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倒峰山,聖院。

    在眾聖殿廣場的左側,有一座十國塔。

    十國塔上共有十層,每一層塔都有一座硃紅色的大門,門上的牌匾分別寫著十國的國名。

    十國塔的最高處上寫著「啟國」,位列第一,傲視人族,而其下分別是武國、蜀國、雲國、嘉國、慶國、悅國、申國、景國和谷國。

    大國之人每每路過眾聖殿廣場,都會昂首挺胸,但申國、景國和谷國三國之人路過則會面紅耳赤,不敢看這十國塔。

    十國塔從上到下的順序完全按照去年十國大比的次序排列。

    大比文界內,方運進入巍峨的廬山消失不見,而幾個上舍進士望著險峻的山巒發獃。

    「此次行萬里路,有四題,除卻第一題對方運來說猶如天助,第二題對他不偏不倚,這後面的兩題幾乎就是在為難舉人。但是,他卻偏偏能力壓群雄,實乃奇人。」

    「以前的行萬里路也有類似的題目,但你們仔細看這座山,其形之偉岸遠超之前,這山不好爬啊。」

    就見雲尋松向前方拱手,抬頭道:「請教,我等可用何等方式爬山?」

    「可使用才氣,但不得以才氣調動天地元氣。你們……自認倒霉吧。」

    一幹上舍進士哭笑不得,主持這次行萬里路的必然是一位大儒,按理說這位大儒應該嚴肅回答,但最後卻說了一句隱隱有幸災樂禍的話,實在少見。

    馬源笑道:「我明白這位大儒的意思了。大儒們出考題,必然意識到方運與顏域空這兩個舉人在,也知道后兩題不利於舉人。結果倒好,第四題反而成全了方運。」

    孔德御卻突然冷哼一聲,道:「我聽說此番行萬里路的考題有某一家的大儒反對,所以才改成對進士有利,可惜,偷雞不成蝕把米。」

    在場的上舍進士消息靈通,聽完后立刻明白,極可能是雷家在為難方運,不過也明顯有人在幫方運,所以第一和第四題都與詩詞有關。

    「我看啊,最倒霉的是顏域空。以他之能,此次行萬里路本應該在一百一十人中排前三十,但現在第三題和第四題一出,他可能排到七十開外。」

    荀離看向嘉國的雷十三,目光不善。雖然雷家和慶國都以方運為敵,但在十國大比中一向是對手。去年嘉國第七,慶國第八,今年若真是雷家干涉十國大比的題目導致顏域空籌數降低,慶國同樣是受害者。

    雷十三立刻扭頭看向他方,對荀離的態度視若無睹,隨後道:「諸位快寫詠山詩詞吧,若是寫晚了,方運走得快,極可能有幸避開一座山。」

    馬源道:「不用擔心,接下來的三百里既然不能調動元氣,只能徒手和直接使用才氣,方運不會跑得太快。他終究是舉人,我們是進士,有一點點的希望追趕他。」

    雷十三和荀離臉色立刻好轉,這對慶國和雷家來說可是好消息。

    哪知孔德御搖頭道:「我與堂兄德論聊過方運,他不一樣。且不說敢吃龍珠,單單三次聖前的才氣天降,就讓他的身體接近普通妖將,這種徒手行走和攀爬,方運絕對勝過我等!」

    龍十三和荀離的臉拉了下來。

    廬山在別人面前是一片連綿起伏的山脈,但在方運面前卻是半透明的虛影,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影響,只有其餘十座學宮的學子形成的十座山才會阻擋他。

    方運開始奔跑,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很快超越普通人短時間衝刺的速度。

    方運原本身體很差,但歷經六次才氣天降,吃了多顆偽龍珠,得月華照耀,獲星之王,有文曲星光滋養,近期又入天樹,加上一直吃宮廷的大補之物,身體已經絲毫不弱於普通妖將!

    此刻的方運能徒手搏獅虎。

    此刻的方運,奔跑速度已經是普通妖將的速度,接近普通舉人使用舉人疾行戰詩的速度!

    在遼闊的黑土地上,方運猶如一頭豹子向前奔跑。

    十國各地文院前的讀書人全都看呆了。

    方運跑了半刻鐘,地面震動,前方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方運減緩腳步,就見一座高山拔地而起,但無論是高度、險峻程度還是厚度,都不如他最先化實的廬山。

