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九身為雷家這一代的佼佼者,早不來晚不來,偏偏輸了登龍石再來,其心昭然若揭。雷家人雖然驕橫,絕不至於一入京城就敢挑戰三位上舍進士,必然是為了出氣!喬兄說的是,這裡是景國!定要把他的氣焰打下去!」張承宇說話的時候,打量康社與柳風社的兩位進士。

    兩位進士相視一眼,默默點頭。

    兩人雖然因為派系的緣故與方運對立,本應該幫著雷家,但這裡之人大都與景國半聖世家關係深厚,甚至有世家旁系之人,兩人若是現在幫雷家,必然會遭受前所未有的排擠。

    「哼,他想踩著我們揚名,那今日就要打痛他,讓他知道代價!看你了。」尤年說著看向方運,卻不提方運名號,防止被即將上樓的雷家人聽到。

    「嗯。」方運輕輕點了一下頭。

    門外傳來上樓梯的凌亂腳步聲。

    腳步聲越來越近,在離門口還有十幾步的時候,雷遠庭笑道:「喬居澤,我知你天賦不錯,文采斐然,但跟我家九弟比起來,猶如鸚鵡在鳳凰面前賣弄口舌。為了你和景國的臉面,我勸你們還是離開凌雲樓吧。」

    「笑話!凌雲樓是我景國的凌雲樓,我們要是被你們雷家人趕出去,那才是丟了景國的臉面。我倒要反勸你們雷家人幾句,到了景國的地界,就應該遵守我景國的規矩!否則,小心鳳凰落毛啊!哈哈哈……」

    屋裡多個進士附和著笑起來。

    外面的人停在地字型大小房的門前,沒有立即進門。

    雷九微笑道:「我方才聽你們聊天,偶得一聯,算是我的上門禮,還望景國的幾位上舍進士不要讓雷某失望。這上聯是,鸚鵡能言難似鳳,還望諸位兄台在百息內給我一個下聯。」

    「好!」雷家眾人紛紛叫好。

    房間里的眾進士一愣,沒想到雷九竟然這麼快就出題,此聯難度不高,在場的人大都能短時間內對出來,但水平高低就難說了,巧妙與否和意境高低很重要,不然就是爛對,不如不對。

    隨後多人臉上浮現不悅之色,這個雷九太猖狂了,簡直就是在說景國學子都是鸚鵡學舌,叫得再好聽,也不如一聲鳳鳴。

    眾人幾乎想都沒想,下意識望向方運。

    方運伸出食指蘸了蘸茶水,外放才氣,在半空書寫。

    就見才氣支撐著水在半空留下一行透明的文字。

    蜘蛛雖巧不如蠶。

    喬居澤立刻笑道:「我們之中最年輕的朋友已經說出下聯,那便是,蜘蛛雖巧不如蠶。」

    雷家的叫好聲戛然而止,蜘蛛和蠶同樣吐絲,但蜘蛛的絲毫無用處,而蠶絲卻能織成絲綢穿在身上,反擊之犀利甚至還要超過上聯,幾乎等於罵雷九是個草包。

    雷九冷冷一笑,道:「不到十息便能有此佳對,沒想到區區地字型大小房裡竟然卧虎藏龍。我雷九初來景國京城,定要會一會這位景國『大』才子!這樣吧,文比有來有往,你們再出一對,若我們對不上,這門我便不進了!」

    「雷兄,你是雷家年輕一代最優秀之人,你要是真進不了門,別人豈不是怪我們景國不懂待客之道!不好吧!」

    雷遠庭冷聲道:「少廢話!敢不敢出上聯?不敢就滾出凌雲樓!」

    屋裡的眾人再度看向方運。

    方運再次以手指蘸茶水,在半空寫字。

    等方運寫完,喬居澤等九人愣住了,略一思考,臉上浮現狂喜之色。

    喬居澤忍不住大聲道:「我們的上聯已經想出,只要五個字,你們聽好了!煙鎖池塘柳!」

    方運微微一笑,這個上聯十分出名,後世的下聯不少,但真正可以稱得上妙對的一個都沒有,所以被稱之為千古絕對。

    等喬居澤說完,雷遠庭嗤地一笑,道:「不就是煙鎖池塘柳嗎?此句意境是不錯,但連我都可對上,更不用說我家九……」

    「閉嘴!」雷九突然低喝一聲,聲音里隱隱帶著羞惱之意。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聽到外面的雷遠庭心虛地道:「誰想的這個上聯?好歹毒啊!意境妙就罷了,五個字的部首竟然分別是金木水火土,這讓人怎麼對?想出這個上聯之人,歹毒之極!歹毒之極!」

