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繁銘低聲道:「你們先聊,我去你住舍門口等你,談一些有關登龍台的事項。」

    方運目光一動,點點頭。

    李繁銘一走,方運和景國其他進士一樣,祝賀他國進士,也接受祝賀。

    沒有走的慶國和嘉國學子無一人敢抱怨,甚至沒有流露出絲毫的敵意。

    之前方運無論多麼有名,他們也只是聽說、耳聞,今日親眼所見,他們已經徹底喪失了爭什麼的念頭,已經徹底把方運當成與眾聖世家天才一般的人物,而不只是一個有才華的寒門學子。

    這種以一己之力提升景國國力和國運之人,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層次,哪怕這些人是慶國的上舍進士。

    眾人祝賀之後,一起向會場和十國光幕前的民眾拱手,最後向外走去。

    一直走出會場,喬居澤向西方望去,巨大的倒峰山就在孔城城外,山峰之上煙霧繚繞,乃是天下所有讀書人的聖地。

    喬居澤臉上浮現激動之色,道:「十國塔要重新排名了!十一學宮排第七,在十國就排第六!今年我景國國運至少會增加五成!日後誰人要算計我景國,必然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方運,你今日之功非同小可,我甚至懷疑,你只要殿試結束,直接當六部尚書之一,十年內得相位都有可能!」

    陳禮樂笑道:「十國塔第六,連當年陳祖參與十國大比的時候都做不到!景國原本國運式微,不能有絲毫浪費,現在國運暴漲,不出意外,太後會動用國運壓制陳祖傷勢!方運,你以後就是我陳家的座上賓!」

    其餘上舍進士面露喜色,只要能壓制住陳聖的傷勢,那他至少可以多活十數年,景國可以撐很久,或許會撐到某位大儒封聖。

    「至少在景國之內,方運的地位無人撼動了!只要方運在景國國土內,任何害他之人都會被國運影響!哪怕左相都不例外!」崔望道。

    幾位跟半聖世家有關係的學子絲毫不在乎左相之名,但像尤年幾人則急忙閉口不語,左相怎麼說也是一位大學士,而且傳言他最多三年內就可成大儒,到那時候景國官場無人可制。

    「若我所料不錯,方運日後在國境內遇到大敵,可以憑藉國運退敵了,目前整個景國除了陳聖,也只有陳大元帥和文相可以不經國君同意直接調用國運。」

    其餘上舍進士最清楚調動國運制敵是什麼概念,立刻一起恭喜。

    方運微笑道:「八字還沒一撇,我不是文相也不是大元帥,至少要加封我為三公之一才行,茲事體大,左相一系不拖幾年不可能給我這個加銜。更何況,我的履歷實在單薄。」

    三公在歷史上有許多變化,而在十國時代,三公已經成為加銜,並無實權,但三公終究是輔弼國君之位,所以可直接動用國運。

    他國人才濟濟,三公自然皆有,但景國目前三公全部空缺,左相一直在爭三公之一,可惜被文院系和軍方眾官阻撓,一旦左相得三公加銜,等於如虎添翼,除非太后撕破臉皮聯合軍方和文院系官員對文官系進行大清洗,否則再無人能制衡左相。

    「履歷無所謂,功勞第一!」

    眾人一邊說一邊往回走,情緒平復后,便說起每年大比結束第二日的十國上舍文會。一般來說,大比前五的學宮上舍學子都不會參與,只當觀眾,讓其他六個學宮的學子爭文會的文魁。

    回到住處,方運見李繁銘在門口,便告別學宮同窗,與李繁銘一起進入。

    兩人剛進屋,李繁銘就耗不見外地找水壺燒水泡茶。

    李繁銘一邊刷著茶碗,一邊道:「登龍台可不一般,那裡龍氣縱橫,不要說是各種寶物、上古遺物,就算僅僅坐在那裡,也能吸收上古龍氣。登龍台可是飼養幼龍的地方,龍聖們經常親自灌注龍氣,裡面的大地被龍氣滋養,濃郁得可怕。可惜歷經大戰後,登龍台破碎,遠不如以前,但對各族來說仍然是了不得的地方。」

    「這我也略知一二,現在登龍台空氣中的龍氣並不多,只有龍氣眼裡的龍氣才算有用。對於妖蠻來說,龍氣是淬鍊身體的神物,對我們人族來說,文宮能吸附龍氣,形成的龍紋越多,則文宮越強。若是獲得的龍氣足夠多,甚至能在唇槍舌劍上形成龍紋。」方運道。

    李繁銘運用文膽之力隔絕內外,道:「小心雷九,他雖然不是眾聖世家之人,但雷家早在數百年前就在布局,與各眾聖世家聯姻,現在雷家許多人都有眾聖血脈,雷九就是其一。」

    「你的意思是,雷九因為血脈獲得好處?」方運問。

    李繁銘也本能地看了看窗外,低聲道:「對!就在前些日子,雷九去了一趟谷國,用雷家的龍族秘辛換取了司馬相如世家的半聖意志,凝聚星位,實力已然躍居一流進士之列。除了孔聖世家和六大亞聖世家的天才,其餘半聖世家天才無人可以說穩勝他。雷家藉助龍族的力量獲得太多的優勢,雷家天才把那些幾萬兩銀子一斤的龍宮大補食物藥物當普通飯菜吃!」

