夢寐以求的寶物?」

    眾人好奇地看著說這話的陳聖世家的旁系弟子陳斐世。

    「斐世,你聽說過什麼?」

    陳斐世輕咳一聲,看了一眼韋育,道:「其實這些事在半聖世家也不算秘密,雷家需要登龍台中的一件寶物,具體是什麼,具體作用如何,我們都不知道,但知道那寶物對雷家十分重要。雷家人雖然一直隱藏,但終究被別人看出一些端倪。」

    「那雷家找了那寶物找了多久?」

    「至少三百年了。根據文王世家之人推斷,那件寶物足以影響雷家的命脈!若雷家找到那寶物,雷家的實力可能不止更進一步那麼簡單。」

    「堂弟,這話……過了吧!雷家現在離半聖世家只有一步之遙,不止更進一步,那豈不是與亞聖世家並肩?」喬居澤大為驚訝。

    不等陳斐世開口,韋育冷冷一笑,道:「他說得沒錯!確有其事!你們太小看雷家了!哪怕是我這個未來的雷家女婿,對雷家所知也只是一鱗半爪。我只能告訴你們,雷家與龍族的關係遠遠超過你們的想象,遠遠超過!所以,只要雷家捨得保我,哪怕我真犯了大罪,最多也只是流放我到兩界山等地!」

    喬居澤道:「韋育,那你何不說說雷家和龍族的真正關係?」

    「我不知道如何說,但我可以說,就算方運作一百首帝王騰龍詩,也威脅不到雷家!」

    眾多學子面面相覷,連喬居澤等上舍進士也心中驚駭,沒想到雷家的秘密如此驚人。

    「韋育你不會在吹噓吧?一百首帝王騰龍詩的恩情,足以讓龍族幫忙抵擋十次妖族大舉入侵!」

    「哼,隨你們怎麼想,我只說到這裡,因為這是我從雷家人口中聽來的!你們不要忘了,第六亭的墨劍考驗和前面卻不同!我之所以無法通過墨劍亭,不是我太弱,而是對手太強!我前面是輸給方運,但在墨劍亭我若與他相遇,我的勝算更大!」

    喬居澤道:「那可未必,你與方運同為書法一境,勝敗或未可知。」

    「但,我從舉人開始,到現在練了整整七年的墨劍!同在書法一境,他如何比得過我?」

    「方體已顯現雛形,韋育你可未必穩勝!」

    「那就讓他一試!我可能過不了第六閣,但我也能保證他過不了!」

    「你……」喬居澤竟然無言以對,突然開始不計一切加速移山。

    韋育很快明白喬居澤的意圖,冷笑道:「遲了!在方運不饒我的時候,我就已經決定徹底與他撕破臉皮!只要勝過方運,我便可得雷家庇護,若是不勝,我可能失去一切!第六閣,我將不惜一切代價!」

    許多人微微色變。

    身為景國學宮最頂尖的學子,每個人都能猜到韋育要做什麼。

    那種做法在別處意義不大,最多增加少許寶光,但在墨劍亭卻堪稱致命。

    喬居澤卻渾然不覺,繼續拚命進行移山,想搶在韋育之前進入墨劍亭。

    在殺死最後一個蠻人後,韋育看向喬居澤。

    「晚了!」

    韋育說完,留戀地掃視四周,目光掠過一張張熟悉的面孔。

    「我既然錯了,就只能一錯再錯。不是我不想彌補,而是……方運根本不給我機會!諸位,告辭!」

    韋育的身影消失在移山亭。

    第六亭,墨劍亭中。

    方運順利進入,眼前是一片白色的世界,而前方豎立著一支支形色各異的毛筆,這些毛筆都有一個共同點,都十分大。

    普通的毛筆不過一尺,但這裡最短的毛筆也足足有三尺長。

    所有的毛筆都是普通毛筆放大了數倍后的樣子。

    這些毛筆排成一排,筆尖朝下懸浮在半空。

    方運知道墨劍亭要考什麼,所以並不著急,而是走到這排筆的最左側,伸手摸了摸第一支兼毫的蠅頭小楷筆,然後邁著緩慢的步子向前走,觸摸每一支筆的筆桿和筆毛。

    方運仔細打量每一隻毛筆,慢慢地看著,認真觸摸。

    這些毛筆的筆桿有竹制的,有玉制的,有石制的,有木製的,有骨制的……

    筆毛有狼毫,有兔毫,有妖狼毫,有胎毛,有狼兔兼毫……

    方運似乎完全忘記了這裡是凌煙閣的墨劍亭,只把這裡當成了一處毛筆店鋪,認認真真了解每一支毛筆。

    許久之後,方運觸摸完最後一支毛筆,之後思索許久,才開始往回走。

    方運一開始走得十分緩慢,邊走邊思索,但到了最後,卻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後在一支筆前停了下來。

    這是最普通的毛筆之一,筆桿是普通的木質,而筆毛也是很普通的狼毫,沒有絲毫的特別之處。

    方運伸手握住筆桿,用力拉到自己面前。

    數百隻毛筆化為粉塵消散,只余方運手中那四尺長的狼毫筆。

    方運環視四周,方才這裡是一片空白的世界,除了毛筆什麼都沒有,但現在卻變成景國學宮的一處講堂。

    講堂異常寬闊。

    最前方是一處文台,上面擺著許多桌子和筆墨紙硯,而文台之下則是扇形的場地,場地上擺放著整齊的蒲團,足足有上萬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