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一到孔城就收到少許傳書,全部是聖墟眾友人發來的,說一起前來。

    方運看完后搖搖頭,這些聖墟舉人為了聖墟憋壞了,這些天又玩瘋了,重陽節在泰山登高玩完后,玩遍慶國和孔城,正好一起來觀看十國大比。

    參與十國大比的是各國上舍之人,而聖墟舉人中,只有方運和顏域空在凌煙閣不遜於各國進士,分別進入景國和慶國的上舍,所以能參加十國大比。

    景國宿舍區是一排共二十座獨院木樓,方運進入后稍作休整,就聽到大門被推開,一群玩野了的聖墟舉人拎著酒、提著菜,嬉笑著走進來。

    方運無奈一笑,迎出來。

    「方滿籌你好!在下宗午德,一直想掐死您!」宗午德兩手各提著一壇酒向里走。

    「必須掐死方十二,不然我們永無出頭之日!」李繁銘高舉著一串油乎乎的紙包大呼。

    「我不掐死你,但我很理解他們要掐死你的心情!」顏域空笑著從飲江貝中拿出捲起來的毯子,往地上一扔,伸腳一踢,毯子鋪開。

    眾人擺上菜肴和酒水,一邊暢飲一邊暢談,不多時,景國的上舍進士加入進來,接著,其他各國想來拜會之人也一起加入,最後足足五十人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小規模的文會。

    眾人無所不談,直到深夜才散去。

    十月初一,是每月《聖道》和每旬《文報》的發行日期。

    景國學宮之外聚集了數不清的人,上到翰林高官,中到文人士子,下到販夫走卒,十數萬人堵在銷售《聖道》月刊的書鋪之外,而且人越來越多,以至於學宮不得不臨時加開了三個出售口。

    在《聖道》正式出售之前,所有景國人都無比激動,議論紛紛。

    最冷靜的反而是玄庭書行販賣書報的小商販,他們推著小推車,衣著整齊劃一,小推車上的條幅和橫幅也整齊劃一。

    「《聖道》史上第一次為舉人加增刊!」

    「方鎮國大作《倩女幽魂》持續熱賣,不容錯過!」

    「『人族史上最珍貴的鎮國詞嫁妝』即將出現在《聖道》之上!」

    「本期《聖道》,向您講述天花亂墜的秘密!」

    ……

    「諸位別擠啊,都能買到,都能買到!」

    「少廢話,就你擠得最歡!閉嘴!」

    「這位秀才,說話未免太傷人了,看清楚我的黑衣舉人服。」

    「你就算是穿著進士服,我也這麼說!跟我搶《聖道》,如殺我父母,此仇不共戴天!」

    「好吧,你勝了……」那舉人無奈嘆氣,在那秀才放鬆的一剎那,他突然向前擠,成功站在秀才前面。

    「卑鄙!卑鄙!卑鄙……」那秀才氣得哇哇亂叫。

    一些進士遠遠地站著,冷眼旁觀。

    「為了一本《聖道》擠成這樣,成何體統!為何不排隊!」

    「十幾萬人一起買,隊伍只能粗,不能長。」

    「理應按照文位高低排隊嘛!」一個進士剛說完,立刻讓附近的進士不停點頭,然後遭受舉人和秀才們眾多白眼。

    擁擠人群外,停著一些馬車,一個下人匆匆跑向一輛馬車,哭喪著臉道:「老爺,小的真擠不進去啊!試了三次了,實在擠不進去啊!」

    窗帘掀開,一位五十歲許的翰林露出不悅的面龐。

    「廢物!把你小時候吃奶的力氣拿出來!當年你老子說,胖了你一個,瘦了另外倆!狗都搶不過你!」

    「老爺,我發誓,我絕對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我當年要是跟這些人搶奶吃,早他么餓死了!」

    老翰林輕哼一聲,道:「都怪那日我蒙了心,明知道方運去講學還去上朝,結果錯過天花亂墜!否則,我的畫道已經進入三境,傾盡五湖四海之水也難消我心頭之恨!你不去,難道你讓我親自去擠?」

    「怎麼能讓您親自去!」

    哪知老翰林伸手摸了摸鬍鬚,道:「或許真可以試試,我沈立文在京城怎麼也算是有名號的人物,披著翰林服往裡面一鑽,我不要臉,他們得幫我要。」

    那下人一翻白眼,道:「老爺您等,我就算拼了這條賤命,也要幫您儘快買下《聖道》。」

    「若是開賣后一刻鐘搶不到《聖道》,你一年就別吃肉別碰你媳婦了。」

    「老爺,您太狠了!」

    慶國京城。

    這裡也有玄庭書行的推車書販,但上面廣告條幅和景國略有不同。

    「買新《聖道》,走方運之路,讓方運無路可走!」

    「《倩女幽魂》傷風敗俗,請舉國批判!」

    幾個書販聚在一起小聲嘀咕。

    「我聽說這些橫幅的話都是方運想出來的,他要是看到咱們在慶國這麼編排他,會不會打死咱們?」

    「這叫策略!在景國,越誇他賣的越好,在咱們慶國,越污他賣得越好!」

    「反正咱們不污,那些小賤人一樣的讀書人也會污。雖然兩國交惡,至少咱們心裡是感激他的。」

    「噓,別讓別人聽到,現在他們還不相信《聖道》為方鎮國出增刊。」

    幾個小販向前方望去。

    「我死都不相信!一個舉人憑什麼出《聖道》增刊?歷年來,《聖道》增刊要麼是眾人之合集,要麼是聖人的立道增刊,若增刊真是為方運一人所設,定然是他買通了聖院的人!」

    「說得對!我甚至懷疑,連天花亂墜也是假的!」

    「哼,十國大比今日就在孔城開始,慶國必然能把景國殺得片甲不留!」

    一人突然道:「這位舉人兄台,你若認為方運一無是處污了您的眼睛,不如與我交換位置,別買《聖道》了。」

    「你……我買《聖道》又不是為了方運的文章!」

    一個老人冷哼一聲:「這兩期的《聖道》除了方運之詩詞文,還有什麼看頭?」

    周圍鴉雀無聲,哪怕這裡過半的人心裡恨著方運。

    「《聖道》開賣了!因有增刊,加價十文!」

    慶國人心裡咒罵著方運,但擠得更加努力,那個認定聖院不會為方運出增刊的人最為積極。

    孔城,孔府學宮的書鋪外。

    大量的《聖道》賣出去。

    若是以往,最先買到《聖道》的人必然會大聲叫嚷,宣揚都有什麼好內容,但這一次,那些買到手的讀書人看到目錄后,一言不發,拼了命地向外擠。

    許多人疑惑不解,但當他們買到后看了一眼目錄,也和先前的人一樣,不喊不叫,拚命離開,一定要找最安靜的地方、以最快的速度和最虔誠的心來閱讀今天的《聖道》。

    一位老秀才看著《聖道》目錄中那一行行文字,自言自語道:「這才是真正的聖道啊。」

    「人族琴書畫三道,從今日起怕是要變天嘍!或許數百年在之後,方鎮國會成為許多流派的祖師。」

    在孔府學宮內,景國的上舍進士聚在方運的院子中。

    「這第一比『行萬里路』,我們可不要淪為第十一,否則連進入第二比的機會都沒有!」

    「我們的目標是,保十爭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