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敬方運!」

    「敬方運!」

    ……

    地字型大小房的十人一起舉杯,一飲而盡。

    方運無奈放下酒杯,今日本來說好不喝酒,但怎奈喬居澤等人說必須要慶賀,只得喝了。

    喬居澤笑道:「今夜回去我就向下一期的《文報》舉薦今天的事,題目我都想好了『方運談笑出千古絕對,雷九狼狽逃景國酒樓』。再給雷家人一個狠狠的教訓!這景國,可以來,但想走沒那麼容易!」

    「雷家人在景國向來跋扈,那雷遠庭連普通翰林的面子都不賣,結果見到方運這個舉人,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笑死人。」

    「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他雷遠庭如此機智!捂嘴、拉手、轉身和最後的跳樓,一氣呵成,換成是我絕對做不到。」

    「那雷九也是,被雷遠庭一捂嘴,眼神就木了,完全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雷遠庭定然邊跑邊罵。上次他只是在重陽節輸給方運,不算丟臉,但此次卻是顏面盡失,踢門的時候氣勢洶洶,跳樓的時候卻如喪家之犬,雷家的仇敵們得知后定然笑歪嘴。」

    「我正在把此事發給我的一位嘉國友人,他曾被雷家人欺辱,定然歡喜。」

    「你們太壞了。」方運笑道。

    哪知眾人異口同聲道:「最壞的是你!」說完哈哈大笑。

    「方兄,那『煙鎖池塘柳』你可有妙對?」尤年問。

    方運笑而不語,為自己倒酒。

    「賣關子!等這上聯上了《文報》,定然有讀書人能對上!」

    「未必啊,能對上和對得妙可是天淵之別。我一直在想此對,難!難!難!」

    「罷了,此事以後再說,既然壓下雷家人的銳氣,我們就說正題。」喬居澤說完看向眾人。

    眾人正容,對喬居澤主持議題並無異議,雖然方運才華第一,但終究剛來學宮,對各方面不夠了解,不像喬居澤從秀才起就在景國學宮讀書,至今已近十年。

    喬居澤繼續道:「對我們九個進士來說,未來數個月,只有兩件事,第一件事自然是十月的十國大比,這是國家的『文比』之爭,決定下一年的科舉名額分配,重中之重。而每年元宵節的進士春獵,更是僅次於數年一度的古地大狩獵,是『文戰』之爭,褒獎各國的優秀之人,獎勵素來豐厚。方運,想必你也知道。」

    方運點點頭。

    喬居澤繼續道:「但你與我們不同。十國大比之後,在十二月初一,你就要參與進士試中的會試,爭那三元中的『會元』。等過了正月,十國開殿試,你比我們都要忙碌。除了進士試,你可能還要進登龍台。」

    眾人羨慕地看著方運。

    方運道:「我原本也不知今年的登龍台是否能開啟,但雷九竟然來京城,為的應該就是我的登龍石,說明雷家人認為今年可以上登龍台。」

    「理應如此。不過,登龍台曆年的名額比聖墟還少,人族從無超過十人。今年有傳言說,眾聖世家齊聚聖院,然後派了數位大儒前去龍宮,願意用大量龍族所需換多顆登龍石,名額應該比往年多。」

    方運喜道:「這是好事,諸位一定也有機會。」

    哪知其餘九人或苦笑或搖頭,公羊玉略帶抱怨的語氣道:「你不是我們,自然不明白。登龍石那等稀缺之物,絕不可能輪到我們。我們這些世家旁系或姻親有一些特權,可輕鬆入京城學宮,入孔府學宮也不難,若是出色,成進士後有機會入聖院。但主家弟子在秀才時就有資格直入聖院,由翰林甚至大學士授課,每月都可聽大儒講學,受聖院才氣滋潤,我們哪裡比得了。」

    葉守墨介面道:「你年紀小,聽說的少。別以為聖院的眾聖世家主家弟子都是死讀書,他們可以得到磨練的地方極多,那裡有許多半聖文界形成的磨礪之地。在進士之前,他們受出口成章和紙上談兵影響,與我們相差不大,但成進士后,孕育出自己的唇槍舌劍,與我們的差距將迅速拉大。」

    「雷九的才氣劍音你也遇到了,我們三人才能將其壓下。他在聖院也屬於優秀之列,但也僅僅在優秀的末尾。有些天才,他們詩詞歌賦甚至琴棋書畫都很平平,但卻在文戰方面有極強的天賦,經歷了無數的廝殺,同樣威力的戰詩詞,同樣威力的唇槍舌劍,他們就是能勝過我等。」

