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看到這種大講堂有種熟悉感,立刻想象出萬人共聽老先生授課的場面。

    這第六亭墨劍亭之所以很難通過,最大的原因是強制淘汰的方式,因為墨劍亭的第一場考驗是兩人比拼毛筆墨劍。

    只有在比墨劍中勝利之人,才能接受第二次的考驗。

    若是墨劍比試的過程中,勝者的書法作品過於優秀,則可直接評籌,進入最後的第七亭。

    以筆為劍,以墨為鋒,以字為刃,便是墨劍亭的考驗內容。

    這墨劍亭中的學子不是按文位比,而是根據書法境界分配,若是兩者文位不同,則會增強低文位者的力量。

    方運走上講堂的文台,文台一側的牆壁上掛著一幅幅書法作品。

    這些書法作品下面都沒有落款,但方運從趙紅妝給過的書籍中知道,每一幅十籌的書法作品都會被張掛在這裡,能在這裡達到書法十籌之人,除了少數幾人英年早逝,大都名留青史,學習書法的方運自然都認得他們的筆跡和風格。

    諸如王羲之、朱義章、陳觀海等等的作品都在此列,足足有二十七幅。

    排在第一的正是有書聖之稱的王羲之的作品《劍墨帖》,這幅作品雖然不如他的《蘭亭集序》《喪亂帖》和《平安帖》等大成作品,但也是妙手偶得之佳作,傳誦多年。

    墨劍亭中,隨著書法的提高,會形成不一樣的異象,從字出如蠅一直到傳說中的字出如蛟,而凌煙閣歷代十籌學子中,唯有王羲之一人達到了字出如蛟。

    方運看遍二十七幅十籌的書法,心中壓力倍增,雖然這些前輩都是進了幾十次凌煙閣才有一次書法作品成十籌,但終究證明他們無比優秀。

    方運在奇書天地中師承數不清的書法名家,這些「老師」的書法技法合起來遠遠超過這凌煙閣二十七人。

    同在舉人之時,方運掌握書法技法也超過這二十七人,畢竟自己付出了大量的時間學習書法,付出了數不清的汗水。

    但問題是,墨劍亭的二十七人付出的汗水絲毫不比方運少,而且他們還有難以琢磨的靈感,還有無跡可尋的妙手偶得。

    天才不可怕,可怕的是完美的天才,因為他們不僅僅比普通人更努力,更有他人幾乎不可能擁有的靈感。

    方運相信,能在墨劍亭上留名的十籌前輩,都是完美的天才。

    這墨劍亭的親筆之作和普通的書法作品不同。

    在墨劍亭中,書法的筆法、字法、章法和墨法等等都有著不同尋常的力量。

    要想發揮這些力量,僅僅有天賦是不夠的,更需要大量的時間練習。

    書法的各部分中,僅僅筆法常用的就有十四種,包括中鋒、側鋒、偏鋒、提筆、按筆、起筆、行筆等等。

    而不常用的近百種,至於個人獨有的筆法還有許多。

    方運哪怕一直認真練習書法,也只在筆法和字法方面有獨到之處,而章法和墨法方面略顯不足。

    一旦章法大成,再配合筆法精進,至少可成為書法二境的大家。

    方運早就在趙紅妝的幫助下研究墨劍亭的書法作品,但都無法看到名家原作,現在有機會認真觀察二十幾位十籌前輩的書法,方運全神貫注,希望可以從中獲得更直接更真切的收穫。

    方運重新觀察這些書法大師年輕時候的作品,在看到第二十幅書法的時候,方運盯著看了許久,眼睛一亮,陷入沉思。

    不知道過了多久,後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方運,我已經不會再輕視你,我承認,你是一個幾乎無法戰勝的敵人。但是,你千算萬算,卻忘記我韋育也是讀書人!常東云為了保你不惜捨棄前途,至於我,也有為了戰勝你而捨棄自己的壯志!」

    方運回頭一看,就見韋育出現在文台下面,正向自己走來。

    這時候的韋育既沒有先前的張狂,也沒有之後的沮喪,精神煥發,目光犀利,步伐無比沉穩,如同一位就義壯士,盡顯曾經上舍進士的風範。

    韋育的手中,提著一支粗毛筆。

    方運心頭一沉,意識到韋育要做什麼。

    方運毫無懼色,面色如常,緩緩道;「上來吧,我倒要看看你最後捨棄一切的書法有多強!」

    「果然不負狂君之名,你方運的確有這個資格如此狂妄!我亦不會像以前那般喋喋不休,只是用你的話對你說,不是我不想放過你,而是你自己選擇了失敗!雷家的登龍石,絕對不會輸給你!」

