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藥物為題本不算什麼,因為藥物的概念太廣了,許多植物都算藥物,但這類文會有排它性。既然前面出現了「樹木」和「花朵」,那麼後面就不可以出現樹木和花朵類的詩詞。

    比如滿江紅是紅色浮萍,在許多詩詞里算是花,哪怕滿江紅也屬於藥物,因為「花朵」題目在先,方運等景國進士就不能用。

    類似的還有許多,菊花、梅花和丁香等等是花朵也是藥物,所以景國進士無法使用菊花天、一剪梅或丁香結等詞牌名。

    除了醫家之人或輔修醫道的讀書人,對藥物並不了解,方運卻閱讀背誦了大量的醫家典籍,略一思考便有了眉目。

    其他景國進士面色不好看,因為太多藥物涉及樹木和花朵,而且時間有限,若是花太多的時間想藥物名,那構思詩詞的時間減少,水平必然下降,這點相當致命。

    喬居澤看向方運,方運微笑道:「人族藥物太多了,不說詩句題目,單單有固定名字的詞牌就很多。詞牌『十二紅』和一種藥酒重名,藥酒非木非花,自然可用。還有詞牌『望江南』,同樣是一種藥物,種子、根部和葉子都可入葯。再舉個例子,『紅娘子』這個詞牌也是一種蟲子的名字,此蟲可入葯。」

    附近的進士全都驚訝地看著方運,這些詞牌他們都知道,但從來不知道跟藥酒藥物有關係,除了醫家之人,誰也不可能去記憶這些東西。

    「方運,你看看有什麼藥物不在樹木、花朵和飛鳥之列,一起寫出來。咱們景國進士乾脆就寫詞,只要詞牌名帶藥物,內容怎麼寫都對,比寫詩更方便。」

    方運道:「那好,我就說一下含有藥物的詞牌,你們聽好。十二紅、望江南、紅娘子、聖無憂、豆葉黃……」

    方運一口氣說了一大串詞牌名,進士都可以過目不忘,全都記了下來。

    僅僅聽到一半,景國進士們就鬆了口氣,十幾個詞牌太多了,隨便寫一首就不至於出醜。

    少數人原本想看景國人的笑話,可等方運張口就是一串詞牌藥物名后,那些人個個無奈。

    「方鎮國啊方鎮國,不僅詩詞鎮國,也能以一己之力鎮國!」

    「是啊,文會時間有限,若是沒有方運,等這些景國進士想到這些詞牌名至少會浪費半刻鐘的時間,現在倒好,我們沒有絲毫的優勢。」

    「每人都有一刻鐘的時間,沒有方運,景國進士真不知道會如何。」

    方運解決了景國進士們的難題,所有進士迅速選定詞牌填詞。

    方運想了想,選定「望江南」這首詞牌名,這個詞牌非常常見,相對來說簡單,再加上已經無爭勝之心,方運就決定自己寫。

    聖元大陸進士讀過的名篇詩詞文章,方運幾乎都讀過,但方運讀過的,許多人根本沒讀過,龐大的閱讀量再加上掌握了太多後世的相關理論都是方運巨大的優勢。

    不多時,方運作好一首《望江南》並摺疊起來,放入寫著「景」字的紅紙袋之中,在紅紙袋的「景」字下面寫上「方運」二字,然後遞給酒樓的夥計。

    酒樓的夥計轉身下樓,會把這紅包送到一樓的文台之上,到時候由主持者宣讀,最後由眾進士評等。

    方運站在三樓微笑看著下面,越是高層次的文會,評等的方式越不同,十分有趣。

    此次十國文會參與者過千,大家都是進士,無論誰評等都會引發不滿,所以這種文會的評等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劍音評等。每念完一首詩詞,那麼在場的進士若是覺得好,就可發出才氣劍音,響應的劍音數量越多,則詩詞越好。

    沒有唇槍舌劍的新晉進士沒有資格評等,方運和顏域空也沒資格評等,哪怕兩個人乃是天縱之才。

    一刻鐘后,鐘聲響起,許多人不得不匆匆書寫,放入自己國家的紅紙袋中。

    此地不是學宮之內,不能顯現才氣,所以除非詩詞評等爭執不下,否則不會靠才氣區分。

    不多時,兩百餘紅紙袋出現在文台上。

    文會雖過千人,但真正有實力爭彩頭的人並不多,大多數進士都有自知之明。

    「老規矩,按照十國塔的順序來讀,我先開讀啟國的大作。」那人一邊說一邊打開寫著「啟」字的紅紙袋,「這第一位是啟國上舍進士楊堂之詩《秋思》。」

    「琪樹西風枕簟秋,魯雲孔水憶同游。高歌一曲掩明鏡,昨日少年今白頭!」

    此詩讀完,感慨聲四起,許多人望向三樓手扶欄杆的方運。

    喬居澤低聲道:「不愧是啟國的上舍進士,楊堂去年就曾參與十國大比,此刻正值秋冬之交,今日故地重遊,詩情如畫,妙哉。更有那句『昨日少年今白頭』,這是承認自己老了,而方運與顏域空等人一代新人更勝舊人。此情此景少見,一鳴驚人,怕是能位列三甲。」

