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數以萬計的墨劍在天空飛舞,最後落在第三張紙上。

    這張白紙已經被韋育的血液染紅。

    墨劍還原成柳公權的代表作《神策軍碑》,而整張紙化為一座書法豐碑冉冉升起。

    這青色的石碑之中,隱隱透著血色。

    豐碑之上的《神策軍碑》全文飲血而歸,字字如劍。

    血泊中的韋育吃力地睜開眼,看了看那豐碑,慘然一笑道:「墨劍血碑,不冤,輸得一點不冤……」說完昏死過去。

    方運緩緩向講堂的盡頭走去,消失不見。

    喬居澤忘記了躺在地上的韋育,忘記了離開的方運,也不在乎剛剛進入墨劍亭的上舍進士尤年,仰著頭,仔仔細細觀看《神策軍碑》,低聲點評。

    「這個『國』字方正剛勁,盡顯國之威嚴、穩固,尤其是中鋒行筆的過程,如護國之江鋪開,簡直如沐春風!」

    「若這幅字過於方正剛強,我倒會有所懷疑這字體並非他自身所創,但此篇雄文的字中勁中有媚、硬瘦均衡、嚴謹挺秀,卻極有可能是他悟道所創。」

    「不僅文字為新體,這碑文內容也頗有可觀之處,若是傳說屬實,假以時日,此碑文或可立功。」

    「配合那句『結體因時相傳,用筆千古不易』,這字體竟然越看越有意味。此文必然能入《文道》,恐怕會有許多讀書人開始學習此種文體。若此文體流傳到一定程度,方運以此文體寫戰詩,必然會出現異象。」

    尤年快步趕來,道:「喬兄,你在絮絮叨叨什麼?這三座新碑文可是方運所寫?韋育怎麼會這樣?莫非……方運字化墨劍?乖乖!我為何不先一步進來!喬兄,請詳說事情經過!」

    「去去去,少打擾我鑒賞碑文!」喬居澤這個謙謙君子變得極為不耐煩,一揮袖,慢慢向文台走去。

    尤年無奈搖搖頭,道:「沒想到還是慢了一步。方運既然已經進入最後的第七亭,想看都看不到了。等著他最後的消息吧,第六亭三座豐碑,必然十籌。這麼算來,他前六籌必然都是滿籌了!現在舉人凌煙閣十子第十的顏域空,哪怕過了最後的第七亭,也不過得六十二籌啊!方運只要能得三籌,就可以超過顏域空!」

    喬居澤緩緩道:「方運的對手,不是未成長起來的顏域空,而是眾聖,是百家領袖,是未知。」

    「我倒想知道雷家如何處理此事!」那進士說完,就見韋育消失在墨劍亭中。

    景國學宮內,數以萬計的學子圍在凌煙閣外,翹首期盼,迫切想知道這次凌煙閣的結果,更想知道方運與韋育之爭。

    雷家在景國的子弟雷遠庭遠遠地望著,面目陰沉。

    自從來了景國,他周身永遠不缺人,可因為口誤被文相小懲之後,所有景國學子全都遠離他,連他國來景國遊學的學子也走了大半,只有少數依附雷家的學子依舊站在他身邊。

    這些學子全都低著頭,不敢看那些同窗。

    就在前不久,彈波亭失敗的康社和柳風社眾人陸續出現,雷遠庭親眼看到小國公被抬了出去。

    身為賭登龍石的關鍵人,雷遠庭一直保持相當的穩重,可現在越來越沉不住氣。

    突然,凌煙閣中光芒一閃,一個全身被鮮血染透的人出現在地上。

    「韋育!」雷遠庭大步跑向自己的妻弟,可僅僅跑了幾步就猛地停下,難以置信地看著韋育身上的傷口。

    「這……你已經進了墨劍亭,只有字化墨劍才能把你傷成這樣!誰,是誰幹的!誰敢把我雷家人傷成這樣!是喬居澤還是尤年!出來!給我出來!」

    雷遠庭說著,快步跑到韋育身前,彎腰要把韋育抱起來,但是,在他的手碰觸韋育手臂的一剎那,十幾把半透明的墨劍突然從韋育的傷口竄出,掠過雷遠庭的手指。

    「嗤嗤嗤……」幾聲輕微的響聲出現,就見雷遠庭的多根手指被切斷。

    附近的人頓時議論紛紛。

    「是字化墨劍!能把這種力量帶出凌煙閣,說明墨劍其主至少得到了一座書法豐碑。」

    「說少了,至少兩座豐碑才能在離開凌煙閣后還有如此強的殘餘力量。」

    「真不知韋育的對手寫了什麼,你們仔細回憶方才的那幾把墨劍,戰意熊熊,國威深重,不像一般人。這墨劍力量若是能離開凌煙閣,足以逼得翰林倉皇逃竄。」

    「莫非是官迷尤年?他頗有官威。」

    「他的官威算什麼?要說官威,這次進凌煙閣中最大的可是內閣行走方運,所過之處三品之下必然恭迎。」

    「可……方運能把韋育傷成這樣?」

    「他沒做出過不可思議的事嗎?」

    「應該說他要是做不到如此,那我等才奇怪。」

    眾多學子笑起來,完全無視雷遠庭。

    雷遠庭疼得嗷嗷大叫,低頭看著自己斷掉的手指,沖著隨從大罵:「蠢貨,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幫我包紮手指?」

