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爾等認定之事,必將敗亡!景國諸位,請與我一同全力以赴游萬題海。至於嚴則唯那一千道題,我來答!無論輸贏,待我進士試之後,必然前去慶國,文戰象州,奪回一州之地!」

    方運說完,邁著穩健的步伐走向景國的桌椅。

    荀離笑道:「一人答兩千題?你做不到!今日哪怕你文膽再堅,我也要在上面敲出一個窟窿!十國大比之後,我會當著人族億萬民眾的面告訴你,一代天才再強,也敵不過我一國讀書人同心!你方運再神異,終究會被我慶國讀書人聯手壓住!」

    方運聽而不聞,穩穩地坐在桌椅上,閉目養神。

    喬居澤一邊走一邊看著荀離,道:「今日我景國若敗,勞煩慶國的諸位停留片刻,我喬居澤的文膽有些癢了,想撞一撞南牆,還望各位給個機會!」

    喬居澤此言一出,荀離面不改色,但慶國過半上舍進士神色一凜。

    到了進士的層次,很少有人用文膽對撞來文斗,因為進士層次的文膽都很堅固,若是雙方差距不大,失敗的一方或許會文膽碎裂,但勝利的一方也好不到哪兒去,文膽必然出現裂縫。

    景國進士的實力是不如慶國,但要是抱著同歸於盡的手段進行文膽對撞,那慶國十人至少會有六人文膽出現裂縫,若是喬居澤找慶國最弱的進士文斗,或許還能贏。

    陳禮樂隨後道:「今日我也會一會慶國諸位,我景國國力不如慶國,但不怕碎文膽的人卻很多!」

    「唉……罷了,我也一同參與。既然碎就一起碎了,大不了當個七品閑官養老。」尤年道。

    其餘景國上舍學子或真心或不得不一同表示參與文膽對撞。

    慶國的過半上舍進士面色更差,普通文斗和為國而不惜文膽完全不一樣,文膽的境界是一方面,可讀書人的心志更加重要,這些景國進士若是為國發動文膽力量,威力至少會憑空增加兩成。

    慶國恰恰相反,他們雖然不確定是荀離搞鬼導致景國只剩九人,可荀離太可疑了,以至於每個慶國進士的心志都出現動搖。

    「那我們就會一會你們!」荀離毫不畏懼。

    但是,各國最優秀的幾個進士若有所思看向方運,作為旁觀者,他們頭腦更加清晰。

    顏域空看了看方運,又看了看荀離,搖搖頭,輕聲一嘆,不言一字。

    大比文界**有九十對桌椅,八十九人一一落座,最後空出一對椅子,位於方運左側。

    方運起身,把原本屬於嚴則唯的左面桌子拉到自己桌子邊對齊。

    喬居澤低聲道:「你一定要堅持到後期,這第三場的模式或許能助我等勝過慶國!」

    方運點了點頭,他早就把游萬題海的大比方式考慮周全。

    天空響起一個聲音。

    「身歷千卷書,筆游萬題海。兩個時辰為限,試題不可更改,一題一頁,千題千頁。景國缺一人,其餘學子可代為答題。開始!」

    眾人前方厚厚的千張試題飛到他們桌上。

    方運左側的無人桌上也出現整整一千張試題。

    方運右手提起自己桌上的筆,而左手卻拿起左側桌子上的毛筆,同時啟用殘破的無上文心一心二用和完整的文心奮筆疾書。

    「什麼!」

    在場的所有學子全都愣住了,以至於無人落筆答題。

    十國大比的會場中,數以萬計的人猛地站起,望著巨大光幕上的方運發愣。

    十國各城、兩界山和荒城古地等等各處文院外,數億人發出吃驚的叫聲。

    「方運一心二用?怎會如此!」

    「本以為方運會先答完自己的一千題再去答嚴則唯的,難道他真的準備同時答兩題?」

    「神了!真是神了!」

    「不會只是擺架子吧?」

    「你們看,方運動筆了!」

    「方運的第一題竟然就是一道難題!竟然問方運讀的第五百七十一本書第六十二頁第四列寫了什麼!哪怕進士能過目不忘,也得慢慢回憶思考……呃?我話沒說完,方運竟然答完了?」

    「方運的左手竟然也在同時寫,無人桌上的第一題是默寫《馬經》第六卷中的一整章!好傢夥,不愧是上品奮筆疾書,不愧是一息成詩,一眨眼寫了兩行!真嚇人啊!這哪裡是讀書人,分明是造書人!」

    「他看完題目不過一眨眼的工夫就開始寫,他都不用思考的嗎?」

    「他簡直比妖蠻還可怕!不,是比妖聖還可怕!」

    「你們看看慶國學子的臉,真的和看到妖聖差不多。」

    就在人族各地議論紛紛的時候,方運兩手各握一支筆,在一心二用和奮筆疾書的作用下,兩筆如龍,紙上的黑字以眾人難以想象的速度快速浮現,不是一個一個出現,而是整行整行出現。