    「鳴劍音。」那主持者道。

    隨後一聲聲才氣劍音響起,最後足足響了一千四百二十六聲,而全場有唇槍舌劍的也不過一千八百餘人。

    「恭喜楊兄!」許多人一起向楊堂祝賀。

    「此詩若放在幾年前,怕是能得文會魁首啊!」

    楊堂微微一笑,並不驕傲,身為大國的上舍進士,他得到過太多的榮譽。

    主持者略作稱讚,打開第二個啟國的紅紙袋,這第二人用《萬年春》為詞牌名寫了一首詞,贏得九百多才氣劍音,雖然跟楊堂不能比,已然屬於佳作。

    主持者一一念誦,很快念完了啟國的參比詩詞,開始念誦蜀國的,一路念誦下去。

    這些詩詞的劍音數量差距極大,楊堂那首最高,而最差的劍音僅僅只有四百,那作詩之人並非上舍進士,而是一層的普通進士,聽到劍音后拂袖而去。

    不多時,主持者念誦完悅國進士的詩詞,伸手放在景國那一疊紅紙袋的最上面,舌綻春雷微笑道:「這一疊,是景國的詩詞,想必大家與我一樣,很期待景國某人所作。誰知道我說的是何人,請響一聲劍音。」

    眾進士一笑,大量的劍音此起彼伏,最後竟然超過了一千五百道劍音,接著許多進士大笑起來。

    方運也面帶微笑,然後好似不經意看了那谷國的主持者一眼。

    景國眾人對方運信心滿滿,一些景國進士不由自主挺胸抬頭,認定方運的詩詞可以文壓全場。

    主持者笑著打開第一個景國紅紙袋,裡面是喬居澤的《十二紅》,讀完后,劍音響了八百聲,屬於中上,喬居澤十分滿意。

    主持者接著打開第二張紅紙袋,看著紙頁微笑道:「此首《望江南》的作者是景國的童行垵,下面是全文。」

    「閑夢遠,南國正初冬,百里江山青色遠……」

    方運聽了三句就愣住了,自己寫的也是《望江南》,而且這三句近一半的字詞跟自己的那首《望江南》相同,這三句很像是把自己的詞進行更改。

    方運皺眉聽完整首詞,發現和自己寫的《望江南》有六分相似,至於意境和情感有九成相似,意識到不妙,可又無法確定怎麼回事。

    那主持者突然開始加快速度,讀完景國的第六首詩后,突然眼前一亮,拿起寫著方運名字的景國紅紙袋,向眾人展示。

    「諸位,我們終於等到了,請諸位和我一起來見證本次文會最佳詩詞!」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景國的紅紙袋上,充滿了期待,根本沒有人想到要去反駁那句「本次文會最佳詩詞」,心中已經默認了方運必然是文會魁首。

    幾個谷國上舍進士同樣充滿了期待,面帶微笑,但是他們的笑容里似乎摻雜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主持者笑眯眯地打開景國紅紙袋,伸進手指,笑容凝固在臉上。

    「怎麼了?」

    上千進士眼中充滿了疑惑,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這可是十國文會,一個合格的主持者絕不可能在這種時候耍人,更何況那是方運的詩詞,不是誰都有資格開玩笑。

    「搞什麼鬼!」一個脾氣暴躁的進士忍不住喊道。

    那主持者露出疑惑之色,道:「裡面沒有詩詞。」

    「什麼!」滿場嘩然。

    「不信我撕開紙袋給你們看!」主持者說著慢慢撕開紙袋,攤開向各處展示,裡面真的什麼都沒有。

    喬居澤怒道:「我親眼看到方運把他的詞頁放入紙袋交給夥計,怎麼會沒有?某些人未免太過分了,竟然在這種文會上耍花招,若是不想讓我景國人參與文會,直說便可,何必如此齷齪!」

    那主持者忙道:「喬兄你誤會了!或許是哪個下人知道方鎮國的文稿珍貴,先一步盜走也說不定。紙張被盜走,詩詞還在,不影響此次文會。你說是不是?」

    喬居澤一愣,主持者說的還真沒錯,這種可能不僅有,而且可能性很大,畢竟方運的文名太大了,想要他親筆詩詞的人太多太多。

    那主持者隨後道:「方鎮國,既然紙頁被盜,但詩詞你不會忘,不如你自己張口念誦,讓我們耳目生輝,聆聽您的大作,如何?」

    方運靜靜地看著主持者,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直到這個時候,他終於知道谷國人的目的。
最近更新小說