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正在窗邊思索,就聽到窗外的街道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方運扭頭一看,雷遠庭正從凌雲樓的門口向外走,對著一排私兵低聲喝道:「站直身體!九弟要來,你們打起精神!九弟今天興緻不佳,要是惹惱了他,小心你們的腦袋!」

    那雷遠庭說完,突然伸手拿出官印,然後迅速收回,道:「九弟已經入城,速去迎接!」

    隨後雷遠庭坐上馬車,那隊私兵跟在馬車後面小跑,步伐整齊,引得許多人側目。

    方運心中好奇,雷遠庭是雷家旁系中的佼佼者,能讓他如此鄭重對待的親戚,最可能是雷家主家的人物。

    方運一時間也無法確定是雷家的哪個九弟,但心中已然確定隔壁凌雲樓的天字型大小房間是被這雷遠庭定下了。

    「雷家主家之人前來景國,所圖非小。九弟?雷家主家排名第九的人很多,但說到雷家行九的年輕人,所有人都會想到那個雷九。」

    方運不由得想起雷家的一個習慣。

    登龍台是屬於龍族的一處古地,年年都會開啟,但並非年年都適合進入,有時候可連續數年進入,有時候三五年都不能進。雷家已經摸清登龍台的規律,為了登龍台專門培養雷家子弟。

    雷家會從一代人中挑選出數以千計的優秀弟子,然後一起培養,逐漸篩選淘汰,最後選擇一百人,改名從雷一到雷百,進行地獄般的磨礪。

    最後從這一百人中選出十人,作為登龍台的備選弟子,只有出了登龍台或者放棄進入登龍台,才會獲得原來的名字,否則將一直用數字之名。

    下次登龍台開啟,進入之人已經定下,恰好是雷九。

    雷九是雷家少有的天才,為了登龍台文位一直停留在進士。因為登龍台在遠古時期是孕育幼龍之地,禁止過於強大的力量進入,原本只阻止聖道力量。但遠古時期過去后,登龍台發生了劇變,導致不僅眾聖無法進入,連翰林或妖侯以及更強大的生命也無法進入。

    別人不知道登龍台的變遷,但獲得古妖傳承的方運知道得一清二楚。

    遠古初期,祖龍為大,掌控萬界。遠古中期,祖龍消失,滄海桑田,萬界變遷。

    遠古後期,龍族衰落,古妖興起,兩族展開驚天動地的大戰,把龍界打得支離破碎,而登龍台也成為獨立的古地。

    之後古妖一族被妖蠻代替,遠古時期結束,進入上古時期,等人類出現后,又形成了新的時代。

    至於最遙遠的太古時期,已經成為萬界生命都不可觸摸的時代,現如今已知唯一經歷過太古時期的生命,只有龍族的始祖,祖龍。

    登龍台並非是最接近祖龍的古地,也不是最珍貴的地方,但相對其他龍族古地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各族都想從中獲取太古和遠古時期的秘密。

    各族進入登龍台的唯一憑證就是登龍石。

    方運無奈一笑,那雷家的登龍石本應該屬於雷九,但最後卻輸給自己。

    雷家的登龍石與普通登龍石有本質的區別,最大的區別就是,上面有真龍氣息,在登龍台中的作用之大難以想象。

    甚至有大儒說,不出百年,雷家將會出現一位半聖。而雷家出現半聖后,依託龍族的力量,雷家的半聖數量將會出現爆發性的增長,最後可能成為人族半聖數量最多的世家。

    「此次雷家登龍石歸我,對整個雷家來說是小損失,但對雷九來說,相當於斷了成聖的希望,此等大仇堪稱不共戴天,怪不得他會親自來這裡。」

    方運意識到雷九的危險性,閉上眼慢慢回憶有關雷九的事迹。

    不多時,房門被推開,方運睜眼一看,喬居澤帶領數人站在門外。

    方運立刻起身,喬居澤帶著八人陸續進來。

    方運掃視這九位上舍進士,有兩人目光閃爍,方運認得這兩人,一個是康社之人,一個是柳風社之人,不過兩人只是面色有細微的變化,並無憎惡或敵意。

    喬居澤無奈道:「我本以為午後無人,訂晚了一步,導致天字型大小上房被提前訂了出去。不過這地字型大小房相差不多,希望各位不要介意。」

    「我當年連客棧柴房都睡過,此等小事不必介意。正事要緊。」柯垣道。

    喬居澤點頭道:「方兄,其餘人你都熟悉,我給你介紹這位年輕天才崔望。」

    方運看向崔望,瘦高的個子,面相稚嫩,就見他羞澀一笑,拱手道:「崔望見過方兄,喬兄是在捧殺我,在方鎮國面前萬萬不可稱天才,否則就是自取其辱。」

    「崔兄客氣了,崔兄才是少年天才。」方運也拱手還禮。

    「你們二人少相互吹捧,快坐。今天就不喝酒了,我已經在樓下點了飯菜,吃過後就稍作商議。」喬居澤道。

    眾人剛落座,一些冷盤端了上來,隨後熱菜陸續上桌,眾人餓了許久,大口吃起來。

    吃完飯,眾人還沒等詳談十國大比之事,就聽到樓下突然有人以舌綻春雷道:「望凌雲樓的諸位給雷某一個薄面,遠庭近日接待貴客,貴客喜歡清靜,請諸位離開,酒菜錢由我代付,並由店家退還諸位雙倍的銀錢。」

