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封爵已經定下來,等你殿試完畢,無論是否是狀元,直接封正二品國公。而國公相應的賞賜,諸如良田、大宅、別院、金銀、首飾、玉器等等,全部升半格。國公的名號是『安』,過不了多久,我們就得稱您為安國公。」

    方運仔細琢磨了『安』這個封號,然後問:「應該是終身爵吧?」

    「是的。您只是進士就成異姓國公,哪怕只是終身爵也已經前無古人。以您之能,最多三五年就可能更進一步,成為世襲國公,這樣您的後代也有爵位,但爵位一代比一代低,一般大儒就止於世襲爵位。至於世襲罔替的爵位,則是只要景國在,您的後裔代代可封安國公,不過十國很少有世襲罔替的爵位。」

    「朝堂上爭得很激烈吧?」

    「是激烈,但不如以前激烈了。左相和康王兩系的人不如以前反對得多,我們這些『保皇黨』準備十足,甚至有些失望。只是禮部那些人摳得太細,很多事都要商議,所以耗費許多時間。對了,文相說,他已經把你的事上報聖院,不久之後聖院就會派史家弟子前來,撰寫你的生平,等你成大儒或身消,會正式載入史書。以後若是出了《十國志》,你必然位列其中的《景書》中,哪怕是現在的你,也已經有資格進入『列傳』之中。但我們相信,再過一些時日,你必然進入更高的『世家』之中。當然,我們更希望你能更近一步,位列本紀!」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今日只討論了爵位?」

    過了好一陣,賽侍郎才繼續傳書。

    「本來還想討論你的文功加官,但我們發現,若是你期間不犯錯,不被削文功,一旦殿試結束,你將連升數級,直接成為實打實的三品大員。這不是爵位品級,而是官位品級!哈哈,左相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若不是他先提議把軍功轉成你的文功,你也不至於有如此多的文功。你在家裡等著,最多一個時辰,此次朝會的簡報就會送到你的門上。」

    「好,多謝賽侍郎。」

    方運繼續讀書,不多時,方大牛敲門而入,面色有異,道:「老爺,蒙家那人來了!他還說什麼故人求見,我一眼就認出來,是凶君的弟弟!」

    方運目光一閃,道:「蒙霖羽?帶他進來。」說完往椅背上一靠。

    方大牛見方運竟然不去迎接半聖世家的進士,也不敢多言,立刻出去。

    不多時,方大牛領著蒙霖羽進入書房,道:「老爺,蒙霖羽帶來了,小人先行告退。」說著倒退離開並關好門。

    方運平靜地坐在椅子上,手裡正拿著一本《子夏易傳》仔細默讀。

    蒙霖羽的面色鐵青,別說是見區區舉人,哪怕是拜訪大學士,對方就算不出門相迎,也會在屋中站立接待。

    可現在方運竟然不聞不問,任何半聖世家的進士也無法忍受此等奇恥大辱。

    「方運,你未免太猖狂了,不怕我告你違禮?」蒙霖羽強忍怒火道。

    方運放下書卷,微笑道:「禮不及敵,如此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對了,凶君大人可好?我剛出聖墟的時候,得知凶君大人在鎮獄海中受傷,現在是否康復了?」

    蒙霖羽咬牙切齒看著方運,過了許久才道:「方運,我蒙家願用武侯車換取你的登龍石!兄長他……他此次受傷太重,文位可能不保,只有龍族的聖品『龍牙菇』才能救他。我們已經聯繫了龍族,但龍族拒絕交換,哪怕是武侯車也不換,因為龍族已經把我蒙家列入不受歡迎世家之列,並且下令禁止任何家族與我家交易龍牙菇。我們找了與龍族關係最好的雷家,雷家家主果斷拒絕!」

    「龍族很有眼光啊!」方運點頭道。

    「你……龍牙菇出產的地方只有三處,其餘兩處我蒙家無力前往,登龍台是唯一的希望。」

    「原來是這樣啊。」

    方運微微低著頭,好像陷入沉思,實則心中冷笑。

    凶君的分神在進入聖墟后,和本體的聯繫已經徹底中斷,所以凶君至今不知道聖墟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他的「龍息石刻」已經到了方運的手中。

    若是沒有龍息石刻,方運不會多想,但有了龍息石刻,方運確信,蒙家這次想進入登龍台絕不僅僅是為了傳說中的龍牙菇,必然還有其他神物,或許是蒙聖臨死前留下的第二部分遺產。

