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循聲望去,正是慶國學宮的上舍學子。

    方運掃過十人,除了顏域空跟沒事的人一樣微笑不語,其餘九人中有五人毫不掩飾敵意,剩餘四人雖無敵意,但面色也都不好看。

    方運文壓慶國夕州只是小痛,但後來聖筆評等加天意誦文碎許多慶國讀書人的文膽,成為慶國上下至今流血的傷疤。

    悅國的胡尚微笑道:「這不是荀離兄嗎?我還以為你已經是聖院學子。去年我悅國是不如慶國,但我悅國也多次勝過慶國,何謂大言不慚?」

    荀離冷聲道:「少在那裡打岔!我說的是方運!十國大比,比的不是一人之力,比的是十人之力!方運,你在那裡高興什麼?別說我慶國原本的上舍進士還有六人,就算我們上舍十人全離開,由後面的人補上,也遠遠超過你們景國!一人之能,哪裡比得過我們慶國十人一心!這十國大比的會場,沒有你們景國說話的資格!閉好你的嘴,待到十國大比結束后認輸就夠了!」

    方運卻向四處張望,道:「此地並無青青草,哪來瞎驢嘴亂嚼?」

    眾人偷笑,荀離罵了半天,也不如方運兩句俏皮話。

    方運聽到胡尚叫出這人的名字,立刻知道此人的來歷。荀離與荀隴號稱荀家旁系雙璧,而荀隴在方運文斗一州中自碎文膽降為舉人與方運文斗,最後被天行師道懲罰。荀離同樣是進士,原本一直在十寒古地磨鍊,當時沒有趕回來,沒想到現在回來了。

    方運心知肚明,按照規矩,眾聖世家的主家弟子或進入聖院的人沒有資格參與十國大比,荀離恰恰處於離開慶國學宮而準備前往聖院的過渡階段,本來不會參與十國大比,這次突然放棄進入聖院繼續回慶國學宮,恐怕就是為了替荀隴復仇。

    荀離一眯眼,又迅速恢復正常,道:「我不與你做口舌之爭。十國大比,以排名論英雄!無論你方運再如何,我慶國永遠壓你景國!我……」

    顏域空插嘴道:「荀兄,有些話別說滿。景國若無方運,一切都好說。若有方運,誰知道他能玩出什麼花樣兒來。你不要這張臉,我還想要。」

    荀離很想反唇相譏顏域空與方運勾勾搭搭,但還沒有蠢到那種程度,而是道:「域空,你莫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慶國多年位列第二等國家,從未輸給過景國,何談不能說滿?你我應該攜手合作,全力以赴,讓慶國更進一步!只有這樣,才能消除所有的不利謠言。」

    顏域空道:「我自然要為慶國全力以赴,所以沒有把精力浪費在口舌之爭上。」

    荀離看了看慶國其進士,發現其他人神色有異,都在提示他不要跟方運做口舌之爭,方運連文比都能文壓一州,真要罵起來估計十個他都不夠。

    荀離不得不壓下心頭的憤怒,瞪了一眼方運,道:「井底之蛙,大比之後見分曉!」

    方運道:「我景國國力不如你慶國,十國大比自然不如。你既然認為我是井底之蛙,不如你我單獨比一場,是文比還是文斗你隨便。若是文戰的話,你只要不用唇槍舌劍,我也答應。」

    荀離張開口,差點要答應文戰,但想起文戰中不能用提議封止,阻止不了方運的一息詩成,再加上不能使用唇槍舌劍,能勝過方運的進士恐怕只有當世最頂尖的那幾人。

    「我來這裡是參加十國大比的,不是與你糾纏不休的!」荀離轉身就走。

    方運道:「連井底之蛙都不如,你是陰溝里的癩蛤蟆嗎?」

    荀離雙手握拳,頭也不回道:「等大比結束后,我會讓你知道哪國人是一群癩蛤蟆!」

    顏域空向方運點了一下頭,隨著其他人向慶國學宮的坐席走去。

    胡尚低聲道:「荀家人太霸道,我有些話不能過分,還望方兄諒解。」

    方運微笑道:「無妨,話可以不過分,但十國大比的過程必須要過分!你們要是輸給現在的慶國,別說悅國子民不甘心,我更不甘心啊!」

    「借方鎮國吉言,今日我們定當全力以赴,力壓慶國!」

    嘉國坐席那裡飄來一句話:「悅國的朋友,你們小心一些,別被方運賣了還替他數銀票。咱們三個國家爭十國的六七八,何必與方運多言?」

    喬居澤立刻在方運身邊道:「此人應該是嘉國學宮的雷十三,年紀比雷九小,還沒有入聖院,文戰不如雷九,但其餘方面都強於當年的雷九。」

    方運本不想惹事,但聽到雷家人挑釁,微笑著問:「雷兄,雷九跑了,你可有『煙鎖池塘柳』的下聯?」

    一些人忍不住笑出聲來,這上聯不算什麼,但那天發生的事情太讓雷家丟臉,甚至登在上個月的《文報》上,《文報》的毒舌編審點評『詩詞未鎮國,笑柄傳天下』,之後許多雷家的仇人一碰到雷家人就提這個上聯。

    嘉國坐席那裡沒了聲音。

    兩側的谷國和申國人似乎也想說兩句,但現在全都閉嘴,因為他們終於明白,連雷家荀家的同輩都被方運死死壓住全無顏面,自己挑釁方運等於自取其辱。

    等悅國人離開,崔望低聲笑道:「慶國國力雄厚,我等絕不可能勝過他們,不過就算輸了,看到他們狼狽逃竄的模樣我也滿足了。解氣!」

    不多時,陳聖世家的陳靖帶著聖院的同窗前來,先是謝過方運,然後鼓勵眾人保十爭九,等臨近大比開始才離開。

    越來越多的人進入會場,甚至有多位大儒觀戰。

    時辰一到,十國大比開始。

    經過短暫的開場白后,大比的主持者以舌綻春雷道:「此次十國大比的第一場比賽即將開始,和之前一樣,同樣是行萬里路。只不過,十人如何行萬里,那就要看諸位了。好,請入大比專用的文界。」

    主持者說完,會場的平地中間出現一扇大門,大門的外形是一本古書。

    與此同時,會場的上空出現一面巨大的光幕,光幕被分成十一個畫面,分別顯現十一個學宮學子的影像。

    眾人進入大門,來到一處荒涼的黃土平原上,一百一十人一字排開。

    半空中傳來一個聲音。

    「本年的行萬里路的第一個題目是,任意寫一首詠馬的詩詞文,無任何其他限制。詩詞文越佳,則轉化的駿馬越好,可以最快的速度通過這片兩百里平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