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比會場已經人山人海,因為現在即將開始十國大比的最後一場,也是最考驗讀書人實力的一場。

    連輸掉的申國和谷國學子都已經前來,唯獨景國遲遲未到。

    一開始還有人以為景國學子驕狂,排名第八就開始擺架子,但很快有景國人得到嚴則唯失蹤的消息。

    隨後,這個消息在會場傳開,議論紛紛,一些人甚至沖著慶國學宮學子所在的方向大罵,而會場中的慶國人反駁,雙方罵成一團。

    「成何體統!」一聲怒喝響起,隨後一個金色的「靜」字自天而降,化為光芒消散,十萬人的會場突然變得鴉雀無聲,那些罵人的無論怎麼開口都發不出聲音。

    眾人一見大儒用了「微言大義」的力量,不得不閉上嘴。

    無論是慶國人還是罵慶國人的人,心裡都憋著一股火。

    會場中的一切出現在十國各地的光幕中,景國各地的文院前徹底沸騰,罵慶國之聲連綿不絕。

    慶國各地的文院前則異常寂靜,除了一開始有人看著光幕罵了幾句,大多數人沉默著。

    就在這個時候,方運領著景國學宮的其餘學子進場。

    道路兩側的人先轉頭看過來,隨後更遠處的人開始轉頭,十數萬人如同風中的麥浪一樣陸續整齊地看向他們。

    九個人。

    現場的一切聲音都被大儒的微言大義掩蓋,但每個人都好像聽到九個人沉重的腳步聲,甚至還能聽到隱隱約約的嘆息聲。

    除了方運的神色平靜,其餘人的臉色各有不同,或焦慮、或憤怒、或冷漠。

    慶國學宮學子的坐席上,顏域空眼帘低垂,不知道在想什麼。

    荀離面帶微笑看著方運,眼中惡毒之色更加濃烈。

    其餘慶國學子一半在興高采烈,一半臉色不好看。

    方運等人剛走到景國學宮坐席處,一股輕風吹過,所有人都知道大儒撤走了微言大義的力量。

    慶國一個學子盯著荀離,問:「荀兄,我有一事不明,景國的嚴則唯為何未到?此事恐怕有內情吧?」

    其餘學子驚訝地看著這個人,方運也好奇打量這個學子,立刻記起來,當日詩君首徒參與七夕詞會的時候,就有這個人,不過這人當日一言不發,方運還以為是普通進士,沒想到竟然是上舍進士。

    喬居澤低聲道:「是盧歸月,曾經是慶國的探花,唇槍舌劍運用的極為巧妙,文章寫的花團錦簇。你假意棄考的時候,他似乎沒有寫文辱罵你。他這人風評不錯,這次突然對同國的荀離發難,看來是忍不住了。」

    方運點點頭,表示知道。

    荀離的臉色一變,仔細看了看盧歸月,目光如刀,道:「歸月,此事我哪裡知道!你身為慶國人,父母親戚都在慶國,同窗好友也在慶國,可不要自誤啊!」

    「我明白了。」盧歸月說完沉默,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

    詭異的氣氛在會場上空醞釀。

    「丟盡讀書人的顏面!」孔德御冷笑道。

    「斯文敗類,衣冠禽獸。」雲尋松道。

    「下賤!」馬源道。

    谷國一個學子譏笑道:「我們雖然排在第十一,但卻不是最丟人的,真應該感謝某些人。」

    荀離眼中的怒色一閃即逝,表面仍然與往常無異。

    時間一到,十國大比的主持者走上文台,簡單說了幾句,便讓九國學子進入文台下的一處光門之中。

    九國學子陸續進入光門,進入第三場的大比文界。

    景國學子在進入光門前,本能地扭頭向入口處看了看,在場的所有觀眾也循著他們的目光轉頭。

    入口處大門緊閉。

    進入大比文界后,方運向四處看了看,一座很典型的文殿,樸素穩重,沒有任何花哨的裝飾,和讀萬卷書所在的地方很相似。

    前方沒有書架,只有書桌,在書桌的前面,懸浮著大量的紙張。

    白花花的紙張組成試卷的海洋,任何一個學子看到都會有生理和心理上的雙重負面反應。

    年紀最小的崔望的手稍稍抖了幾下,很快恢復正常。

    方運的面色依舊很平靜,慢慢向標註著景國桌椅的地方走去。

    荀離突然笑道:「方運,沒想到只剩九個人你還如此鎮靜,如此偽裝很累吧?不如和他人一樣,該生氣生氣,該憤怒憤怒,反正你們必將輸給我們慶國!」

    不等方運開口,嘉國的雷十三皮笑肉不笑道:「現在景國缺了一個人,九個人答十人的題,這第三場的最後一位非景國莫屬。方運,你不是很厲害嗎?你不是讀書快嗎?按照規矩,既然缺一人,你可以一個人答兩份題啊!」

    荀離陰笑道:「雷兄,你可不要這般說,方運可是有上品奮筆疾書,兩千題而已,仔細一算,平均七息多一道題,方運能一息詩成,足以完成了。」

    眾人仔細一算,七息就是七次急促呼吸的時間,這點時間甚至不夠思考一道中等難度的試題,更何況方運就算有文心,也不可能從頭使用到尾,消耗的才氣實在太多了。

    方運冷聲道:「兩位,話不要說得太滿,現在十國億萬民眾注視這裡,慶國若是輸了,兩位的臉怕是沒了,小心文膽不保!」

    「哈哈哈……」荀離和雷十三放聲大笑。

    「方運這次是真瘋了。」馬源目瞪口呆看著方運。

    孔德御道:「壞了!方運你不要上兩人的當!你現在被他們激怒,若是稍有不慎,文膽輕則震蕩,重則開裂!這可不是普通之地,乃是十國大比,有數十億民眾觀看文院前的光幕,沒人能承受如此巨大的打擊!」

    喬居澤急忙在方運身邊道:「你在普通文會輸給他們,文膽不會受任何影響,可你自己想想,你若繼續跟他們計較,在幾十億人族面前丟了臉面,走到十國各地都會被指指點點,文名徹底崩潰,誰受得了?這可不是前兩場,這是決定勝局的最後一場大比!」

    方運神色冷漠,道:「這個臉我不怕丟,因為我儘力了。」

    荀離大笑完,臉上浮現輕蔑之色,道:「方運啊方運,你本有機會成為一世文豪,可誰曾想你竟然如此不堪,死到臨頭還嘴硬!今日我們慶國上下必然全力以赴,本來只想贏你們景國,現在看來,要搭上你的文膽了!」

    荀離在說最後一句的時候,面目無比猙獰可怖。

    只要傷了方運的文膽,荀離必然可入荀家主家,代代蒙受亞聖恩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