    蒙聖雖然聖道根基不穩,但終究是半聖,極有可能為蒙家留了後路,那後路就可能在登龍台中,未必能保蒙家再起,但至少能讓蒙家不至於衰落得太厲害。

    「方運,希望你好好想想。那可是大儒文寶武侯車!雖然你現在文位太低,只能使用部分功效,但只要不是大學士與你拚命,武侯車都可保你!」

    方運道:「我聽說武侯車上實際有一頁蒙聖親筆的聖文,若是連聖文一同給我,那我便用雷家登龍石交換。」

    「不可能!聖文乃是蒙祖親書,絕不能換區區登龍石!我們與你換登龍石,只是為了其上的真龍氣息。你可要想清楚,以我蒙家之力,足以換到一顆普通的登龍石!」

    方運道:「那你們就去換普通的登龍石吧,這顆登龍石我自己留著。」

    「方運,你這不是談判的態度!」蒙霖羽恨得牙痒痒。

    方運笑道:「你覺得,一件大儒文寶對我有何用?想找我換雷家登龍石之人太多,我明日便明碼標價!用一整套文宗的大儒真文或一頁聖文來換!」

    「你簡直是鯨妖大開口!捨得拿真文和聖文換的世家,絕對可以得到登龍石,根本不會與你交換!」

    「不換就不換,我也想進去碰碰運氣。」

    蒙霖羽陰陰地道:「我好心勸你一句,雷家不是好惹的!在別處,我們蒙家絲毫不懼雷家,但若是在登龍台,連亞聖世家的人都忌憚雷家!你知道登龍台被稱為什麼嗎?雷家的後花園!你根本不知道每次登龍台開啟,雷家憑藉特殊的登龍石得到多少神物,而其中又有多少送給龍宮得到賞識從而獲得更多的神物。我可以保證,以你和雷家的關係,一旦你進了登龍台,雷家有一千種辦法殺死你!」

    方運面不改色。

    「你不用在那裡裝模作樣。你在酒樓侮辱雷九之事已經傳遍天下,雷九天賦之強,必然會成為翰林八俊,僅次於四大才子。你若是在登龍台遇到雷九,必死無疑。更何況,你已經激怒雷家多位長老!計知白退出十國大比,就是他們的手段。你若不知進退,登龍台就會成為你的陵墓!」

    方運伸手摸了摸耳朵,道:「這話有些耳熟,我在進聖墟前,你們蒙家人也這麼說過。」

    蒙霖羽羞惱萬分,道:「除了武侯車,我們蒙家可用一片天葉來換!天樹你應該有所耳聞,那裡異常奇特,每一位天才都曾進入,甚至有人在天樹得到殘破的文心!至於各種異寶數不勝數。」

    「你認為現在的我連天葉都得不到嗎?」方運看著蒙霖羽。

    蒙霖羽的話被方運一句話打回肚子里。

    「說吧,你想要什麼,只要我們蒙家能滿足!」蒙霖羽道。

    「我的要求方才已經說完。」方運淡然道,身體稍稍挺直,已經不再像之前那般耐心,隱隱有逐客之意。

    蒙霖羽被方運的態度激怒,道:「方運,你真是不知死活!我最後給你一次自救的機會,把那顆登龍石賣給蒙家!」

    「你走吧,別逼我找人亂棍打你出去。」方運起身,對凶君和蒙家這種生死之敵沒必要客氣。

    蒙霖羽本想開罵,但一想到這裡是景國學宮,氣勢不由自主縮了三分,一旦方運稍有損傷,不需要文相或掌院大學士,學宮的學子都敢把他打出去,根本不會管他是不是半聖世家的子弟。

    更何況,凶聖當年沒少率軍殺景國人,景國士子不介意把世仇發泄到他身上。

    蒙霖羽站起來,眼中凶光爍爍,道:「既然你如此執迷不悟,那就不要怪我們了!我們蒙家人已經猜到,兄長的分神之所以消散,哪怕不是你親手滅殺,也與你脫不了干係!蒙家,比任何世家都記仇!」

    「你們蒙家若是冥頑不靈,把用在崛起的力量用在我身上,那就做好徹底衰敗的準備吧!我方運過去不怕,將來同樣毫無畏懼!滾!」方運說完一指大門。

    「你會為今天的愚蠢付出代價!」蒙霖羽憤然轉身,摔門離開。

    方運坐回椅子,拿出一支青桿小精工毛筆,蘸了蘸墨,在紙上寫上「蒙家」與「雷家」二字,最後在兩家之間重重畫了兩條線。

    「和後退相比,我更喜歡前進!」

    不多時,朝廷的差役前來,送來朝會的簡報,方運仔細看完,發現無非是國公的一些賞賜,心道那些官員可真無聊,自己這個內閣行走不去朝會是正確的,太浪費時間。

    看完朝會簡報,方運繼續讀書,直到夜裡深夜,準備進入天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