    隨從急忙跑出來,撕掉自己衣服給雷遠庭包紮,但是在快要碰到雷遠庭的時候,這他猛地縮手。

    十多把比之前更小更透明的小劍從雷遠庭的傷口處飛濺。

    雷遠庭都被嚇愣了,喃喃自語:「簡直是畜生啊!傷口藏劍已經力壓群雄,現在竟然是劍中藏劍,這人的筆鋒不僅有兵鋒之厲,更有萬軍之雄!筆力如此,必然已經立下三座豐碑!這意味著可以直入第七亭,景國學宮藏著哪一位奇人?」

    「會不會就是方運。」一個舉人低聲道,他在第三亭的時候就已經失敗。

    「不可能!他絕不可能有此筆力!」雷遠庭說著,眼中卻閃過一抹疑慮,每個人都看出來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話。

    「等等吧,很快會有人從墨劍亭出來。」

    不一會兒,尤年出現在凌煙閣外,抱怨道:「喬居澤那個混蛋說我打擾他學碑文,一口氣逼得我連退三紙,這種無情無義的同窗活該沒豐碑!」

    「尤兄!」一大幫人呼啦啦衝過去。

    「尤兄,字化墨劍者是何人?」

    「可是方鎮國?」

    尤年輕咳一聲,環視四周。

    全場鴉雀無聲。

    尤年微微點頭,舌綻春雷道:「你們所猜不錯,方大人字化萬劍,若不是墨劍亭中傷而不死,韋育早就死過一百次。不過,韋育的傷勢你們也看到了,沒有兩顆生身果,和死也沒什麼區別。」

    「那……過程到底如何?」

    一旁的雷遠庭也顧不得手指斷掉,側耳傾聽。

    尤年道:「我去的時候,韋育已經躺在地上。在與喬居澤比字的過程中,我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尤年把喬居澤的話稍稍添油加醋一番,以舌綻春雷講述給在場的眾人。

    講完后,眾多學子被激發了熱情。

    「墨劍血碑,這可是上百年也不見得有一次的東西啊,看來不僅文字本身不凡,碑文也有極大的殺氣。」

    「方運成進士后,那墨劍的威力恐怕非同小可。墨劍威力變化多端,若是方運能得其精髓,墨劍演化出傳說中的境界,必然無敵天下。」

    「那句『我說在墨劍亭等你,不是給你勝利的機會,而是給你認輸的機會』,當真霸氣!除了方運和上舍進士,可沒多少人說的出來,更沒多少人能做得出來。」

    「你們看雷遠庭,雷家登龍石要沒嘍。」

    眾人循聲望去,就見雷遠庭灰頭土臉站在那裡,手握官印,正在鴻雁傳書。

    雷遠庭不顧眾人的議論,如實把自己所見所聞發回雷家。

    雷家,議事堂中,龍氣蕩漾,一條大妖王蛟龍遺骨懸浮在大堂上空,潔白如玉,貫穿整座大堂。

    蛟龍骨之下,雷家眾多管事分坐外圍,雷家核心人物坐在內側,雷家的家主大學士雷越眼前擺滿了雷家的賬目和記錄,足有二十二疊,每一疊都有一尺高。

    就見雷越目光一掃,每疊紙最上面的紙立刻向四面八方飛去,有的飛回管事的手中,有的回到一旁核心家族成員的手中,有的飛到他的面前。

    他不疾不徐掃視,每掃一眼,紙頁必然飛起。

    紙頁逐漸減少,不多時,又是二十二張紙飛起,飛到一半,所有的紙頁突然一顫,然後一切如常。

    所有人的目光一動,然後低下頭,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

    雷越抬起頭,看了看正堂上空的蛟龍骨,然後望著門外湛藍的天空。

    雷越看樣子不過四十歲,三縷細胡,目光溫和,如謙謙君子。

    「你們先下去吧。」雷越輕聲道。

    這聲音非常輕,可一些新管事嚇得手一抖。

    一頁紙張掉落,隨後其中一個新管事身體僵硬,屏住呼吸,竟然一動也不敢動。

    雷越淡然一笑,那頁紙突然逆飛上升,飛回那新管事的手中。

    「小稜你還是和當年一樣,毛手毛腳的,去吧。」

    那新管事滿面通紅,激動地向雷越鞠躬三次,然後邁著堅定的步子走出去。

    那些管事離開議事堂,堂中只餘十五人。

    「韋育敗了,記得跟龍族說一句,此次登龍台開啟,雷家登龍石送與方運。」

    「家主,萬萬不可!」一個老人激動地阻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