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悅習院中,方運邁著方正的步子向里走,一些人跟在後面。

    沒有任何人維持秩序,也沒有任何人在排次序,但幾乎每個人都清楚自己走在什麼地方,每個人都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進悅習院。

    方運身後幾乎是清一色的老人,除了多位大學士,還有許多老翰林。

    這些人中有左相一系的致仕老人,有康王一系的隱士,有遊學景國的他國文人,有四個裝病的景國高官,更多的則是各大世家或豪門中的重要人物。

    舉人在悅習院講學,千年未有。

    隊伍的層次分明,舉人搶不了進士的路,進士也堵不到翰林的道。

    方運不管他人,一直向正前方走,而其餘人則逐漸向兩旁的階梯走去。

    進入悅習院的人越來越多,但悅習院近處的人不減反增,因為遠處源源不斷有人前來,填補近處的空白。

    悅習院是仿孔府的泗水院建築,組成牆壁的不是磚石,而是密密麻麻的樹木,外面的人偶爾可以從縫隙中觀其一斑。

    不多時,悅習院外依舊站著密密麻麻的人群,但好像有無形的力量存在於每個人的心中,讓這些人知道自己沒有資格進入書院。

    一身普通書生打扮的趙紅妝站在一群士子中,她靜靜地看著徐徐關閉的悅習院大門,右拳緊緊握著,彷彿要粉碎這些阻礙。

    其餘的花樓女才子與女學子則面露喜色,靜靜等待講學開始。

    在大門關閉的同時,悅習院開始祭孔儀式,身為講學老師的方運親自主持。

    祭孔儀式之後,方運走到文台之上。

    扇形的階梯會場上鴉雀無聲,數萬人注視著文台之上那個年輕人,面容稚嫩,目光深邃。

    方運雙手緩緩搭在講台之上,掃視前方黑壓壓的眾人,微微點頭,道:「諸位,請落座。」

    雜音陣陣,靠近講台的數千人坐在階梯上的蒲團上,而離講台稍遠的人則依舊站立著,這時眾人稍稍放鬆,階梯上時不時傳來輕咳聲。

    方運的目光掃視那些落座的人,幾乎一瞬間就把所有人的面孔和表情牢牢記在心中,並沒有認出那三位貌似來「踢館」的大師。

    方運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微微一笑,以舌綻春雷道:「我曾聽一位老人說過,站在山頂與山腳的兩個人,在對方眼裡,同樣渺小。」

    台下靜悄悄的,眾人仔細聆聽。

    「初次聽聞,我以為他是告訴我,人要謙遜,因為你眼中渺小的人物可能有你看不到的偉大。後來我想到新的可能,他或許在告訴我,如果同樣是渺小,那就要努力站立在山頂。最後我想到第三個可能,他是在告訴我,站在山腳與山頂的人,其實並無不同。」

    方運說完,稍稍停頓一下,朗聲道:「我之所以能站在孔聖面前講學,不是因為我是先賢,而是因為,我站在由先賢的智慧和成就累積的山峰上,我過去攀登,現在攀登,未來必將繼續攀登。」

    悅習院內外數不清的人點頭稱讚。

    許多人更是低聲稱讚方運不亢不卑,既沒有口出狂言說自己多了不起,又沒有假模假樣地謙虛,這才是講學者應該有的姿態,過傲或過卑都不是合格的講學老師。

    一個抱著小狐狸的女子站在離悅習院較遠的位置,一邊撫摸小狐狸,一邊望著孔聖那偉岸的雕像,聽著方運的聲音,淺笑吟吟。

    方運繼續道:「在開講之前,鄙人說個講學的小規矩。」

    方運話音剛落,許多人面露詫異之色,剛才還誇方運不驕傲,現在方運的話似乎有些自滿。

    講學本身就是一個極大的規矩,方運僅僅是舉人而且是第一次講學,最忌諱立下自己的規矩,必須要中規中矩,因為哪怕是小規矩也可能讓講學變質,讓人貽笑大方。

    與左相、康王和雷家交好的許多人臉上浮現輕微的嘲弄之色,甚至幾位老翰林老進士也毫不掩飾對方運的輕蔑。

    一位老進士突然低聲道:「兔子的尾巴翹太高,自然長不了。」

    附近左相的人低聲輕笑,但其餘進士卻暗暗搖頭。

    方運卻好似沒有發現下面的變化,平平淡淡道:「諸位都隨身帶著紙筆,在我講學的過程中,若是遇到想詢問或指教的地方,可以寫在紙上,然後從后往前傳遞到第一排,可留名,可不留名。等我講完一部分,會去看你們的紙張,挑出一些有意義或者重複多的疑問解答。」

