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一國學宮的人臉色最難看的不是被淘汰的谷國學子,也不是下一場大比極有可能被淘汰的申國學子,而是慶國的人。

    除了顏域空看上去和平時毫無區別,其他九人看上去一個比一個壓抑。

    慶國雖然比不上啟國或蜀國等大國,但也算是中等國度,自從有十國大比以來,就沒有低於第八名的時候,但現在,行萬里路竟然跌出前八,位列第九。

    十國大比共十一學宮分三等,前五國一等,中三國一等,后三國最後一等。

    第九雖然只比第八差一名,但卻整整差了一等,若最後就是這個結果,這意味著慶國科舉名額將有天翻地覆的大變。

    也意味著,這些慶國上舍進士將會被慶國子民千夫所指!

    更意味著,慶國哪怕坐擁十州半之地,明年的秀才、舉人和進士的錄取名額也可能不如只有三州半的景國多!

    九個慶國上舍進士的心頭都壓著沉重的大山,那山上只寫著兩個字。

    方運。

    荀離看著方運離開,恰好有嘉國的隊伍路過,他看著雷十三道:「若十國大比之後我慶國跌落前八,你們雷家必須給我慶國一個交代!」

    雷十三停下腳步,而嘉國其餘上舍進士也佇立在原地。

    雷十三冷漠地看著荀離,緩緩道:「你在文界時亂咬人,我可以不計較。但一而再再而三挑釁,你當我雷家無人?我嘉國雷家,不是你一個區區旁系子弟可以挑釁的!」

    方運原本正隨著人流向外走,聽到兩人的爭吵立刻回頭,愕然看著兩個人,慶國和雷家分別是自己的頭號和二號大敵,怎麼開始狗咬狗了?

    荀離眼中怒火升騰,道:「若不是你們雷家從中作梗,域空在行萬里路中絕對不會只得區區六籌三!他去年同樣參與了十國大比,實力遠遠不如今年,卻在行萬里路中得了八籌七!」

    「荀離,說話要講真憑實據,空口白牙污衊我也會。今日之事到此為止,若你再糾纏不休,就先問問我口中的唇槍舌劍!」雷十三用冰冷的目光看著荀離。

    荀離冷笑道:「今日我懶得與你計較,十國大比之後,若我慶國輸給景國,那我便向你討教討教,是你雷家的唇槍舌劍利,還是我荀家的『荀子四道』強!走!」

    雷十三目光一閃,沒有再開口,但眼中的怒意更濃。

    顏域空把手背在身後,和平時一樣散漫地走著,邊走邊小聲嘀咕:「荀兄,你指責雷家人就好好指責,別連帶污我!方運那個混蛋和我一樣是舉人,他十籌滿籌,我卻只能得六籌三,你偏偏還說出來,我很丟臉的!」

    荀離翻了翻白眼。

    顏域空一邊走一邊問:「雷家住在哪個州?是雷州吧?」

    「廢話!」荀離沒好氣道。

    顏域空一邊走一邊道:「你們倆小打小鬧沒意思。等我成了進士,你陪我去文戰雷州怎麼樣?讓我在行萬里路上得了六籌三,丟了這麼大面子,我起碼得一府之地才能解心頭之恨,實在不行一縣也行。」

    「你瘋了?」荀離嚇了一跳,雖說顏域空是前十國第一舉人,可去文戰雷州太過火了。

    附近的人被顏域空的話驚住,一起看著他。

    那些嘉國進士也全都難以置信地看著顏域空,眼中充滿了警惕。亞聖顏家的子弟、前十國第一舉人、舉人凌煙閣第十子要文戰雷州,是足以引爆十國的大事件,那可是文戰,不是方運的文斗,性質差太多。

    「沒瘋,我是經過深思熟慮。欺負方運沒事,反正誰欺負他誰倒霉,可欺負到我頭上,我不能坐以待斃。嗯,那就這麼決定了,等我成進士以後,方運文戰完咱們慶國的象州,我再去文戰雷州。」顏域空說完微笑起來,好似真下了決定。

    荀離頂不住眾人那怪異的目光,拉著顏域空的手快步向外走,同時大聲喊:「誤會!誤會!域空因為行萬里路敗於他人所以開玩笑,諸位千萬不要當真。」

    荀離說完低聲道:「我的顏大少爺,不管是文戰還是文斗,能不能等十國大比結束了再說?咱們也就比景國少三籌六,第二比和第三比之後,我慶國一定可以勝過景國!你為何那般著急?快走!萬一被人當真就不好了!」

    顏域空卻沒理荀離,向方運招了招手,道:「方運,你我在聖墟攜手共進、情誼深厚,等我文戰雷州的時候,你是否願意助戰?我爭取買通慶國官員,你幫我贏雷州一府,慶國就用相鄰景國一府半的土地交換,如何?」

    荀離傻傻地看著顏域空,沒想到他來真的。

    方運微笑道:「這麼好的事我怎能錯過,成交!」

    顏域空還想說什麼,被荀離拉著手腕快步拽走。

    雷十三狐疑地看著方運,不知道方運和顏域空的對話是真是假。

    喬居澤低聲道:「方運,你不會真想與顏域空聯手咬雷州一口吧?」

    方運邊走邊道:「慶國要是輸了十國大比,自然要找一個理由,雷家干涉行萬里路出題就是最好的借口。至於我么,雷家反正不打算放過我,你說我要是把雷家逼出雷州會不會很有趣?」

    「兩個瘋子。」喬居澤搖頭道,而他身後的景國進士卻紛紛點頭,同意喬居澤的說法。

    方運道:「先回去歇息吧,我也好好睡一覺,第二場的『讀萬卷書』必將更累。」

    「說起讀萬卷書我就頭疼,平時讀書是學習,可這當讀書成了比賽,那真是難纏啊。」

    「算了,不說這個,希望咱們遇到的書籍沒有太奇怪的。」

    眾人返回住所陸續睡下,午間醒來,吃過午飯後再次來到大比會場。

    和昨夜一樣,他們從會場進入大比文界之中,再一次被人族數十億的人圍觀。

    只是缺了谷國的進士。

    昨日眾人進入文界后,位於空曠的黃土地中,但今日不同,他們來到一處恢宏的大殿之中。

    大殿前方豎立著整整一百排書架,每一排書架中都塞滿了書籍,每排書架的前面也都有一張桌子。

    許多學子的心跳加快,讓這個並不出奇的地方的氣氛更加凝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