    那廬山不止是一座,是一片群山,但這山似乎只是一座三百多丈高的山峰。

    方運仔細觀察了山體,立刻在腦海中想到最佳的攀爬路線,然後衝到山上,踩著山體的凸起或樹木快速向上攀爬。

    方運幾乎一直沒有停留,越爬越高,比猿猴更加敏捷。

    不多時,方運攀爬到山頂,發現這的確只是一座孤峰。但上山容易下山難,方運在山頂上花更多時間觀察和思索下山路線,然後才慢慢向下爬,速度比之前的攀山還慢。

    就這樣,方運跑一陣,攀爬一座山,跑一陣,爬一座山……

    一開始很多人還關注方運,但他們很快看膩了,因為毫無懸念,於是開始觀看位於廬山裡的那些人。

    那些人進了廬山就迷路,然後一直在山中轉。

    後面的人源源不斷進入廬山,但除了景國的人可以視廬山如無物,其他人都有進無出。

    在方運爬第一座山的時候,最快的十二名上舍進士已經進入廬山,方運爬第三座山的時候,他們還在廬山。

    當方運站在第九座山山頂的時候,孔德御雙目無神地走出廬山。

    「方運這個混蛋!」

    慢慢地,越來越多的進士離開廬山,繼續行萬里路。

    不知過了多久,谷國上舍進士潘珏銘終於走出廬山,輕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看了看四周,一個人都看不到,心中詫異。

    潘珏銘向下一座山奔跑。身為進士,他的身體遠比普通人強大,能一直用普通人全力衝刺的速度跑一天。

    不多時,潘珏銘爬上第二座山的山頂,然後向前方張望,竟然看不到一個人。

    潘珏銘心道:「我是谷國的上舍進士,就算谷國去年排第十一,我與其他國之人也不會相差太多,前方一人沒有,不可能是我落後所有人。莫非……是我運氣好提前走出那座迷之山?」

    潘珏銘回頭看了一眼迷霧中的廬山,右拳緊握,鬥志昂揚。

    「今天,必將是我潘珏銘揚名十國之日!」

    潘珏銘深深地看了一眼廬山,開始下山。

    潘珏銘爬了一座山又一座山,終於從第十座山上下來,又跑了一陣,看到一座石制大門,門前空無一人。

    愣了片刻,潘珏銘臉上綻放出笑容,他知道此刻十國各地的人一定都在看自己,整了整衣衫,輕咳一聲,昂首挺胸走向出口。

    他越走越激動,在到達門口后,終於忍不住回頭,望著那些山脈,微笑道:「諸位,我先出去了,請爾等繼續努力。」

    潘珏銘帶著勝利的笑容走出文界大門。

    眼前光華閃爍,潘珏銘出現在孔府學宮的大比會場中。

    此時東方的天空泛著魚肚白,竟然已經是第二日的凌晨。

    潘珏銘本以為會聽到歡呼和祝賀聲,所以高高昂起頭,面帶淡淡的微笑。

    但下一瞬間,潘珏銘卻皺起眉頭,因為耳邊傳來的不是歡呼聲,而是高低起伏的笑聲,數萬人正在一起笑。

    潘珏銘急忙掃視全場,就見數萬人笑得前仰後合,一些人甚至抱著肚子大笑。

    他急忙去看上舍進士們所在的區域,發現每個區域都坐著十人,唯獨谷國那裡坐著九人。

    谷國的進士們捂著臉低著頭,個個裝沒看到潘珏銘。

    「谷國,潘珏銘,六籌。」一個聲音在天空響起。

    潘珏銘的臉迅速由白轉紅,由紅轉灰。

    六籌是通過行萬里路的最低籌數,若是低於六籌則失敗,一籌也沒有。

    潘珏銘這才知道,自己是最後一個走出行萬里路的人,而且當著數億人族的面說那種話,的確名震十國了。

    方運笑著搖搖頭,此時離他完成行萬里路已經過了五個時辰,他甚至躺在景國席位上睡了一個時辰,其餘的時間一直閉目在奇書天地中讀書,之所以不能離開,就是在等這個潘珏銘。

    會場上的人走了許多,現在坐的人文位最差的也是舉人,三天三夜不睡都沒關係,他們也一直在等潘珏銘。

    「十國大比第一場行萬里路結束,各國籌數已經顯示在光幕之上,谷國位列第十一,將無緣第二場的『讀萬卷書』。諸位可回去休息,午後將開始第二場大比。」十國大比的主持者宣布第一場結束。

    方運正要和其他人一起看向會場中心的光幕,耳邊傳來孔府學宮之人的抱怨。

    「方運這個混蛋,百年以來,還沒有哪次『行萬里路』中第一名低於八十籌!」

    方運無奈一笑,繼續看光幕,上面只顯示各國十人籌數之和。

    第一名,孔府學宮,七十八籌六。

    第二名,蜀國學宮,七十六籌九。

    第三名,啟國學宮,七十六籌三。

    第四名,武國學宮,七十五籌八。

    第五名,雲國學宮,七十四籌七。

    第六名,嘉國學宮,六十八籌九。

    第七名,景國學宮,六十八籌七。

    第八名,悅國學宮,六十六籌四。

    第九名,慶國學宮,六十五籌一。

    第十名,申國學宮,六十三籌二。

    第十一名,谷國學宮,六十二籌。

    最後一行是灰色。

    方運哭笑不得看著最後的名次,這籌數創造了十國大比歷史上最低紀錄。

    孔德論道:「方運太壞了,他知道景國不能戰勝我們,所以就通過拉低我們籌數來提高景國排名!」

    過半的上舍進士鬱悶地點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