    「上來吧。」方運平靜地看著韋育。

    韋育提著大毛筆,緩緩走上文台。

    兩人四目相對,韋育道:「今日無論如何,都是與你最後一次相見。聽說你正楷為佳,那我便寫一個「永」字,請方兄指教!」

    說完韋育握著大筆,筆鋒指向方運,憑空書寫。

    筆頭無墨,空中無紙,但隨著韋育的手腕和毛筆移動,一個黑色的「永」字隨著毛筆的筆畫而形成。

    「永」字在書法界的地位不凡,哪怕是三境乃至四境的書法大師,也要經常練習寫這個字。

    「永」字飽含了正楷的筆法基礎,包括側、勒、弩、趯、策、掠、啄和磔共八種筆法,名為永字八法,乃是書聖王羲之首創,「八法」甚至可以借指整個書法,可見永字八法何等重要。

    「永」字不僅蘊含了各種筆法,也蘊含了基本的字法和章法,甚至有書法家認為若是把「永」字練到極致,便通曉書法的一切。

    很多初學者若要學一位大師的書法,往往先從大師的「永」字開始臨摹。

    這個「永」字是基礎中的基礎。

    方運微微眯著眼,神色嚴肅,仔細觀察韋育的「永」字。

    韋育故意墨劍寫永,可不是尊敬或禮讓的意思,而是想憑藉紮實的基本功徹底壓倒方運!

    一旦在正楷的基礎上徹底勝過方運,那麼會對方運的心境形成強烈的打擊,從而佔據絕對的優勢,一步勝步步勝。

    在韋育的「永」字寫到一半的時候,方運的面色更加嚴峻,因為韋育的書法竟然學自陳觀海!

    陳觀海的書法之道在當今所有書法家中穩居前三,不是第三,而是有三人不分高下同時位列前三。

    在景國,大量的讀書人的書法都算是師承陳觀海,最大的原因是陳聖的真跡在景國很常見,尤其在景國學宮和京城裡,處處有陳觀海的墨寶。

    從陳觀海童生時候的書法作品一直到成聖后的作品應有盡有,堪稱是天底下最完善的書法之路,筆法、筆意、筆勢等等都已經如同教科書一樣真真切切擺在面前。

    雖說書法之道要進四境必須創出自己的一種字體和筆意,但那太難了,還不如通過學習陳觀海的書法快速進入三境。

    陳觀海名字中有海,也非常喜水,當年在成為進士的時候,觀長江寫下千古雄文《大江流》,並且成功進入書法二境,創出屬於自己的筆意「奔流」,為以後進入書法四境打下堅實的基礎。

    陳聖的「奔流筆意」是出了名的墨劍亭霸主,因為這種筆意滔滔不絕,連綿不斷,初始激越,中期穩健,後勁十足。當年陳聖遊學九國和孔府學宮,在墨劍亭中未嘗一敗,靠的就是筆意奔流。

    同輩甚至笑稱陳觀海之所以創出如此筆意,就是為了在墨劍亭中技壓群雄。

    而現在,韋育的「永」字中竟然隱隱蘊含了陳聖筆意「奔流」的影子,整個永字如同活了一樣,黑色的大字在空中好像在輕微翻滾,即將化成一條「永」不停歇的長江,奔流到海。

    很快,韋育寫完整個「永」字,就見永字突然裂成許多小點,如同一個個蒼蠅一樣在半空飛舞,這是書法一境高手在墨劍亭中可以輕易達到的字出如蠅。

    但是,這些粉碎的墨跡很快又重新融合,隨後文字如水波一顫,構成「永」字的點、橫、豎、鉤、提、撇、短撇和捺共八划突然裂開,化為八條彎彎曲曲的墨跡在半空抖動,如同八條黑色的蚯蚓。

    這就是墨劍亭中少見的字成蚯蚓,比字出如蠅強數十倍,每一條蚯蚓在墨劍亭中都有強大的威力。

    和普通的字成蚯蚓不同的是,這八條筆劃蚯蚓的表面有淡淡的水光。

    這個「永」字蘊含的力量至少是沒有水光的兩倍!

    而在「永」字形成的同時,地面出現六張一尺見方的潔白紙張,兩人腳下各有一張,而兩人的身後各有兩張。

    這是人盡皆知的「退紙」,在墨劍比試的過程中,勝利一次之人可以在對方腳下白紙上留下字跡,同時逼退對方。

    誰的三張退紙被寫上文字,那麼誰就輸了此次墨劍亭之比。

    而退紙也是評籌數的關鍵。

    「方運,你退後吧!」韋育看著方運道,「我不知道你用什麼辦法在彈波亭驅趕了小國公和康社柳風社之人,但這書法終究是考慮功底和經驗。我這個『永』字,你若以『永』字接,必敗無疑;你若以其它字接,則心中怕,怕則意必亂。」

    方運手握毛筆,筆鋒指向韋育,道:「你的『永』字的確不錯,可惜,你空得陳聖之字,卻不得陳聖之意。若是陳聖年輕時寫此字,我必輸無疑,但你不一樣!我喜坐於悟道河畔,經常見木棒捶衣,破水凈衣;又見船夫划槳,分水前行,因此領悟一種筆法,雖然還不成熟,但卻可勝你!你且看好!」

    方運說完手握毛筆在半空緩緩寫出一個正楷「永」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