    方運先答完自己的第一題,右手輕輕一抬,第一張試卷向前方飛去,懸浮在他身前三尺處,紙面突然散發著淡淡的銀光。

    在右面第一張試卷飛出的同時,第二題的試卷落在方運右手毛筆之下。

    在這個過程,方運的左手一直在默寫《馬經》中的一章,這一章的字數比右桌的第一題的答案多十幾倍。

    在右桌第二題落下后,方運看完題目,僅僅思索了一眨眼的時間,右手落下。

    左右兩支筆再次共舞於紙面上。

    直到此時,參與大比的其餘八十八名學子也沒有動筆,他們全都被這一幕驚呆。

    連天才顏域空和本年大比第一進士孔德御都跟失了魂似的。

    「心服口服!」一位啟國的上舍進士說完,開始答題。

    方運答完第二題,試卷飛向前方疊在第一題上,同樣散發銀光。

    第三題同樣如此。

    在等方運前方浮現三張銀色試卷后,其餘人才紛紛反應過來,急忙低頭答題。

    荀離和雷十三等人雖然提起筆,但神色恍惚,看了好幾遍第一題的題目,想了近三十息,才下筆。

    不多時,另外八十八人陸續答完第一題。

    七十多張試卷懸浮在答題人的前方,散發著銀光,但也有十餘張試卷飛向答題者的後方,試卷枯黃陳舊,好像風一吹就會粉碎。

    答錯題或不會答第一題的十幾人面色很難看,這可是當著人族十幾億人的面丟臉,對文名的影響太大,以後若是有仇敵提起此事,那就是血淋淋的舊傷疤。

    參與大比的學子們繼續答題。

    場外許多人只是看個熱鬧,但部分聰明人卻發現一個現象。

    答錯第一題的十二個人中,慶國和嘉國各佔了五個!

    這個比例太驚人了,兩國學子竟然有一半答錯了第一題,很顯然,這兩國學子因為敵視方運,在見到方運展現一心二用的力量后,心神已經有了動搖!

    直到這時候少數人才明白,方運所依仗的除了自己實力,還想在大比過程中影響敵對的學子!

    顏域空掃了自己國的學子一眼,並沒有說話,繼續答題。

    荀離答完第二題才回頭,看到慶國有五人答錯第一題,大為光火,差一點大罵,但他終究是上舍進士,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怒火,沉聲道:「諸位,萬萬不可被方運影響,我等十人齊心協力,一個方運算不得什麼!我大約明白,他闖過凌煙閣后得到殘缺的無上文心一心二用,只要不化作戰詩詞的力量,這一心二用力量不減,可以一直使用,但代價是消耗才氣!再加上奮筆疾書的消耗和思考問題的消耗,他絕對堅持不到兩個時辰!」

    「荀兄此言有理,方才是我自亂陣腳,受教了!」一個答錯第一題的上舍進士冷靜下來。

    另一人小聲嘀咕:「我是真不會,與其浪費時間思考不如提前放棄。」

    「聽荀兄的沒錯,不要理會方運!」

    荀離狠狠瞪了方運一眼,然後快速答題。

    方運依舊沒有開口,依舊全神貫注,並沒有因為荀離小看自己就認為荀離實力不足。

    荀離等人之所以有信心,原因很簡單,而且每時每刻都在萬界各地發生。

    信息不對等。

    除了方運自己,哪怕是半聖都不知道方運到底實力如何。

    時間流逝,方運始終保持著高速答題。

    十道題、二十道題、三十道題……一百道題、二百道題、三百道題……

    答完右桌上第一百六十題后,第一百六十一題出現在筆下,方運仔細一看,無奈一笑,沒想到自己遇到了游萬題海最難的一類題。

    題目是:在讀萬卷書中所讀書的第十本第三頁第四列的第一字、第二十五本第六十八頁第三列的第七字、第七十六本第二十七頁第五列的第四字、第一百零四本第五頁第六列第一字、第二百七十九本第六頁第五列第九字和第三百九十八本第七十七頁第一列第一字組成一句話,此話出自何書哪一章,並闡述此句之意。

    在十國大比前,景國學宮對方運等十人進行過指導,這類題屬於「放棄題」,因為答這類題所需要的時間太多,哪怕最優秀的世家進士都得考慮許久才能答對,與其把時間浪費在這裡,不如用同等的時間去答其他簡單的題。

    一千道題目中至少有二十道放棄題,能不能果斷放棄答其他題,對一個人的成績有很大的影響。

    方運所遇到的第一百六十一題不僅是放棄題,而且是其中最難的多重題,數百年來答對這種題的人不少,但每年在游萬題海中籌數最高的三人,從來沒人答過這類題,都是直接放棄。

    聰明人不會把時間浪費在這種題上。

    方運看完題目后開始思索,一息,兩息,落筆答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