    地字型大小房內的眾人低聲鬨笑,幾個人一起向方運豎大拇指。

    「你們也一起想,別在那裡愣著!」雷遠庭雖然壓低聲音,可屋裡的人聽得清清楚楚。

    雷九許久沒說話。

    房間里的人低聲議論起來。

    「這個上聯,似乎真的很難啊。」

    「單單部首含五行金木水火土就難了,上哪裡找出別的五種一體的部首?最後還得用這金木水火土,單單這點就落了下乘。」

    喬居澤道:「說到帶五行部首的下聯我也能對出來,但意境就差了許多,比如楓焚鎮海堤,這種對勉強能對上,但句意和意境就差了太多,不如不對。」

    眾人一起點頭,幾個人又開始壞笑著沖方運豎大拇指。

    「來,咱們繼續喝茶!」一人道。

    眾人又喝了幾杯茶,足足過了一刻鐘,外面始終沒有誰說對出來。

    雷遠庭在外面走來走去,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過了片刻,喬居澤輕咳一聲,道:「兩位雷兄,你們在行緩兵之計嗎?我們又吃又喝,等實在憋不住了回家解決,你們是不是也要宣揚雷九文壓景國上舍進士?是不是要宣揚景國學子文比不行憋尿也不行?」

    「是啊,你們給個信!我們又沒偷人,把我們堵在門口算什麼?」

    「窗戶都被雷兄凍壞了,我們不好跳啊!」

    「實在不行找只鸚鵡過來吧。」

    喬居澤三人你一言我一語奚落雷家人,其餘幾人基本不說話,以防被雷遠庭聽出來。

    又過了一刻鐘,雷遠庭突然道:「此上聯太古怪,改日再對,我們倒要看看是誰出了如此絕對!我們不進門,但可以站在門口繼續文比!」

    就聽咣當一聲,雷遠庭一腳踢開房門。

    換成平時自己的上房被人踢開,這些上舍進士中連脾氣最好的都會站起來找回面子,但此時此刻,十個人靜靜地坐在椅子上,大都面帶戲謔的笑容,望著門口的雷遠庭和一個陌生面孔。

    那陌生面孔看似氣質極佳,只是面色太過陰沉,氣度稍稍欠缺。

    「對聯而已,下面的文比才更……」

    雷遠庭直勾勾盯著方運,嘴巴繼續張著,但卻發不出半點聲音,喉結因為吞咽口水上下滾動,眼睛不斷眨著似乎要確認眼前的人。

    雷九眉頭一皺,看向雷遠庭,道:「怎麼了……」

    雷遠庭猛地打了一個激靈,一手捂住雷九的嘴巴,一手抓著雷九的手腕,轉身用力一躍,就見兩人越過欄杆,從二樓的走廊跳下一樓的大堂。

    「砰……」

    兩人把一張桌子踩得稀巴爛。

    「唔唔,你……」

    雷九還要說,雷遠庭鬆開他的嘴,拉著他往外跑,一邊跑一邊道:「九弟,別說了!方運那個混蛋在裡面!他們是挖了坑下了套埋了釘子等我們跳!你要是真繼續文比,方運不把你比得文膽碎裂就不是碎膽狂魔!玩唇槍舌劍他不行,文比,恐怕只有那些翰林或大學士才能壓住他!媽的!景國上舍進士的心都是黑的!太黑了!早知道方運在凌雲樓,我就算瞎了也不進去啊!」

    堂堂雷家進士忍不住爆了粗口。

    雷九這個哪怕跟半聖世家弟子比都出類拔萃的進士,被雷遠庭帶著一路小跑,完全沒了方才的氣勢,如同一個毫無主見的年輕人在隨波逐流。

    雷遠庭嘆息道:「雷家的老人們讓你來,本來想讓你文壓方運,或者激怒方運再賭一把,贏回登龍石。可你還沒等到京城,方運那個畜生就來了一場天花亂墜,雷家老人們全被嚇到了,只能讓你靜觀其變。我知道你心裡一肚子火,為了讓你好受一點,我才要清空凌雲樓為你接風洗塵,誰知道方運他們竟然也在裡面!九弟,你要罵先罵我吧,我哪知道他剛講完學就跑凌雲樓來吃飯啊!」

    雷九雙目無光,有氣無力地跟著雷遠庭小跑,眼中閃爍著複雜的光芒。他平時不至於這麼狂妄,但來景國明明是為了挑戰方運結果中途放棄,有火無處發泄,碰到喬居澤后自然就要文比泄憤,可誰知道方運竟然坐在裡面。

    而且一直不出聲!

    此處是繁華街區,兩側店鋪林立,一路上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地看著兩個人。

    兩位身穿白袍劍服的進士手拉著手一路小跑,就好像被嚇到的孩子一樣,實在太怪異。

    雷遠庭道:「算了,你也別上火。這兩個對子肯定是方運對的,輸給他不丟人!幸好我機靈,帶著你跳樓逃跑,要是我不認識方運,繼續比下去,和荀家一樣來個十連敗誰上都一樣,那雷家的臉面都丟光了!」

    「唉,誰知道方運會在裡面。」雷九的語氣十分低落。

    「其實……方運也沒什麼了不起,不過他攜天花亂墜之威,氣勢衝天,誰現在跟他比誰倒霉!你千萬別泄氣,我繼續打探他什麼不行,繼續找人!詩詞文章不行,咱們就比兵法!兵法不行就比農事!農事不行就比工事!工事不行比醫術!我就不信他方運全知全能!要是他樣樣厲害,我以後給他當牛做馬!」

    「莫要再談此事了。」雷九道。

    雷遠庭急忙道:「好!你千萬別灰心,後面還有咱雷家最擅長的登龍台!過了年還有聖院進士春獵!不信壓不過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