    方運點點頭,他聽的少但讀的書多,進士和舉人的差距太大,而從進士開始,一旦拉開差距,以後的差距也會加速拉大,加重兩極分化。

    方運道:「我倒是聽說過,聖院最優秀的舉人面對十國最優秀的舉人,勉強能以一敵三,再多幾乎不可能。但是,聖院最優秀的進士,憑藉強大的唇槍舌劍,能以一敵五,最優秀者甚至能『破七劍』。」

    「是的,像劍眉公那種凶人,哪怕十個同文位的普通大學士追殺他,也會被他陸續殺死。所以總有人說,每一個人都是人族的基礎,但支撐起這些基礎的,是那一個個璀璨如星辰的天才,是一個個輝煌如日月的強者。」喬居澤道。

    「方運,你已經璀璨如星,但我們更希望你輝煌如月!」崔望看著方運,依舊靦腆,但目光堅定。

    「我會努力!」方運微笑,語氣同樣堅定。

    喬居澤道:「如果不出意外,登龍台應該會在十國大比之後、進士試之前開啟。除了你一個舉人,其餘所有人都將是眾聖世家的主家進士。哪怕天才如計知白,都沒有資格進入。登龍台,那可是龍界的一部分,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好處都價值巨大,不是普通天才可以染指的。」

    「入聖墟,個人力量更重要。但進登龍台,比的是世家的底蘊,甚至連那些衰落的半聖世家都無法染指。」崔望輕嘆。

    尤年目光一閃,低聲道:「方文侯,在入登龍台前,盡量深居簡出,除了與我們這些上舍進士來往,其他的聚會或文會少去,包括江州同鄉的聚會。等十國大比去孔府學宮的時候,也盡量少與他人接觸。」

    方運目光一凝,隱約明白尤年想說什麼。

    其餘上舍進士若有所思。

    喬居澤嘆息道:「其實此事尤兄可以直說,今日來這裡之前,我也想過。方運,這登龍石,尤其是雷家的登龍石,足以讓過半的眾聖世家眼紅。哪怕不用雷家嫁禍,許多半聖世家也想從你手中得到這顆登龍石。當然,他們不會搶,但威逼利誘的手段必然層出不窮。」

    方運無奈道:「我何嘗不知。凌煙閣后那些紛至沓來的拜帖,不少是半聖世家通過京城的中間人遞來的,我若見面,必然會問及此事,所以很頭疼,一概不赴宴。」

    崔望道:「方兄,我不是懷疑你的實力,也非受人所託。只是理智一想,你進登龍台的時候只是舉人,收穫必然極小,不如把這顆雷家登龍石換一件貴重神物,比如整條蛟龍骨。登龍石的實際價值可能不如蛟龍骨,但有了登龍石,就意味著有機會得到更大的寶藏,所以半聖世家絕對捨得用蛟龍骨與你交換。」

    柯垣道:「不知方兄怎麼想,若是換成我,定然交換一整條蛟龍骨。」

    方運笑了笑,不知道如何回答。實際他對登龍台本身沒有多大的渴求,但問題是,他在彗星長廊那裡得到過凶君的『龍息石刻』,妖蠻甚至捨得用星之王來換,恰恰跟登龍台有關。

    那龍息石刻涉及的寶物能讓龍蠻族的血脈得到純化。

    方運後來仔細想過才知道,龍息石刻有關的寶物必然是龍族聖血,而且是遠古龍族的龍聖之血,那東西可不一樣。若是能把龍聖之血融入一篇戰詩詞里,那戰詩詞的威力不知道能強到什麼程度,有了那東西就等於多了一條命。

    更何況,方運真正所需,登龍石換不來,登龍石能換到的,他根本不缺。

    「你到底是何念頭?你放心,你若是不換,我們絕不會再討論此事。」喬居澤道。

    方運思索片刻,道:「我想上登龍台,主要是想見識龍族古地,有收穫更好,無收穫也能增長眼界。據說登龍台中景象特別,地如浮雲,雲似大海,若是不能親見,實乃憾事。」

    「好吧,那我們先預祝你在登龍台順利。以你之能,只要與相熟的世家子弟交好,無人會殺你,最多打壓你而已。」尤年道。

    「這我倒清楚,許多古地與聖元大陸幾乎毫無關係,所以誓言或聖道力量無法約束,有些人自然可以毫無顧忌對同族下手。不過,我人族登龍台的主要敵人還是妖蠻,至少在人多的時候,沒有人會殺我。」方運道。

    「總之你小心便是,你有雷家登龍石,有巨大的優勢,定然有許多進士願意與你同行,只要小心妖蠻即可。登龍台之事說完,就來談一談十國大比。我先說一下概況。」喬居澤道。

    「十國大比在十月初一開始,地點設在孔府學宮,但實際要借用聖院的文界力量來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