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二位上舍進士很快聽到最後的第四題,有幾人遺憾地看向方運。

    之前譏笑荀離的孔德御嘆息道:「第三題與第四題極為相似,阻敵戰詩與疾行戰詩可不像第一題只論才華不看其他,還要看文位和才氣。進士比舉人之優勢大太多,方運,你可惜了。」

    「不過,你至少也能得九籌甚至九籌五,後面兩場的『萬字比』,你的優勢依然巨大。雖然你得不到學子三十滿籌,但得二十九籌足以位列學子第一。若你能超過二十九籌七,那就是十國大比的歷代第一人。」說話之人是武國的上舍進士馬源,正是大儒南宮冷的弟子,那日南宮冷在重陽文會誇獎方運是「雛鳳凰」,不僅讓方運揚名,也讓十國讀書人更加尊敬南宮冷。

    荀離微笑道:「方運,你身為一個舉人能連續三題領先,我無比敬佩。可惜,且不說這幾位十國鼎鼎有名的上舍進士,就連我,也足以在前方勝過你!」

    孔德御笑道:「方運你這人各方面都挺好,就是招狗咬這點改不了。」

    荀離的臉迅速變紫。

    方運卻摸了摸自己的臉,笑道:「小時候的病根,我娘說,長著包子臉就別怪狗惦記。」

    一旁的進士們眼中含笑,看著方運、孔德御和荀離三人。

    方運與孔德御根本沒把荀離放在眼裡,一唱一和把荀離氣得七竅生煙。

    荀離怒道:「方運,我乃堂堂上舍進士,你怎能如此辱我!你可敢跟我一比?比這行萬里路誰先到達盡頭!我要讓你知道,小小舉人敢在進士面前猖狂,絕對沒有好下場!」

    方運淡然一笑,看都不看荀離,看向前方的黑土地,道:「不才曾在書中閱遍名山,甚喜廬山,夢中神遊,於廬山中迷失,醒來后偶得一詩,望諸位不吝賜教。」

    「請!」孔德御立刻收斂笑意,其餘人也稍稍低頭,如學生遇到飽讀詩書的老先生。

    荀離張了張嘴,終究沒敢出口阻攔。

    方運緩緩誦道:「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此詩一處,眾人愣住,隨後多人齊呼糟糕。

    轟隆隆……

    就見前方大地開裂,天地轟鳴,一片山脈拔地而起,綿延無盡,擋住陽光,形成巨大的黑影落在眾人身上。

    那山脈有無盡山峰,無窮樹木,更有無邊雲霧,猶如天地之門橫在前方,無人能過。

    唐詩重情,宋詩重理。

    方運自知才氣不足以寫出氣勢恢宏的詩詞,於是另闢蹊徑,借用蘇軾的名詩《題西林壁》。

    此詩既不豪邁也不雄壯,幾乎如同白描一般寫出廬山山峰的外形,但那句「只緣身在此山中」卻蘊含著一番深刻的道理,形象地解釋了「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孔德御苦笑一聲,道:「好你個方運!我剛幫你說完話,你就寫出這等理詩!這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太毒了!本身蘊含至理,冥冥中必然有天命加身,我們只要進入,就是『身在此山中』,之後必然『不識真面目』,最後被困在裡面!」

    「語淺意深,返璞歸真,不愧方鎮國。」雲國第一上舍進士雲尋松輕嘆。

    「這是十國大比,不是妖蠻追擊,你寫出此等妙詩,簡直把我等當妖蠻,我很痛心!」一個蜀國學子半開玩笑說著,同時捂著左胸口。

    馬源笑罵道:「混蛋方運!我們方才還惋惜你,結果你倒好,轉手就把我們坑害了!此詩太強了!必然是傳世阻敵詩!不信你提筆書寫,必然有傳世寶光,可讓我等學習!」

    「未必傳世吧,我不信。」荀離不服氣地小聲嘀咕。

    方運卻不理會荀離,邁步向前走。

    孔德御瞥了荀離一眼,然後向方運一拱手,道:「學生孔德御,欲學此首傳世阻敵詩,還請方師指點。」

    方運也不回頭,邊走邊道:「便命名為《廬山局》吧。山如棋局,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好!」在場的進士無不動容。

    「此詩雖無情景交融,但卻是情理相映,有鎮國之姿!」

    「妙詩配妙句,今日大比當真精彩!好一個『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此句必然和此詩一起傳遍十國!」

    孔德御立刻提筆在紙上書寫《廬山局》,剛一落筆,立刻聽到山中流水、風吹樹木的聲音。

    書法第一境,筆落有聲。

    寫到第三句的時候,每一個字周邊開出朵朵白光花瓣。

    書法第二境,妙筆生花。

    除非是書法四境的大師,否則只有戰詩詞及阻敵詩在書寫的時候才能顯現書法異象。

    孔德御寫完《廬山局》,紙片燃燒,就見一座長十丈的虛影廬山落在前方,孔德御第一次寫此詩,並不能完美理解,所以他書寫的阻敵詩目前十分弱。

    孔德御一揮手,廬山虛影消失,扭頭看向荀離,道:「我已經驗證,此詩就是阻敵詩,你可服氣!」

    荀離站在原地,一言不發。

    孔德御看向方運的背影,道:「荀離,你要與方運一較高下,而他胸有成竹卻不回答你,你可知為何?因為,你不配!」

    「你……」荀離惱羞成怒,難以想象孔德御會在十國大比的時候屢次揭自己之短,算上這次已經是第三次!

    孔德御伸指撣了撣衣袖,不再看荀離,望向空處,緩緩道:「你放心,以後我不會再如此對你。」

    荀離臉色緩和,但接下來的一句話讓他幾乎怒火攻心。

    「因為,你不配。」

    其餘各國上舍進士輕輕搖頭,他們雖然不會像孔德御那樣訓斥荀離,但都會遠離荀離,原因正如孔德御所說,他不配。

    荀離掃視眾人,發覺他們的神態有變,又看向那視山峰如無物的方運,咬著牙,死死地咬著。

    馬源道:「我們可要快些寫出詠山詩詞,儘快形成十座山,讓方運這個混蛋慢慢爬!」

    哪知雲尋松笑道:「方運這一座廬山比得上我們十座山。所以,我們雲國學宮的目標不是阻攔方運,而是阻攔其餘各國之人,自然不能急!」

    「你也是混蛋!」馬源笑罵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