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著光幕的大多數人都不再盯著具體題目,因為題目太多了,而方運答題又太快,只有那些進士或進士之上的人才有能力一直盯著多人的試卷保證看得清。

    在方運答完右面的第一百六十一題后,十國處處有倒吸涼氣的聲音。

    沒有人開口評價,看不到的人沒必要懂,而看到的人沒有任何語言可以形容看到的這一幕。

    連大學士都被方運這兩息答題驚住了,這道題在大學士眼裡無比簡單,可也至少思考五息,若像方運這樣,至少要成為大儒才可以。

    各地文位最高的人都陷入沉思。

    慶國,荀家。

    「荀離危矣。」

    嘉國,雷家。

    「登龍台後,你們若不能化解與方運的恩怨,我親自登門給方運道歉!」雷家家主的聲音在雷家上空回蕩。

    雷九雙目如電,他身前,一口白色泛血絲的才氣古劍正在磨著,而磨劍之物竟然是一頭大妖王蛟龍的龍角,足足一尺高。

    「文比我不如你,待到登龍台,我以我劍斬天下!」

    武國,蒙縣。

    蒙聖世家老宅,一個病懨懨的進士坐在庭院的椅子上,眯著眼,雙目無光,有氣無力地看著前方。

    「聖墟之中輸半步,登龍台上見分曉。咳咳咳……」年輕進士伸手捂住嘴,低頭一看,就見純黑的血液在手心如活物一樣蔓延,緩緩滲入皮膚之中。

    聖院之中。

    四方光幕樹立,四處各有大量的聖院之人觀看。

    一個身形魁梧滿臉絡腮鬍的進士突然起身,他的雙目各浮現一個文王後天八卦光芒,又迅速隱去。他轉身離去,邊走邊道:「大局已定。方運,我在登龍台等你,我倒要看看你這個聖前進士厲害,還是我的雙星位更強!」

    附近的聖院之人疑惑不解,方運明明只是聖前舉人,這位文王世家的天才姬守愚怎會說方運是聖前進士?

    荒城古地之中。

    伐謀城外兩百里處,三千人族士兵正與五千蠻族大軍鏖戰,而戰場中最引人注目的不是那威風凜凜的虎蠻侯,更不是眼中閃爍著狡詐光芒的狐蠻侯,而是三千人族軍中的一個青年。

    青年正坐在一輛武侯車上,左手握書卷,右手握兵書,嘴皮翻動,並沒有發出聲音,但卻將整支隊伍指揮得如臂使指。

    兵語法音,明明至少是翰林才會的兵家奇書在這裡顯現。

    青年身穿白色進士袍,胸前綉著一個大大的「仁」字,而後背綉著一個「兵」字。

    「啊……」孫仁兵打了個哈欠,微笑著看了看前方的戰局。

    「練兵結束,撤退!」

    那五千蠻族大軍不僅沒有追趕,反而跟遇到大赦一樣加速逃跑。

    荒妖山驚城峰中。

    一個身穿血色進士袍的逆種文人用白玉湯匙舀了一點花白的猴腦,閉著眼慢慢咀嚼,而血淋淋的猴妖將頭顱立在飯桌之上,輕輕顫抖,縱使將死也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人族的老傢伙封得了荒妖山,但封不動登龍台。我已逆種,文位再難寸進,為我成逆種大儒,借你人頭一用,方運。」

    聖元大陸極北,雪蠻聖地中的冰裂湖中,從湖面到百丈湖底全部冰凍。

    一頭白毛熊蠻帥正在十丈下的冰中揮舞雙臂,比石頭還堅硬的冰層在它面前猶如紙糊。

    許久之後,熊頭人身的熊蠻帥停下來,輕輕喘著粗氣。

    「只要一滴真龍聖血,我便可脫胎換骨!」

    妖界、十寒古地、兩界山、鎮獄海等等許多地方的年輕天才開始為登龍台準備。

    時間慢慢推移……

    在方運答完六百道題的時候,大比會場中突然有人喊道:「不對!你們看,所有人的身後都有枯黃紙頁,唯獨方運至今一張沒有!」

    眾人立刻仔細觀察,枯黃紙頁代表答錯或放棄之試卷,天才如顏域空身後都懸浮著一張枯黃紙頁,可方運身後至今沒有一張。

    一個慶國人低聲祈禱:「希望他們沒看到,沒看到……」

    不等這人祈禱完,荀離停筆看了看大比文界中的狀況,立刻發現方運身後竟然無一張枯黃紙頁。

    荀離大驚,仔細看了看方運眼前的銀色紙頁,足足超過六百頁!

    「混蛋!」荀離眼中閃過一絲恐慌,本以為此次先挑起方運怒火讓方運當眾大放厥詞,然後再壓過方運讓景國衝進第八失敗,讓方運在數十億子民面前文名大遜,必然文膽震蕩。

    但是,方運竟然強到如此,一題未錯!一題未棄!

    荀離又向景國其他人身後望去,枯黃紙頁竟然只比慶國和嘉國的學子多一點,這意味著,景國其餘學子最後所得籌數不會比慶國嘉國少太多。

    荀離的手輕輕抖了一下,心中浮現一個不好念頭。

    「我逼方運在數十億人族面前大放厥詞,他會不會也在用同樣的方式對我?若是慶國敗給景國,我的文名毀於一旦,我能保住文膽嗎?能!我一定能!」

    荀離在心裡說完,繼續答題,但是,他無論是思索時間還是書寫時間,都比之前慢了微不可查的一絲。

    方運桌子上的紙張越來越少,但前方散發著銀光的正確試卷卻越來越多,而身後空無一張枯黃紙頁。

    孔德御從開始就拼了命,在答完五百題后看向方運,發現方運前面的銀色試卷至少有一千四百張,隨後鬥志全失,長長吐了一口氣。

    「算了,不跟方運爭了!只能希望那位堂兄在登龍台教訓教訓這個混蛋,讓他知道什麼是聖院孔家進士!」孔德御無奈低著頭繼續答題。

    不知過了多久,喬居澤突然輕咳一聲,道:「方運還差不足一百題便可答完!」

    在場所有學子看向方運,喬居澤說的竟然是真的,方運桌上的試卷所剩無幾。

    方運身後依然空空如也,身前銀光閃爍。

    慶國和嘉國許多上舍進士目光輕動,尤其是荀離和雷十三,兩人在慶國與嘉國都是首屈一指的天才,但此時此刻卻發現,在方運面前自己如此無力。

    荀離對比了景國和慶國的銀色書頁,心中估算,突然身體一顫。

    若是估算無誤,最後景國至少比慶國多三籌!

    「不可能!我重新估算!」荀離再一次根據銀色書頁的數量估算兩國的輸贏,但這次得到的結果是慶國最後勝一籌。

    「我慶國絕對不會輸!」荀離心中暗暗高興,繼續答題。

    一道淡淡的白霧憑空出現在荀離的文宮中,包圍荀離的文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