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道艱深,方運在讀到簡單部分的時候看一眼即可讀懂,但在讀到特別晦澀的地方,要反反覆複閱讀,甚至哪怕明知道大概意思,卻總也觸摸不到其中的真意。

    越是艱難晦澀,越是說明此中有聖道。

    進士試中也考「經義」,但是和秀才試與舉人試中的考法不同。

    進士試的經義題目極多,只需要挑選其一便可,而且題目不像秀才試或舉人試那般偏,更加堂正,更加常見。

    進士試之前的經義考試,考的是理解和見識,而進士試中的經義,已經有向聖道靠攏的趨勢,所以不偏不奇,只考校對聖道的理解,哪怕不懂聖道,也必須要知道聖道的方向。

    知道自己聖道的方向。

    進士知道,翰林求道,大學士聞道,大儒行道,半聖立道。

    通過會試便是進士,但不是每一個進士有資格參與殿試,只有經義達到乙中或更高的進士,才有資格參與殿試,成為一縣的代知縣,利用近一年的時間來實踐自己的所學,從更多人中脫穎而出。

    粗學完舉人班今年的教材,方運小睡半刻鐘然後起身吃午飯。

    午飯結束后,方運坐在書房思考。

    十國大比,登龍台,進士試,進士春獵,殿試……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會陸續開始,而且還有一次進入天樹的機會。

    「十國大比是文比,登龍台算是武爭,但天樹則不同。天樹並非是固定的戰場,進入后可得一顆種子,種子會在文宮中生根發芽然後成長,成為天樹幼苗。天樹幼苗需要各種特殊的『肥料』成長,成長到一定程度,會結出果實,可從中得到好處。」

    「但是,若肥料太差或無法提供,則天樹幼苗會離開,重歸天樹。天樹幼苗的所需肥料並非是純粹的物質,還有各種奇怪的精神力量,甚至涉及了聖道。天樹幼苗每成一葉,在天樹中可上一層。」

    「天樹到底是什麼,至今無人知曉,連不小心種下天樹的妖聖都猜測可能是太古遺物。而且一開始妖族眾聖沒有把天樹放在心裡,等後來壓制過一次天樹無功而返,天樹又能給各族帶來好處,妖族眾聖也只能任期發展。」

    「孔聖說過,天樹有四根,但只知一根洞穿虛空、連接萬界,其餘三條根他也不知。而天樹的樹榦和樹冠自成一界,但在相關的書籍里,天樹的作用很單一,就是給各族種子然後相助,並沒有其他神奇的地方。」

    方運思索許久,決定在十國大比前進入天樹,不過在那之前,還需要請教內行人,於是方運給顏域空傳書。

    「域空,你去過天樹吧?」

    「哦?看來你竟然從眾聖世家中獲得進入天樹的天葉?祝賀,只不過,你放棄吧。」

    「這是何故?」方運糊塗了。

    「孔家之龍、東海龍族雨薇公主、妖皇、陶淵明、陳觀海、衣知世和我等等這些被譽為天才之人都進入過天樹,而且都有一個共同之處,你知道是什麼嗎?」

    「什麼?」方運更加好奇。

    「我們連第二層都沒到達,全部失敗!」

    「這……」

    「看來你知道的並不多。天樹天樹,有人甚至稱其為天賦之樹,但這可不是誇,而是罵。天賦越高之人,種下的天樹幼苗所需要的肥料價值越高,天賦越低,所需肥料價值越低!你知道我得到天樹幼苗后,讓我去尋找何等肥料嗎?」

    方運沒有傳書,靜等顏域空的回答。

    「龍聖之角。」

    「這……哪怕孔家也沒有多少吧。」

    「且不說我能不能得到龍聖之角,就算得到了,我怎麼可能讓天樹幼苗吸收!那可是龍聖之角啊,能換到的東西太多了。若是用龍聖之角磨礪唇槍舌劍,我在進士敢殺翰林!還有一點是,天樹幼苗吸收肥料后長出什麼,不由你控制!換成你,你願意用龍聖之角換嗎?」

    「當然不願意!」方運回答的很乾脆,龍族無論對妖族還是讀書人來說全身上下都是寶,更不用說龍聖,同是半聖,龍聖一個能打兩個人族或妖族半聖,其價值可想而知。

    「所以啊,我就沒理那天樹幼苗,最後那天樹幼苗離我而去,讓天樹繼續害下一個人。」

    「你都知道別的天才所需要的肥料嗎?」

    「知道。雨薇公主的天樹幼苗需要的是真龍蛋,孔家之龍的天樹幼苗需要的是孔聖親筆經書一頁,妖皇需要的是他的一條命,衣知世的幼苗需要的是東海龍聖之恨,陳觀海的幼苗需要的是親手殺十萬人族凝聚其怨。別的我就不說了,你自己想想就知道。」

    「這天樹太奇葩了。東海龍聖之恨?這也可以?這也敢要?讓陳聖去殺十萬人族?真是瘋了!」方運道。

    「所以我勸你對天樹幼苗別當回事。萬一幼苗要你去給它弄驚聖文章,你說你給是不給?」

    「驚聖文章可直入眾聖殿供奉,而且有著莫大的力量,消災免劫,我瘋了才把驚聖文章讓一棵破樹苗吃!再說了,我也沒有。」方運傳書道。

    「你明白就好。不過,天樹幼苗對我等來說雖是廢物中的廢物,但進入天樹后觀天地至關重要!我們明知道天樹幼苗無法種植還進入,就是因為可觀天樹一界,而且天樹中的力量極為特別,你進入后一次待滿三個時辰,千萬不要提前離開。」

    方運左思右想,明白這天樹幼苗對自己來說可能毫無用處,便決定今天就進,反正自己的才氣已經達到舉人巔峰,這時候進天樹更好。

    此時正值午後,方運未雨綢繆,跟楊玉環說今晚他有要事要做,千萬不要打擾他,必須等明天天亮后再去他的房間。

    下午方運繼續讀書,沒讀多一會兒,賽侍郎發來傳書。

    「方文侯,祝賀祝賀!你先得七亭滿籌,讓才氣聚景,又召來天花亂墜,功勞之大無法想像,所以朝會在分天數討論你的封賞。不過,你的文位實在太低了,就算你突然變成孔家人,很多封賞都不能給,只能等你到進士再說,希望你心中有所準備。」

    「我明白。」方運傳書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