    等方運說完,全場鴉雀無聲。

    許多老師紛紛點頭,意識到這是一個很好的師生溝通方式。

    「妙法!日後我再講學,必然使用此法。不,日後全學宮的講學都要使用此法。」說話的是學宮的掌院大學士,在學宮的地位僅次於文相,地位等同六部尚書。

    那個嘲笑方運兔子尾巴長不了的老進士面紅似血,別人誇方運他可以反駁,但掌院大學士張口,不啻於蓋棺定論,別說他區區進士,哪怕其他大學士都不可能推翻。

    之前還笑方運的人各個沉著臉。

    方運繼續道:「凌煙閣雖有七亭,我只講琴書畫三道,今日第一講,便是琴道之左手指法。」

    聖元大陸此時的琴道指法左右並重,而華夏古國的指法後來在著重左而輕右,左手指法更加精妙,方運也曾多次驗證,拿出來教學最適合不過。

    於是,方運拿出聖元大陸沒有的三種指法開始講學,這三種指法經過數百年的驗證和運用,毫無瑕疵,直到方運講完,也沒有人敢反駁。

    在方運講學的過程中,陸續有人傳紙條向前,在方運講完后,已經有近百頁紙。

    方運走下文台想要去拿那疊紙,哪知掌院大學士隨手一揮,那疊紙飛到方運面前的講桌上。

    方運謝過掌院大學士,然後快速翻看九十多人提出的疑問,挑了兩個重複率最高的問題,然後又選了一個自己認為重要的問題。

    三張紙出現在方運手中,方運就三張紙上的問題詳細解答。

    方運解答完,道:「若無重要疑問,我開始講書道筆法。」

    一位進士立刻起身拱手道:「恕在下無禮,您在彈波亭中以一己之力傷小國公之手、敵數十人的《青松吟》,我當時在場。我記得您當時用了三種特別的指法,不僅在聖元大陸前所未有,而且似乎對戰曲有著不一樣的作用,您為何不講那三種指法?」

    方運記得這人,不是康王或左相的人,於是微笑道:「那三種指法分別是『撥刺』『截』和『臨』,假以時日,我會詳細說明,但今日講學終究不能面面俱到,大概下個月的《聖道》會出現這三種指法的詳細說明。」

    「原來如此,在下唐突了。」

    方運點點頭,然後目光掃視台階上的一眾翰林,他想尋找左相派來的琴道三境大師焦松,結果發現無一翰林與自己對視或有敵意。

    左相一系的人也翹首以盼,可過了好一會兒也無人敢站起來指責方運,最終只能輕嘆。

    小國公全身包著葯布坐在蒲團上,下人小心翼翼扶著他。他則盯著方運,眼中閃爍著仇恨的火焰。

    附近的人無一人關注小國公。

    在凌煙閣中被半聖雷罰,幾乎等於文名盡散,許多人已經如躲瘟疫一樣躲著他。

    不多時,方運道:「現在我開講書法。《神策軍碑》的字體是我坐在悟道河附近的柳樹下悟通的一種字體,所以我稱之為『柳體』。」

    方運心中捏了一把汗,希望以後『顏體』『歐體』『趙體』等等也能想出恰到好處的理由。

    柳體的創始人柳公權在世的時候,那些高官顯貴之家的碑誌若是不請柳公權來寫,會被認定為不孝,可見柳公權在唐朝的地位到了何種地步。

    方運用後世的柳體教學內容講學,講授柳公權特有的行筆方式,並點出幾種新的筆法。

    和琴道時的講課不同,琴道指法終究要靠完整的曲子來支撐,方運不創新曲,只彈片段,眾人對方運所說的指法沒有清晰的認識,但筆法不同。

    方運的柳體和筆法有著立竿見影的效果,許多人甚至拿出筆開始學習,那些書道大家全都眉飛色舞,紛紛稱讚。

    講完書法,方運挑了新的紙條回答,最後仍舊道:「若無問題,我便開始講畫道。」

    小國公突然道:「方文侯,畫道三境的大師阮凌就在此處,他可是被譽為最有可能進入畫道四境之人,你竟然敢在他面前班門弄斧,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數不清的人皺起眉頭,小國公平日絕不會這樣,但小國公遭受雷罰,文名盡喪,今日方運連講兩課毫無疏漏,連續兩位三境大師不開口,所以小國公忍不住撕破臉皮,把阮凌說了出來,逼方運與阮凌交惡,並且斷了阮凌的退路。

    許多人看向一位翰林,這人的翰林服不是景國的式樣,而是嘉國的式樣。

    雷家位於嘉國。

    阮凌被眾人盯著,原本平靜的面龐閃過一抹怒色,顯然已經知道小國公的手段,前兩位的書道和琴道大師都是景國人,小國公不想得罪,但他是嘉國人,所以小國公哪怕得罪他也沒有什麼損失。

    方運不說話,微笑看向畫道大師阮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