    方運掃視房裡的眾人,過半人微笑不語,還有幾人甚至面露譏笑。

    喬居澤隨手關上窗戶,然後淡淡地看了看康社的柯垣和柳風社的嚴則唯,道:「諸位不要忘了,這裡是我景國,三條街之外就是學宮。」

    那兩人不說話,其餘人更不會反駁。

    不多時,酒樓掌柜敲門而入,僅僅走了一步,喬居澤緩緩道:「姜掌柜,你出去吧,此事與你無關,莫要引火燒身。」

    姜掌柜愣在那裡,看了看眾人的面龐,手一抖,苦著臉道:「諸位安好,我只是來問問還缺什麼,既然不缺,小人先行告退。」

    突然,一聲清越的劍鳴響起,凜冽的才氣劍音遍布整座凌雲樓。

    方運只覺耳鳴聲聲,隨後一縷縷絲狀寒意在周圍涌動,原本燙嘴的茶水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冰,鬆軟的饅頭也在慢慢變硬。

    「寒蛟孕劍?不愧是財大氣粗的雷家。」方運道。

    「哼!」喬居澤一聲冷哼,一道中正平和的才氣劍音出現在房間驅散那寒蛟劍音。

    方運微微一笑,道:「喬兄看來很得陳家看重,你的孕劍之物,恐怕也是一整條完整的蛟龍骨吧。」

    喬居澤搖頭道:「非也,連陳家主家的進士也未必人人能有完整的蛟龍骨,更何況我。我孕劍的蛟龍骨缺了頭部,對我來說已然足夠。」

    方運正要說話,窗戶突然劇烈地抖動起來,大量的白霜出現在窗縫中,並快速向四面八方蔓延,最多百息整座房間就會被凍住。

    「我來助妹夫一臂之力!」上舍進士陳禮樂輕輕張開雙唇,一道無形的才氣劍音勃發,讓那白霜擴展的速度減慢。

    白霜繼續在蔓延。

    方運心中已然確定,來者必然是那位雷九,除了雷九,雷家其他排行第九的本代人的才氣劍音絕不可能穩壓兩位陳聖世家之人,哪怕一個是陳家的女婿,一個是旁系。

    「雷家來人不簡單啊,他的才氣劍音恐怕已達二鳴。」一旁的公羊玉發話,又一道才氣劍音出現。

    方運卻在心中自動換算,聖元大陸雖然沒有詳細測量音速,但有「鳴」這個模糊的單位,一鳴就是聲音的速度,而二鳴就是兩倍音速。才氣劍音的鳴數越高,境界越高,唇槍舌劍越強。

    喬居澤、陳禮樂和公羊玉三人聯手,才穩穩壓下那寒蛟劍音,牆壁上的白霜迅速後退。

    樓下突然有人朗聲道:「不曾想我剛到京城,景國就派三位進士相迎,雷九受寵若驚。」

    「雷九」二字一出,除方運之外所有人為之色變,連喬居澤都沒能忍住。

    喬居澤冷哼一聲,道:「雷兄好大的排場,昔日大學士駕臨凌雲樓都不清一桌,你不過進士就敢驅走滿堂,未免太過橫行霸道!」

    雷遠庭介面道:「我家老九不遠萬里前來景國,清空一座酒樓算得了什麼?你們景國連最基本的待客之道都沒有嗎?」

    「妖蠻臨門,難道要掃街洒水嗎?」

    「哦?難道你景國待我嘉國之人如妖蠻?」雷遠庭大聲喝問。

    「是你雷家如妖蠻待我景國學子!」喬居澤高聲道。

    「你……」

    雷九突然打斷雷遠庭的話,道:「能動手,盡量別費唇舌。走,我要會一會景國俊彥。」

    隨後就聽雷遠庭低聲說出喬居澤等三人的名字。

    雷九邊走邊舌綻春雷道:「沒想到是三位上舍進士相迎,雷某喜不自勝。聽說喬兄是書道翹楚,陳兄是琴道大家,公羊兄是詩詞雙絕,那我就與三位一論琴、書與詩詞。我聽屋中還有七人呼吸聲,既然一併歡迎我雷九,那就一起來吧。」

    眾人這才明白,雷九是要拿景國上舍進士的文名祭劍。

    地字型大小房間的所有人沉默了。

    其餘九人齊齊望向方運,個個面露怪異之色,有幾人甚至有笑出聲的趨勢,但最終忍住。

    樓下的的雷遠庭哈哈一笑,舌綻春雷道:「怎麼,你們不敢出聲了?我替老九決定,你們若是在我們敲門前出門相迎認錯,離開凌雲樓,此事作罷。否則,嘿嘿……」

    十個人繼續沉默,崔望看了一眼方運,抿嘴一笑,低聲道:「我們不說話是不是太壞了?」

    「是挺壞的,但就得繼續壞下去。來,喝茶。」喬居澤舉起涼透的茶水。

    十人齊齊舉杯,齊齊飲茶。

    方運一聲輕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