    方運略感驚訝,道:「這我真是第一次聽到,連龍宮血參也可以當普通飯菜吃?」

    「可以!這麼說吧,只論飲食,雷家天才的待遇還在龍宮二品水族官員之上,接近一品的龜相!他們進龍宮的待遇,基本和蛟龍宮的聖子差不多,只比普通龍孫稍差。當然,享受這種待遇的只是少數。若我所料不錯,雷九的文宮裡已經有大量龍紋,一旦進了登龍台,他的唇槍舌劍也會有龍紋,到那時候,他的實力至少可位列人族進士前三!」

    「這太誇張了,這到底為什麼!」方運百思不得其解。

    李繁銘道:「青衣龍侯你見過吧?」

    「見過,我與妖界眾聖立兩界大誓的時候見過他,人不錯,不對,應該是龍不錯。」方運道。

    「他向來喜歡嘮叨,提過一個詞『雷師』,雖然沒人知道這個『雷師』是人還是什麼東西,但眾人猜測極可能跟雷家有關。而且,他提及『雷師』的時候正在說祖龍遺訓,所以有人懷疑雷家跟祖龍有關。」

    「不可能!當年祖龍消失的時候,古妖剛剛出現,隨後妖蠻出現。祖龍在的時候,人族應該是蒙昧未開之時,乃是原始人族,雷家怎麼可能跟祖龍有關係?」方運無比驚詫,他本來不相信,但突然想起遇到青衣龍侯的時候,對方的確提及過祖龍遺訓。

    李繁銘聽到「原始人族」那裡,神色有細微的變化,隨後道:「那個時期的秘密誰能知道,總之,惹雷家沒關係,但別惹得太過分。雷家有龍族賜予的寶物,別的不說,擊退過半聖是真的。」

    方運面色一沉。

    李繁銘見狀急忙道:「你別太擔心,雷家可以用龍族寶物保護祖宅,拿出來對付你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再說雷家若是真要直接殺你,眾聖不可能不管。大家心裡都明白,聖院的眾聖都想敲打一下雷家,畢竟雷家有些人太過分了。前一陣在孔城的怡香閣,雷家人跟班固世家的人爭風吃醋,揚手就是一耳光,那班固世家的人最後怎麼樣?還不是打落牙往肚子里吞。」

    方運點點頭,道:「這次參與登龍台的,應該都是聖院的星位進士們吧?」

    「是的。除了雷家,別的進士絕不會害你,最多是想在殺妖滅蠻方面勝過你,或者搶一些登龍台的寶物而已。人族在登龍台的敵人主要是妖蠻,尤其到了登龍台即將關閉的時候,妖蠻吞噬人族能獲得更多的龍氣,而人族殺妖蠻同樣如此。」

    「這我都知道。」方運道。

    李繁銘眼中閃過一絲憂色,道:「你可要想清楚,其他人是進士,擁有唇槍舌劍,而且能進登龍台的進士的唇槍舌劍至少用完整的蛟龍骨孕育的,威力很強。他們僅僅憑著一把唇槍舌劍就足以抗衡王族妖帥,再配合文寶和戰詩詞,足以抗衡聖子妖帥。你只是舉人,你的一息成詩對付王族妖帥不難,但面對聖子妖帥,幾乎……勝算很渺茫。」

    方運微笑道:「你放心,我有增強龍氣雲的方法,打不過可以跑。再說了,我用的是雷家的登龍石,我的龍氣雲比別人快一些。」

    「罷了,畢竟你能在三場大比里拿四十籌,在登龍台保命應該不難。你不用擔心荀家,荀家很倒霉,這次去的人應該沒工夫找你麻煩。」

    「此話怎講?」方運問。

    「你知道荀天凌吧?」

    「知道,原本是年過四十的進士,人稱忠義無雙。前一陣剛突破翰林,一開始都以為他是天賦不佳,後來才知道他是為了彗星長廊才壓制文位,磨礪多年,據說很快可成大學士。」

    「孔聖和六大亞聖世家的進士其實被秘密送入聖墟,可以在我們之後從第二城進入彗星長廊,結果彗星長廊崩潰,那幾個進士就沒壓制住文位,成為翰林,現在無法進入登龍台,荀天凌也在其中。此次荀家入登龍台的進士遠不如荀天凌,所以我說荀家倒霉。」

    「這樣就好。不過,我最大的敵人應該是妖蠻。我在妖族獵殺榜上的賞金太高,對妖蠻來說,我就是移動的寶藏,至少不比龍聖血或龍聖骨差。」方運很無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