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繁銘頓時翻起白眼,方運說的沒錯,妖蠻一旦殺了方運,不要說那上百滴血的賞金,單單是妖聖的看重和賞賜足以讓一頭妖帥輕而易舉晉陞大妖王。

    「你知道就好!對了,你到底有沒有準備好孕劍之物?你要是缺完整的蛟龍之骨,我們可以幫你想辦法,大不了借你一條,你可千萬別不好意思向我們要。唇槍舌劍的孕育至關重要!」李繁銘認真看著方運。

    「我知道孕劍之物十分重要,不會自毀前程,早就準備好。」方運道。

    李繁銘笑道:「早就準備好了?一定在聖墟里得到完整的蛟龍骨,而且一直偷偷放在你的飲江貝里對吧?放心,這件事我不會告訴別人,再說你很可能成為聖前進士,等你把蛟龍骨煉成唇槍舌劍,這件事說出去也無所謂。」

    「那就多謝繁銘了。」方運心道那可不是蛟龍骨,甚至也不是普通的龍族之骨,而是實打實的真龍骨。

    只有龍聖和龍聖的後代,才可能生來必然是真龍,否則普通龍族要麼成為龍聖后才算真龍,要麼是機緣巧合激發祖龍血脈才會在封聖前成真龍。

    李繁銘道:「登龍台中,一切寶物都是其次,但有三種事物最重要。一是有生命跡象的龍蛋,只要交給龍族,龍族必然會倍加感激,給予的賞賜比賣給任何人都多。二是祖龍遺物,祖龍遺物的重要性還在龍蛋之上,兩百年前,有個很普通的秀才連續考了二十年舉人,直到四十歲也沒中舉,就因為不小心在山裡撿到一件祖龍遺物,龍聖親自幫其脫胎換骨,同年高中舉人與進士,在六十歲前成大學士。」

    「此事我也聽說過,第三是什麼?」方運道。

    「第三,就是龍紋!龍族的龍骨、龍血、龍筋和龍角等等都是神物,都十分重要,但是,對煉成的唇槍舌劍來說,都不如龍氣重要!龍氣並不強,但龍氣的性質十分特殊,和唇槍舌劍的本質極為相似,都是虛實相生,所以不僅能作用於文宮,在文宮有九道龍紋后,還能作用於唇槍舌劍!所以,龍氣是重中之重,龍氣眼也是每次登龍台的必爭之地。」

    「龍紋……人族中,誰的唇槍舌劍的龍紋最多,能有幾道龍紋?」

    李繁銘道:「目前最多的應該是東聖吧,他在大儒時期就有四道虛龍紋,在封聖后每次動用唇槍舌劍龍紋璀璨,龍氣澎湃,有人猜測至少是七道虛龍紋。」

    「虛龍紋?」方運問。

    「你對古妖和妖蠻很了解,這方面就不如我們世家子弟。人族本以為有龍紋就是了,但後來龍族的一位龍子說過,唇槍舌劍的龍紋和偽龍龍骨的龍紋相似,是半透明的,所以只能叫虛龍紋,而真龍骨的龍紋比黃金更明亮、更凝實,那才是真龍紋。那龍子認定人族唇槍舌劍上不可能出現真龍紋,所以咱們人族也只能稱這些龍紋是虛龍紋。」

    方運道:「原來如此。那龍子說的也沒錯,連虛龍紋都太難得,更不用說真龍紋。目前只知道龍氣能增加唇槍舌劍的龍紋,可以前的龍氣越用越少,而現在活著的龍聖誰也不可能親自給人族龍氣,至少也得用龍蛋或者祖龍遺物交換。」

    李繁銘道:「登龍台里的龍氣眼的數量遠超過祖龍遺物或龍蛋,所以別太看重龍蛋或祖龍遺物。」

    方運點點頭表示知道。

    一直聊到傍晚,李繁銘才離開。

    等李繁銘離開,方運走出門,發現失蹤的嚴則唯回來,正在自己的住舍破口大罵。

    方運走到嚴則唯的住舍門口,就見其他景國上舍進士也在裡面,有的同情,有的冷漠。

    「我已經上報聖院,要求徹查艾甲那個王八蛋!枉我與他多年的交情,竟然被慶國收買,用妖界的迷酒灌醉我!此事關乎十國大比的公平性,聖院必須要嚴懲!」

    崔望摳著耳朵,漫不經心道:「我們還要謝謝你,若是你參與第三場大比,我們可能還贏不了。你別生氣了,小心氣壞了文膽。」

    「你什麼意思!」嚴則唯怒視崔望。

    「哦?你聽不懂?需要我再說一遍嗎?」崔望笑嘻嘻問。

    嚴則唯掃視在場的眾人,發現大多數上舍進士的神色都不好。

    「難道就因為我是左相的人,就認定是我勾結慶國?我再蠢也不會在十國大比上做這等事!」嚴則唯強忍怒火道。

    喬居澤道:「十國大比前,左相的得意門生計知白不比了。大比最關鍵的時候,你又和另一個左相的人去喝酒,然後又沒比成。未免太巧合了吧。」

    嚴則唯沉默了。

    「有些話,不用說的太明白,大家心裡都清楚。」喬居澤道。

    「只要你能禁得起監察院那幫清流御史的審查,我們就當你沒錯!」崔望道。

    「若不是方運,此次十國大比的籌數會創下景國歷史最低,我們必然背著千古罵名,不知道多少今人後人會罵我們!至於你的事,我會慢慢傳揚!」陳禮樂的聲音冰冷。

    方運看得出來,他們幾人恨極了嚴則唯。

    嚴則唯低著頭,沉默著。

    許久,他抬起頭,道:「我有錯,明日起我就退出景國學宮,前往邊軍服役,不滿十年身不死,絕不回頭望京城!明日的文會我就不參與了,去了也是給景國丟臉。我回去好好反省。」

    說完,嚴則唯轉身返回房間,彎著腰,如同七八十歲的老人。

    「走吧。」喬居澤輕聲道。

    眾人轉身,發現方運也在,於是一起去孔府學宮的食堂吃飯,而後回住舍談天說地。

    晚上不斷有在孔城讀書或謀生的景國讀書人前來祝賀。

    第二日清晨,喬居澤邀方運一起出去遊玩,等晚上參與十國上舍文會,方運婉拒,繼續留在住舍里。

    登龍台迫在眉睫,方運不願意浪費時間。

    方運的三道才氣早就已經達到十寸高,處於舉人的極限,景國十國大比后,才氣更加凝聚,但離成為聖前進士還有一段距離。

    一直讀書到下午,喬居澤等人遊玩返回,與方運一同前往今年十國文會所在的臨江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